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媒体聚焦

30亿人次春运大迁徙背后有一道“看不见的战线”

来源:劳动报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1日11:27
分享到:

30亿人次春运大迁徙背后有一道“看不见的战线”

航空气象观测员“洞察天机” 路政热线职工“人工导航” 铁路行李员“一件也不能少”

  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春运,伴随着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大量人员外出务工、求学而形成。农历春节前后,在城市工作、求学的人们按传统习俗返乡与家人团聚,过年完后又返回城市工作,形成了全球罕见的人口流动。2012年至今,春运人次每年在30亿左右。这两天又是春运高峰,平安、有序、温馨出行,是所有交通行业职工和返乡人共同的期盼。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些行业外,其实这30亿人次的春运大迁徙背后还有着一条“看不见的战线”,有着无数的“幕后英雄”,为旅客早日与家人团聚而默默奉献着。

  航空气象观测员,每30分钟发送一份气象报告,为航班安全起降提供实时天气状况,为精准预测给予最有力的信息支撑;路政服务热线员工,通过一根根电话线24小时接待问询,亲切的话语给急于回家团圆的人们最想要的答案和信息;铁路行李员,每天忙碌在车厢中为旅客大宗行李包裹安全运输保驾护航,坚守着一份常人无法体会的寂寞。

  24小时不间断,看云看天看风景

  气象观测员为每一架飞机起降提供精准“四季”

  提到民航,飞行员、空乘、地面服务等岗位广为人知。鲜有人知的是,在每一个航班安全平稳起降背后是101个人的通力合作,环环相扣,准确无误。

  这个由101名民航人组成的保障队伍里,有这样一群幕后英雄———航空气象观测员。他们每隔30分钟就要发送一份气象报告,为航班提供实时天气状况,为精准预测给予最基础的信息支撑。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从不间断。

  今年春运期间,上海两大机场航班预测日起降高峰量将超过2300次,运输旅客34万人次。当人们平安抵达家乡时,这些幕后英雄依然坚守在岗位上。

  30分钟泄露一次“天机”

  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在虹桥机场西北侧的一间3层小楼里,有着这么一支队伍,他们由13人组成,一天24小时里,每隔30分钟通过一种特殊方式把属于天空的秘密告诉全世界。从这里发送出去的气象信息,可以在世界范围的航空气象服务平台内同步获取。

  站在3层楼最高处,望向四周,一片空旷,最醒目的就是一架架有序起降的飞机,以及早已听惯了的机场轰鸣声。这里,就是民航华东空管局气象中心虹桥气象台。

  33岁的气象观测员吴妍,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整整11年,从她手中泄露的“天机”数不胜数。“你一定听过少云、多云这样的气象用语吧。”吴妍问,“那你知道什么是疏云、满天云吗?”而她的工作就是观测这些。

  吴妍风趣地称自己“每天就是看云看天看风景”。和普通人不同,她眼里的云能划分为8段不同程度的数量,14类24种形状,甚至距离地面的高度也能清楚标注。戴上墨镜,走向观测台,她用肉眼细细“品味”每一朵云、每一片天空。

  预报必须精确到分秒

  风、雨、雷、电等天气变化,对飞机起降有很大影响。云状、风向、风速、能见度、云底高度等气象要素是否满足飞机起降要求,都有严格标准,稍有疏忽都有可能酿成大祸。

  按照空管业务标准,虹桥机场的跑道视程低于550米时飞机就不能起降。“所以,相比普通的天气预报,航空天气预报更加精准,要求定点、定时、定量,不能有半点含糊。”吴妍说。

  如果说肉眼观测靠观测员的经验,那么机器观察则提供了更客观的数据支撑。吴妍说,一般生活中的气象预报只需精确到一周、一天,甚至可以使用局部、局地、多云到晴、有时有雨等这样的词汇。航空天气就不行了,“多云就是多云,晴就是晴,我们观测后报出的数据必须精确到每分每秒”。

  乘坐飞机时,不少乘客都遭遇过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或取消的情况,有时不免有些牢骚。为什么有时候明明晴空万里,却被告知飞机由于天气原因无法起飞?为什么一侧的飞机可以正常起飞,另一侧的待降航班却要转战备降机场?这些都是气象观测员日常所要解答的问题。

  “风和日丽的天气,突然刮起一阵风或是降下一场雨,市民顶多是着急收衣服,或四处躲雨、买伞,但对万米高空中的飞机来说就没那么简单了。”吴妍说,因为飞机在飞行过程中是无法刹车的,一旦对天气的观测和预判出现失误,就有可能导致飞机无法正常起降,甚至出现复飞和备降。

  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是虹桥机场相邻365米的两根跑道,每分每秒所需要观测和报告的数据标注也是不同的。“飞机起飞和降落时,对天气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所以就算是左右两脚踩在一块地上,情况也有不同。”吴妍说,观测员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细微变化记录下来,包括风向、风速、温度、气压、能见度等,在规定时间准确无误地告诉空中交通管制员,为其下发指令提供精准信息。

  半夜做梦还在按发报键

  在气象观测室内,吴妍和搭档两人一组,望着各种密密麻麻的数据。外行人只看一会儿就头昏眼花了,而一组气象观测员一看就是12小时。一旦遭遇雨雪或大风、大雾天气,忙碌度还会成倍增加。

  “班组值班员每30分钟必须发一次气象报告,每天要发送48份气象报告,遇到特殊天气情况时发布特殊天气报告,并通知管制部门,随时准备应急操作。”对这一整套流程,吴妍熟记于心。最高一次纪录,因为雷雨天,和塔台的电话联系不下百次。

  “滴滴滴,请发报、请发报、请发报……”在40平方米的观测室里,观测员一旦出现迟疑,机器里会循环发出事先编入程序的发报提醒。若比规定时间晚了3分钟,就属于重大质量差错。

  因为全身心投入,吴妍称自己都有了“职业病”,“半夜梦到自己还在看天看云”,她笑称,有一次甚至还在梦里“动起了手”。“我就奇怪啊,怎么按了半天键盘上的enter键,报告就是发不出去呢。”醒过来后,自己都哭笑不得。

  一架架航班起起落落的背后,是一道道沉着的管制指令,这些指令里就有来自于吴妍团队提供的气象数据支持。今年春节,虹桥机场日均起降量750架次,日发送旅客11.62万人次,每个回到家的旅客感受着团圆的喜悦。形成对比的是,这支13人“观测团”里却只有1人能够回家过年,12名坚守在岗位上的成员将继续抬头仰望2019新春里的天空和云朵。

  “12122”每天接待1600次出行咨询

  路政热线职工日夜服务提供“人工导航”

  “请问,今年春节小汽车高速公路免费通行从啥时候开始”,“S20沿线匝道今晚哪几个会关闭?”……随着春运进入高峰,市交通委指挥中心上海路政服务热线(12122)的大厅内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热线问询量比平时翻了近一倍,每天接近1600次。24小时接待的话务员们不顾疲劳,用亲切的话语,给人们最想要的答案和信息。

  也许在一些人看来,现在有导航、各种出行APP,谁还会打电话问询出行路况和政策。但只有身临其间,才会了解在这个科技异常发达的今天,一些看似普通的岗位却散发着无限温暖,不可或缺。

  忙而不乱,力求回答无误

  “今天大家轮流吃饭,抓紧时间。”中午12点,热线当天的值班长骆建宏才刚刚放下电话,一脸歉意地向伙伴们打着招呼。从8点开始,他和6名同事已经接了近600个问询电话,忙得连上厕所也要小跑,“没办法,这几天问询的人实在太多,辛苦大家了。”

  骆建宏今年24岁,进路政服务热线上班才3年多,已是最年轻的值班长、业务骨干。骆建宏告诉记者,2016年正式来报到,“本来以为就是接个电话,回答问题,没想到回答好每个问题不容易。”作为一个路政服务热线话务员,必须了解高速路收费政策,掌握服务规范用语,对113个收费站、180个高架上匝道、193个下匝道了然于胸。稍有不慎,就会给求助的驾驶员带去不必要的困惑。

  有一件事至今仍让骆建宏记忆犹新。那是前几年春节前,他接到一个大客车司机的咨询电话,问询S2公路的优惠通行政策,他听完随口就说“小客车可享受优惠政策”。一旁的值班长听到后马上指出,这个优惠政策对符合条件的所有客车都可享受,包括大客车。他一翻资料果然如此,立刻给问询的司机回了一个电话。“幸亏司机还没上路,如果因为我提供的信息让他选择了错误的出行路线,就对不起他和车上的旅客了。”

  规范服务,每个人都是活地图

  随着科技日益发达,资讯信息传播渠道更广泛,但在话务员胡香的眼里,这一切改变的只是问询内容,数量却一年比一年多。

  “一上午接了近百个电话,大多是问询高速公路免费通行政策和安装ETC的。”胡香说,虽然问询内容大多同义反复,但是每一次的回答不能马虎,毕竟每一个来问询的人都是因为信任路政热线,才打来了电话。

  关于高速免费通行政策,不是每年都一样吗?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问这些简单的问题?面对疑惑,胡香笑了,她说,以前我们也有这样的疑惑,后来发现这是一种心理暗示,有的人不仅需要眼见为实,耳听也要为实。平时接待问询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原来如此,这下我就放心了。”

  在她看来,最考验业务水平的就是给司机指路。现在各种导航工具虽然盛行,但还是有人不会使用,有的导航还会给出几条出行路线。“这就要求我们每个人都是活地图,结合路面情况和驾驶员的所处位置,给出最佳答案。”胡香说。

  负重前行,为了大家的幸福团圆

  12122,这条热线也许没有12345有名,但在广大驾驶员的心中非常“好使”。“好使”的背后是路政服务热线20多个员工,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的坚守。

  上海路政服务热线主管葛梅蓉告诉记者,热线自2009年开通以来,每天咨询量从原先的200至300次,增长至如今的700至800次,每逢节假日前夕更是比平时要翻一倍,达到近1600次,全年接待问询量在26万次左右。“话务员的工作很枯燥也很辛苦,碰到夜班,要从晚上8点值守到次日早上8点,困得实在受不了了,只能在凌晨三四点比较空闲的时候,轮流在桌上趴一会。”工作中,还常会遇到一些不理解的司机爆粗口,在他们看来,既然打了电话就要马上处理,但热线只是一个接受咨询和受理情况反映的部门,一些事情需要业务部门处理。有时挨了骂,话务员们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咽,并耐心做好解释工作。

  “先生,免费通行政策从2月4日零时开始。”“小姐,按照你的出发点和目的地,走沈海高速是最佳线路。”亲切的话语在热线大厅内持续响起。春节就在眼前,越来越多人踏上了返乡与家人的团圆之路;而无数默默无闻的交通行业职工却在为大家的幸福负重前行。

  每小时巡逻一次到固定点“打卡”

  铁路行李员漫长旅途中坚守“一个人的车厢”

  下午5点刚过,54岁的随车行李员杨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制服,又一次登上了从上海前往九龙的T99次列车。

  繁忙春运中,人们常把目光聚集在人流如织的列车、忙碌的列车乘务员身上,但很少有人知道,列车上还有像杨斌这样的群体,他们每天忙碌在位于列车首部或末端的一节行李车厢中,为旅客大宗行李包裹安全运输保驾护航,用常人无法体会的坚持恪守着一份寂寞。

  这个工作其实不“简单”

  相比需要时时刻刻和旅客打交道的乘务员而言,随车行李员需要服务的对象非常单一,活动空间也十分狭小,再漫长的路程,他们面对的就是行李和包裹,保障它们在列车运行过程中的安全,整个车厢里就他一个人。

  沪港列车已经开行整整21年,作为一名随车行李员,杨斌从1997年的首趟列车一直跑到现在。“不要以为这是个简单的工作。”谈起这份干了大半辈子的职业,杨斌开口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沪港列车的行李运输与普通列车有所不同,旅客从上海站迈入列车车厢后就意味着已经“出关”了。行李也一样,从上海出发的列车,发车前会交由海关加上关封,一直到列车抵达广州车站后再由广州海关开封。这一路上,单程耗时近17小时。

  所以,在每一件行李被运送至行李车厢时,杨斌都要仔细核对数量,逐一检查确认它们的“车票”。不能多一件,也不能少一件。不仅如此,还要保证这一路上关封完好如初。

  我守护的“旅客”不会说话

  虽然行李包裹不会说话,但要求不低。“不同物品摆放有门道,易碎品、易受潮品摆在哪里都有讲究。”杨斌直言,它们就像是不会说话的“旅客”,打交道时也要讲究技巧。

  有坚固包装的“大个子”行李,要放在下方承担重任;容易滚动的行李,得找个合适地方固定好;遇到易碎的“重点行李”,要保证它们不受到挤压,并在途中时刻关注状态……行李到站后,还要再进行一次数量确认,不能让一件行李拉下。

  对于行李员来说,这些还不是最考验人的,因为寂寞才是他们必须克服的最大难题。每趟车来回40多个小时,他们只有两个行李员搭班,8小时换一次岗。坐在方寸之间,杨斌眼前只有一块玻璃,从这里望出去,映入眼帘的就是行李包裹,再无其他。

  外人或许觉得,既然坐着,何不刷刷手机、看看报纸,甚至打个小盹,时间很快过去了。其实不然,列车开行后,每隔一小时杨斌都需要巡逻一次,并到固定的地方“打卡”记录。“车子在开行过程中不确定因素很多,如果遭遇紧急刹车,行李容易翻落,所以必须时刻关注。”杨斌说,这么多年的工作中他手中从未有一件行李丢失或损坏。

  哪怕空无一件也要原地守候

  与客运车厢乘务人员不同,行李员的工作可以说是一次又一次孤独的旅程,很难有人交流沟通。

  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列车上托运行李的数量和种类也发生了变化。大包小包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不少旅行团乘客甚至带的是空箱子。即便如此,对于行李员的工作标注却从未降低过。杨斌直言,即便这趟列车没有人托运行李包裹,作为行李员,也必须在这节行李车厢里原地守候。

  如今,杨斌每年“奔跑”在沪港列车线上的次数近100次,然而每一次作为整车最后一节车厢、最后一位随车踏上香港土地的铁路一线职工,他的赴港行程也只是站在九龙的火车站台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而已。

  不用说话,没有对答,比起热闹的春运,杨斌更多面对的是孤独。今年春节,杨斌和同事们又要在车上跟行李一起度过了,小年夜里随车出行,等他再次回到上海时,将是大年初一。感谢这些“孤寂的守护者”,正是他们的默默付出和坚守,每一个旅客的春运回家路才会更踏实安心。

  

(来源:《劳动报》2019年1月31日06、07版 作者:劳动报首席记者包璐影 记者胡玉荣)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