中国气象局2020年汛期专题新闻发布会
中国气象局2020年汛期专题新闻发布会于7月15日(周三)上午10时召开,中国气象局办公室主任、新闻发言人宋善允主持,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王志华,中央气象台台长王建捷,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国家卫星气象中心主任杨军参加发布会,并答记者问。

图片实录 更多>>

文字实录

  宋善允: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中国气象局2020年汛期专题新闻发布会。6月以来,我国南方地区特别是长江流域出现了持续强降水,防汛形势十分严峻。7月10日,中国气象局党组专题分析入汛以来天气气侯特点和近期长江流域及“七下八上”北方主汛期天气气候变化趋势,研究部署强化防汛救灾气象服务保障措施。7月11日,中国气象局先后派出了4个工作组,分赴重庆、四川、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浙江、江苏等省、直辖市指导帮助重点地区上下联动做好防汛抢险救灾工作。7月12日,中国气象局党组书记、局长刘雅鸣分别与长江流域各省市气象局局长电话连线调研指导工作。7月13日上午,中国气象局党组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汛救灾重要指示精神,通过电视会商系统召开专题会议,视频调度重庆、湖北、湖南等7省(直辖市)气象局强化责任担当,坚决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打好防汛抢险救灾这场硬仗。

  今天为大家请到了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王志华,中央气象台台长王建捷,国家气侯中心主任宋连春,国家卫星气象中心主任杨军。下面,首先请王志华介绍有关情况。


  王志华:大家好,下面我来为大家介绍6月以来全国降雨情况。6月以来(截至7月14日)我国天气气候形势复杂,总体偏涝,全国平均降雨量为172.7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12.1%,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6多。南方地区平均降雨量344.6毫米,偏多19.6%,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6多;北方地区平均降水量109.7毫米,接近常年同期(110.5毫米)。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暴雨过程多,持续时间长。6月以来,南方地区出现7次大范围强降雨过程,64%的县(市)出现了暴雨天气。从6月2日开始,南方强降雨带一直持续,中央气象台连续41天发布暴雨预警,为2007年气象灾害预警信息发布制度建立以来时间最长。

  王志华:二是雨区重叠度高,累积雨量大。6月以来,我国西部主雨带位置稳定少动,主要集中在贵州、四川、重庆等地;东部地区主雨带摆动较为频繁,6月10日之前主要集中在华南和江南,6月11日之后北跳至长江中下游、江淮、黄淮南部一带小幅摆动。湖北、重庆降雨量为历史同期最多,安徽、贵州为历史同期第二多,江西、浙江、江苏为历史同期第三多。湖北黄冈、安徽安庆和黄山、江西上饶和景德镇、浙江杭州和衢州等地超过1000毫米,安徽黄山达1554毫米,江西上饶婺源达1539毫米。

  三是单日雨量大,极端性强。南方地区降雨极端性十分突出,有10县(市)日雨量突破历史极值,52县(市)突破当月历史极值。最大日降雨量为538毫米,出现在江西莲花山(7月7日);最大小时降雨量为163毫米,出现在贵州正安县碧峰镇(6月12日03-04时)。

  王志华:四是部分流域降雨明显偏多。6月以来,长江流域降雨量410.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48.3%,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长江上游流域降雨量281.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16%,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6多,长江中下游流域降雨量498.5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64.3%,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太湖流域降雨量535.0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88.4%,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3多(前2位分别是:1999年654.5毫米,1991年558.3毫米)。淮河流域降雨量282.8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47.3%,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6多;松花江流域(155.8毫米)、黄河流域(130.5毫米)降雨量分别偏多7.2%和24.5%。但辽河流域(79.2毫米)降雨量偏少48%,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4少;海河流域(120.5毫米)偏少8.7%,珠江流域(335.8毫米)偏少10.4%。

  五是强对流天气频发。6月以来,我国出现16次区域性强对流天气过程,其中北方地区共出现7次,华北、黄淮、东北地区雷暴大风、短时强降水、冰雹等强对流天气频发。北京昌平红塔站最大日降雨量达145毫米(7月3日),丰台大红门站最大小时雨强达89毫米(7月6日);东北、华北局地出现11~12级的极端雷暴大风。

  王志华:六是台风活动弱,影响轻。今年以来,西北太平洋及南海共有2个热带气旋生成,其中1个登陆我国,均较历史同期偏少。2号台风“鹦鹉”6月14日在广东阳江登陆,登陆强度为9级(23米/秒,热带风暴级),是今年以来首个登陆台风,生命期较短、强度较弱。

  七是部分地区存在旱情。6月以来,新疆东部、内蒙古西部和东北部、辽宁中北部、华南南部等地降水偏少,目前上述地区有中到重度气象干旱,局部地区特旱。


  王志华:下面介绍一下未来气候趋势预测及防汛救灾工作建议。预计未来十天,南方地区主要有两次降雨过程:15-16日、17-21日。其中:7月15-16日,自昨天起这次过程的强降雨带主要位于四川盆地至长江中下游地区,预计四川东北部、安徽西部等地局部雨量达200~300毫米。长江中下游沿干流大部面雨量达50~100毫米,长江上游干流宜宾至宜昌段面雨量达40~60毫米。7月17-21日,主雨带东段有所北抬,西段仍维持少动。

  另外,未来10天,华北仍多阵雨或雷阵雨天气,局地伴有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或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七下八上”期间气候趋势预测。预计“七下八上”期间(7月16日-8月15日),我国降水总体呈现“北多南少”空间分布。我国东部主雨带呈现明显阶段性变化特征,7月中旬末,主雨带位于长江与黄河之间,降水强度强;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主雨带将北抬至黄淮、华北至东北中南部地区。多雨区主要位于东北大部、华北、黄淮、江汉、西南地区北部、西北地区东部和中北部、东南沿海等地,其中华北东部、黄淮东部、江汉西部、西南地区东北部、西北地区东南部和北部部分地区偏多2~5成。内蒙古东北部、江南中西部偏少2~5成。 

  预计“七下八上”期间,在西北太平洋和南海海域生成的台风个数为3~4个,较常年同期(5个)略偏少,台风活动从7月下旬后期开始活跃。登陆我国的台风个数为2~3个,较常年同期(2个)略偏多。台风路径以西北行为主。

  根据上述预报预测意见,建议近期防汛减灾工作重点关注以下方面:一是15日至16日长江中下游地区仍将有强降雨,特别是长江上游地区未来10天强降雨维持,叠加效应明显、致灾风险很高,需继续做好当前长江、鄱阳湖、洞庭湖、太湖等大江大河大湖防汛工作。二是“七下八上”期间,需加强淮河流域北部、黄河中下游、海河流域、辽河流域和松花江流域防汛工作;加强西南地区北部和西北地区东部和南部山洪地质灾害防范;做好华南和东南沿海的防台风各项准备工作。


  王志华:防汛救灾气象服务工作情况。中国气象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汛救灾和气象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全力做好防汛救灾气象服务工作。一是进一步强化工作部署。多次召开会议对防汛救灾气象服务工作进行调度部署,派出工作组加强对重点地区的检查指导。二是强化气象监测预警。6月1日以来,全国各级气象部门发布气象灾害预警信息6.7万条,向党中央、国务院及相关部门报送信息50期。三是深化部门合作联动。与国家防总、应急部、水利部联合会商13次;联合水利部发布山洪灾害风险预警40期,联合自然资源部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预警38期。

  下一步,气象部门将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进一步强化气象监测预报预警,强化部门合作联动,充分发挥气象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作用,坚决打赢防汛救灾气象服务这场硬仗。


  宋善允:下面进入提问环节。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网记者:刚刚发言人介绍了,今年6月以来长江流域降水量偏多,请具体介绍有哪些地区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造成今年降水异常偏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宋连春:谢谢提问。今年气候极端性主要表现在暴雨过程多,呈现出持续时间长、累积雨量大、暴雨强度强的特点。自6月1日以来,长江流域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湖北、重庆降水量也突破历史极值。7月1日至13日,安徽黄山、湖北英山累计雨量超过600毫米。

  国家气候中心专家做了初步分析。首先,今年气候极端性发生在全球气候变暖大背景下。观测表明,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频繁发生,我国处于气候变化的敏感区。近60年的暴雨发生频率明显增加,暴雨天数每十年增加3.9%,所以说这次长江流域的强降雨是发生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之下。第二,今年副热带高压比较强,加之冷空气活动频繁,冷暖空气交汇,导致了今年长江流域的持续强降水。


  中国日报记者:我的提问是关于“七下八上”的趋势,未来哪些地区需要重点防范强降雨的天气过程?下一步需要重点防范什么?

  宋连春:根据国家气候中心预测,“七下八上”主要强降水区域在我国的北方地区,松花江流域、辽河、海河、淮河、黄河中下游,包括长江上游降水量均比常年同期偏多。北方降水具有特殊性,我们在做好南方防汛的同时,北方的防汛压力也是比较大的。

  王建捷:从中短期时效看,未来10天里,今明两天(15日至16日)长江流域还会出现降水,与前期7月4日至10日的降雨过程相比降雨强度减弱。在长江上游地区,四川、重庆和湖北部分地区以及河南南部,包括长江下游的安徽和江苏南部、浙江北部等地,还会出现大雨或局地暴雨。

  17日至20日,将有新一轮较强降雨过程,最强时段主要出现在18日至19日,这次过程是由于西南低涡和切变线向东偏北方向移动,在长江流域造成自西向东的过程性降水,影响范围比较大。除了长江流域自西向东以外,还会涉及到江淮、黄淮等区域,带来暴雨或局部大暴雨。

  总体来看,未来10天,长江上游和淮河流域降水比较频繁,长江沿江和两湖出现汛情的地方要特别注意降水的影响,在川渝陕甘交界处、淮河流域要注意地质灾害和中小河流的洪涝气象风险。


  中新网记者最近全球气候不太平稳,特别是北极地区接连出现了创记录高温。从全球气候的角度来看,这次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强降雨和北极创记录高温有关系吗?另外,就是这类极端天气出现的频次具有什么样的特点?气象专家有什么防范建议?

  宋连春: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评估报告表明,全球气候变暖导致了一些地区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频繁发生。全球变暖不是说所有的地区都一样,北极地区是全球增暖速度最快的区域之一。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之下导致很多极端事件发生,比如极端的高温事件和极端的降水事件。

  我们国家是气候变化的敏感区,暴雨日数明显增加,降水极端性明显增加,高温日数也明显增加,干旱的地区也在增加。这样的一些事实表明,极端天气气候的频率和强度是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至于今年北极的气温创历史纪录,这是一个事实。包括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区,最高气温达到38摄氏度也是破纪录的。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北极的创纪录气温和我国南方暴雨有直接的联系。

  但全球气候变暖会改变全球的大气环流形势,通过海洋和大气、陆地和大气的相互作用影响到局地的气候。我们不能说单次的极端天气事件是气候变化直接的结果,但从长期变化趋势来看,气候变暖已经导致了极端事件发生频率增加、强度增强。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特别是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财、物进一步高度集中,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气象灾害带来的风险也在加剧。全社会要提高气候风险意识,增强应对极端天气气候的能力,特别是加强极端天气气候监测预报预警水平,保障气候安全。


  经济日报记者:现在已经是7月中旬,只有一个台风登陆我国。今年台风预测形势是怎样的?7月还会有台风登陆吗?会影响哪些地方?台风和汛期强降水叠加,是不是会带来更加严重的灾情?

  王建捷:到目前为止,西北太平洋和南海只有2个台风生成,比历史同期平均少4.2个,2个台风中的1个登陆了我国,比历史同期登陆台风偏少0.4个。根据目前气象资料分析,未来7-10天,热带地区低压系统不够活跃,生成或登陆台风的可能性不大。但后期根据气候延伸期和更长时间的预测来看,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还是可能会有台风生成或登陆。

  现在距离到月底还有十几天的时间,热带系统预报的不确定性相比中纬度系统更大,所以中央气象台和国家气候中心要根据最新的资料滚动、持续对天气和大气环流的变化进行监测,及时发布相关的预报预警信息。


  新京报记者:请问今年长江流域的强降水与1998年和2016年长江流域出现的强降水相比,今年的降水在持续时间、降雨量和分布区域方面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宋连春:气候中心将今年长江流域强降水从暴雨持续时间、暴雨强度两个指标与1998年、2016年的强降水进行分析比较,综合分析研判显示,今年长江流域的暴雨和1998年相比较弱,但比2016年强。

  1998年长江流域主雨带降水量超过700毫米,2016年是580毫米,今年到目前为止是600毫米。从降水范围看,1998年是全流域的暴雨,今年的强降水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和沿江地区,与2016年相比范围较广,但比1998年范围相对小一些。因此,综合来看,今年长江流域强降水比1998年弱,比2016年强。


  央视农业农村频道记者此次强降水涉及的地区包括长江流域、鄱阳湖等地应该怎样预防?
  王建捷:今明两天长江流域仍有降水,但与前期相比较弱,主要位置还是在长江上游四川、重庆、湖北部分地区、河南南部等地,包括下游的安徽和江苏南部、浙北地区有大雨局地暴雨。17日至20日期间,重点关注18日至19日,长江流域、江淮和黄淮自西向东会出现强降水,范围较大,上述部分地区有暴雨或大暴雨。20日以后,雨区将会从长江中下游向北移,长江中下游强降水趋于结束。目前,长江沿江、两湖和超汛的情况,17日至20日的降雨过程还将会对这些地方产生防汛压力,仍需做好进一步的防汛工作,加强巡视,做好防范。

  未来10天,长江上游地区以及淮河流域降水相对来说频率比较高,降水日数比较多,累计雨量也比较大。所以在这些地方需要特别防范地质灾害和中小河流的洪涝,川渝、甘肃南部和陕西南部交界的地方以及淮河流域也需加强防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了解到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利用多源卫星进行鄱阳湖流域水体变化情况的监测,我们想问最新的监测情况如何?气象卫星在强降水洪涝监测方面发挥怎样的作用?

  杨军:我们国家有7颗风云气象卫星24小时不间断的进行监测我国的天气情况。近期,鄱阳湖连续遭受强降水袭击,造成了鄱阳湖多处决堤,这是大家非常关心的。我们利用风云卫星和高分、哨兵其它卫星综合监测的结果,2010年以来卫星遥感监测结果,并结合近60年气象观测数据,对江西省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变化状况进行了科学监测评估,结果显示: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达4403平方公里,为十年来最大。

  最新监测结果显示,7月14日06时,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达4403平方公里,为10年来最大,较7月2日和8日分别扩大549平方公里和197平方公里,达4403平方公里,为10年来最大,比5月27日增大2196平方公里,较历史同期平均值(3510平方公里)偏大2.5成,五大支流入湖口湿地,鄱阳县昌江和潼津河、千秋河区圩堤决口导致耕地和村庄大面积被淹。

  根据卫星连续监测,近日鄱阳湖地区的强降水逐渐弱化,水位正逐渐下降。但是未来长江上游仍有强降水过程,长江九江段水位将持续超警,对鄱阳湖水位具有顶托作用,延缓退水速度,相关圩堤仍面临较大压力。建议保持鄱阳湖周边圩堤巡查力度,加强圩堤除险和群众转移安置工作,鄱阳湖周边需要加强险情的排除,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气象卫星持续不断对天气形势进行监测,我们国家目前最先进的卫星风云四号卫星每十几分钟对我国天气进行监测一次。我国的风云卫星组合每天4次对我国的各大江河流域和湖泊进行巡查,同时对太湖和洞庭湖进行密切监测,如密云、官厅水库发生洪涝灾害的时候,我们会及时的把相关的监测结果向政府以及社会公众发布,并提供服务。


  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气象预测预警对我国防灾减灾和公众的知情权提供了很强的气象保障和支持。在气象预测预警的准确度和及时度方面,中国气象局都做了哪些工作?

  王建捷:现在天气预报是以数值预报为基础,预报员应用综合知识和经验来进行研判做出最后的结论。数值预报是核心技术,要提高预报的精准度,要努力发展核心技术,这是关键。
  在这方面,数值预报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一是我们已经建成了自主研发的完整数值预报体系,包括确定性预报和集合预报,集合预报是可以预报天气发展的不确定性。但在1998年我们是没有集合预报这个能力的。
  另外,从精细度上进行分析,1998年全球模式分辨率是110公里,覆盖中国区域的区域模式分辨率为50公里。现在我们的全球模式分辨率是25公里,在中国区域分辨率精细到3公里。可以想象这样的核心技术对预报的精细度和精准度起着很好的支撑作用。
  王志华:及时度方面我补充一下,中国气象局旨在第一时间把预报预警信息告诉老百姓,在这方面我们做出了很多努力。我们通过电视、电台、手机、网站、热线电话和微博、微信等多种渠道,把气象服务信息传达给社会公众,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建捷:现在我国天气预报的晴雨预报准确率达到88%,但在2004年这个准确率只是接近80%。现在暴雨预报准确率也提高了很多,我们现在有一个综合的指数叫做TS评分,在98、99年时评分为零点零几,现在已经达到0.2,指数有着成倍的增加。现在我国暴雨预报准确率TS水平和美国的水平是相当的。
  宋善允:晴雨预报准确率已经达到了88%,连续几年稳定在90%左右的准确度上。刚才讲的TS评分,指的是世界气象组织在全球对定量降水预报的准确率评分标准。
  刚才讲了及时性,我们将预报预警信息传递到老百姓手里,特别是受灾害影响比较大的公众手里,这一直是各级政府主导推进的工作。气象部门在发布环节做了很多工作,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尽最大努力做出的尽量精准的预报以后,希望能够第一时间传递到老百姓的手里。1998年主要是以电视和广播传播为主,当时老百姓主要通过电视渠道收看天气预报。而现在,新媒体日益发展,获取信息更加便捷,表述方式更容易理解,气象科普宣传也更加形象,更加通俗一些。


  封面新闻记者:6月以来,我国雨区重叠度很高,原因是什么?未来是不是还会有这样的趋势?

  宋连春:我国主雨带位置主要受副热带高压影响,西北太平洋副高将太平洋的水汽带到副高北侧边缘,主雨带位置与副高位置是直接相关的。刚才介绍了后期的天气形势,包括我国中东部的雨带位置,从气候趋势上来讲,7月下旬至8月上旬副热带高压的位置将北抬。
  王建捷:因为今年的副热带高压位置偏西、强度偏强,并且稳定在同一个位置上,水汽在副高西北部边缘的位置上,形成持续输送的通道,水汽在长江的中下游的位置上非常丰富。加上北方有持续的冷空气下来,冷暖空气在长江流域上空交汇,水汽遇冷凝结成云致雨,形成了持续降水。

  从现在天气形势来看,后期不会出现前期那种持续性降水,20日至21日副高的位置已经稍微偏北了,特别是在长江中下游,雨区会明显北推,主要在江淮和黄淮等地。后期,按照气侯预测的结果,雨带会影响到华北,包括东北等地,但雨带的西侧可能还在长江上游的位置,四川、重庆、陕西南部、河南等地降雨还将持续。


  中国气象报记者:气象部门强化预警信息发布,在推动解决预警信息发布最后一公里方面采取哪一些措施?

  王志华: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强化预警信息发布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在第一时间收到预警信息,这一直是气象部门有力推动的重点工作之一。气象部门主要是从三方面推动解决预警信息发布的问题。

  第一,完善预警信息发布机制。重点是整合各类资源,一个渠道是利用气象部门自己的平台,比如利用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系统进行直接发布。二是借助相关部门,特别是应急管理部、水利部和自然资源部,这些部门收到预警信息以后会进行转发。三是广泛利用社会媒体,包括在座的各位帮助气象部门传播预警信息,通过这三条战线提高预警信息发布的覆盖面和时效性。在机制建设方面,气象部门一直在各级政府的主导下做出很多的努力,在广电部门、网络电视部门和通信部门的支持下,已经建立了预警信息快速发布通道,包括手机全网发布、电视和电台的快速发布机制。最近,江西就与三大运营商合作,利用手机全网发布,向受洪涝灾害影响比较重的6个市,接近2000多万的用户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这都是我们在机制建设方面去推动的。

  第二,加强基层预警信息发布能力建设。气象部门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因地制宜,采取多种方式进行预警信息发布。今年,在浙江衢州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山洪灾害,但由于气象部门在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了预警信息发布加网格员应用的基层预警信息的传播模式,气象灾害的预警信息提前发送给了社区的网格员,由网格员根据预警信息组织开展一些措施,有效的避免了灾害发生。下一步,这些好的经验和做法需要再进行推广。还有一些省,比如辽宁,在全省建立了一万多个大喇叭,大喇叭充分发挥作用播报预警信息,提醒公众转移避险,这是因地制宜加强基层的预警信息发布能力建设。

  第三,通过多手段的综合运用。通过多种渠道的交叉覆盖减少我们的预警信息的覆盖盲区和盲点。因为每一种气象灾害的预警发布手段和渠道都有它的短版和缺陷,同时也都有它的长处,需要多手段并用。特别是刚才讲到的,气象部门已经建立了电视、电台、手机短信和手机App、网站、热线电话、微博、微信等多种发布渠道,加强5G新技术的应用,包括利用快手、抖音等新媒体平台发布。通过多种手段的综合运用,覆盖不同的地区和不同的人群,减少预警信息覆盖面的盲区。

  宋善允:预警发布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最核心的还是靠群防群控,靠传统的传播方式和现代的方式结合起来,一起发挥作用。特别是要依赖公共传播媒体、公共信息平台进行传播,这样才能有最大的覆盖面,第一时间发布到公众的手里。


  香港文汇报记者:网上有传言,中国气象局的退休专家说是今年是180年周期的白元年,地球异常混乱会引发巨大的灾害。这个问题气象局怎么看?

  杨军:最近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说今年的多灾多难是不是与太阳有关系。出现了这样的帖子以后,我们很重视并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我们单位查无此人,不知道也不认识这个人。

  里面讲到的问题,从目前来看缺乏科学依据。谣言中讲了地球引力场和磁场紊乱的问题,恰恰相反,我们最近监测到的地球引力场和磁场都非常的平静,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我国持续不断的对太阳总辐射、太阳活动和太阳磁场进行长期的观测,没有发现这样的异常。另外,从太阳活动本身来讲是有一定的周期,一般来讲有11年的长周期变化,对地球的气候有一定的影响,但目前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谣言所讲的问题跟南方的强降水和今年的灾害有关系。

  我们目前正在处于第24个太阳活动周期向第25个太阳活动周期转变,太阳活动处于最平静期。讲到太阳活动以及引力场的紊乱,这是没有科学依据的问题。他还提到了一件事今年180周期的白元年,这纯粹不是科学的问题。 


  宋善允:今天的提问到此结束。当前是防汛救灾最紧要的关头,面临的挑战很大,要求很高。气象部门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防汛救灾工作重要指示精神,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主动担当作为,持续做好气象保障服务工作。衷心地希望广大媒体及时传播气象监测预报预警信息和气象防灾科普知识,让我们更有针对性更有效地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筑牢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
  今天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