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手机版|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 中国气象局>新闻资讯>媒体聚焦

半壁江山图,尽罩霾雾中——近日我国严重雾霾天气追踪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08日

  新华网北京12月8日电 8日上午10时,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雾和霾橙色双预警,其中江苏西部、浙江北部、安徽东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重度霾。这已是中央气象台连续3天发布霾橙色预警。

  最近一周以来,一场罕见的大范围雾霾笼罩着我国,从华北到东南沿海、甚至是西南地区,已陆续有25个省份、100多座大中城市不同程度出现雾霾天气,覆盖了我国将近一半的国土。

  雾霾来势汹汹,104座城市重度“沦陷”

  与以往北方持续雾霾有所不同,南方地区在这场雾霾中首当其冲。气象部门称,本轮雾霾天气基本在华北至江南一带活动,苏皖等地的霾最严重,大雾的重灾区位于西南及江淮地区。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表示,从地域分布来看,此次除了华北地区以外,还影响了整个华东地区,可以说是今年入冬以来中国范围最大的中度到重度霾天气过程。

  而进入周末,雾霾的影响范围在不断扩大,正以燎原之势,“吞噬”大片的城市。据此前环保部的数据显示,全国20个省份104个城市空气质量达到重污染的状况。

  8日14时,据湖南省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显示,23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点“全军覆没”,空气质量等级均为“重度污染”。这一天的早晨,湖南省气象台拉响了霾黄色预警,提醒公众人口稠密的长沙、株洲、湘潭城市群出现霾,易形成重度空气污染,需注意防护。

  截至8日12时,珠三角区域空气质量监测平台62个监测点(3个站点无数据)中,除一处空气质量接近限值,全部测得空气污染,其中6处空气重度污染;所有监测点实时PM2.5浓度均超标。广州、佛山均已发布灰霾黄色预警。

  7日,连一向被誉为“好山好水好空气”的福州也“沦陷”了,当日下午5点,福州多个监测点的污染指数都超过了200,达到了重度污染。

  在更早些的时候,南京、上海就先后发布了空气质量重度污染的红色预警;6日上海部分监测点AQI指数首超500大关,PM2.5平均浓度为602.5微克/立方米。“绿城”南宁6日也发布了入秋以来首个霾橙色预警信号。7日晚,武汉市环保局发布数据显示,武汉城区严重污染。

  而经历了几日晴好天气的北京,周末也难逃“霾伏”。8日晨,PM2.5的小时浓度达到严重污染级别。

  雾霾严重影响百姓生活 各地纷纷启动应急响应

  连日的雾霾天气,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百姓的生活。

  在受影响的地区,市民们纷纷戴着口罩出行,杭州等地的商店已出现口罩断货的情况,可谓雾霾降临,一“罩”难求。

  雾霾天更引起了呼吸道疾病的高发。近期,长三角医疗机构的内科、呼吸科门诊患者普遍出现增长,其中,老年人、儿童和有基础性疾病的人群更易受到雾霾影响。在上海市儿童医院,12月2日至5日的日均门急诊量达到5070人次,甚至超过今年暑期高峰的日均门急诊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5.9%。

  面对雾霾的来势汹汹,各地纷纷拉响雾霾应急响应。

  应对之一,高速封路,机场“停摆”。记者从北京市交管部门了解到,8日凌晨起,京哈、京津、京沪、京港澳等高速公路出京方向采取临时封闭措施。受持续雾霾天气影响,上海、江苏、河南、山东等多地都采取了高速公路部分路段或全部封路,机场客运航班因此延误或取消。

  应对之二,工地停工、学校停课。连日雾霾侵袭下,武汉市经信委已督促武钢部分烧结机、阳逻电厂、高新热电、晨鸣乾能热电的部分机组采取了停机措施。武汉市201项涉及基础施工、扬尘作业、出土作业、拆除作业停工或局部停工。而在上海等城市,已经实施了学校停课。

  应对之三,加速出台“大气污染应急预案”。为应对连续数日居高不下的环境污染指数,杭州决定提前颁布《杭州市大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该预案对重污染日采取“学校停课、公务车和私家车限行”等措施做了规定,并已于5日下午通过市政府原则同意,近期将正式出台实施。这也是浙江首个大气重污染应急预案。

  公众疑问:今后雾霾会否成为常态?

  中国气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国平均雾霾天数为52年来之最,安徽、湖南、湖北、浙江、江苏等13地均创下“历史纪录”。自我国有PM2.5记录以来,2013年的雾霾天气为何格外严重?

  近日,环保部有关负责人就我国大范围灰霾天气的主要原因做过分析:一是不利气象条件造成污染物持续累积。受近地面静稳天气控制,大气扩散条件非常差。二是静稳天气条件下,机动车尾气和北方冬季燃煤采暖对空气质量恶化贡献较大。

  而根据有关专家分析,造成此次南北大范围尤其是南方雾霾天气的主要“元凶”有4个:高空较强的“大气颗粒物”污染传送、地区较多的“二次污染”人为排放、空气湿度相对饱和以及南方长时间的“静稳天气”。

  不过,“外因在天气,内因在污染!”受访的部分专家认为,天气因素是触发和加剧雾霾影响的直接因素,但根本因素是持续的污染物排放,主要大气污染排放总量远远超过了环境容量。

  面对雾霾,继北京之后,不少城市也相继出台或加快出台自己的应急预案。但业内人士仍指出,各种《应急预案》只是极端气象条件下“减缓重污染恶化”的短期应急举措,治理雾霾的长远解决之道“不在应急、而在减排”。

  “应急方案非常必要,但各地政府要下定决心,采取切实措施,调整政策导向,进行长期性治理。”长期研究大气污染的南京大学教授刘红年说,在确保经济运行平稳的前提下,要以更大力度推进经济转型、能源结构调整。

  虽然目前政府已经采取了不少措施治霾,但不少民众表示,对一段时期以来的防治效果感受并不明显,对治霾前景并不乐观。“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治霾虽难,但转变发展方式、产业结构调整也非“一日之功”。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一段时期我国治霾任务仍然艰巨。根据国务院9月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共需投入17500亿元。这个行动计划制定的具体指标是,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

  (责任编辑:张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