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气象新闻>要闻播报

【新春走基层】追寻北极之光
——探访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村气象站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14日06:55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任桂林

  从哈尔滨出发一路向北,就是有“神州北极”之称的北极村。这里是中国的“寒极”,有璀璨夺目的北极光。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距离漠河县城85公里、人口不足两千的小山村。村口的电子显示屏格外醒目。“像这样的电子显示屏全村有三块。”北极村气象站站长冯显华介绍,这里每天24小时不停地播出当天和未来五天的气象预报及气象知识。

  北极村气象站是中国最北的一座气象站,原为漠河县气象站。随着气象站迁至漠河县城,原漠河气象站更名为北极村气象站。于是,冯显华、曲波和郭大勇,3个土生土长的北极村小伙子留在了这片年平均气温仅为-5.5℃、有“一日四季”之说的土地上。

  谈起在北极村气象站工作的20多年,他们用一句“习惯了”或者一个微笑就全部包含了。

  冯显华说:“以前最艰苦的时候是住土房子、用炉筒子,后半夜冻得头皮发麻,一般人吃不了这份苦,可干这份活就是要吃苦耐劳、守得住寂寞才行,老一辈的精神不能丢!”

  冯显华口中的老一辈精神——突破高寒禁区、无私奉献,代表人物就是电视剧《北极光》中主人公的原型——“最北”气象站的第一任站长周儒锵,如今这位到边疆支援建设的广东“小伙”已过花甲之年,但以他为代表的中国“最北”气象人的坚守精神仍在传承。

  “以前,北极村每天只供电3个小时,气象站只能靠小型发电机维持业务运行。2008年年底,北极村并入国家电网,结束了50多年不通国电的历史。”郭大勇说。

  “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办公环境是不是比你两年前来时好多了?国家的津补贴在不断提高,这对我们是极大的鼓舞。”曲波抢着说。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近几年气象站通了电,供了暖,盖了新房子,工作环境得到很大改善。

  “别看我们人少,但是我们业务一样不落!”冯显华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底气十足。从为农气象服务到人工增雨雪,从防雷施工到科研实验,北极村气象站也与全国其他基层台站一样,设备更新很快,自动化程度大幅度提高。

  2004年,中国“最北”机场开工建设,这对漠河人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作为中国第一个高寒冻土地区的机场,其施工建设更需要精准的气象数据。冯显华、郭大勇和曲波为了完成这一长时间室外观测任务,便在森林腹地一处缓坡上挖了一个大坑,外面扣上塑料布,搭建了一个临时气象站,24小时轮班观测。

  郭大勇回忆说:“当时外面零下四十几摄氏度,又常遇大雪,交通不便,棚子里馒头都冻硬了。但当时一心只想把任务完成,所有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毕竟建设‘最北’机场意义重大。”

  机场的建成缩短了出行时间,拉动了北极村的旅游。“汽车越野赛”“北极光节”等活动和节日的知名度也随之提高,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前来。北极村气象站充分利用电视、网络、手机短信和电子显示屏等多种渠道,提高旅游气象服务的时效性,并扩大覆盖面。

  对于这个仅有三名职工的“外驻单位”,北极镇党委书记陈振宇赞赏有加:“去年7月6日,我们镇遭遇有史以来最强大风袭击,他们预报得很准,充分发挥了‘消息树’‘指挥棒’的作用,保障了救灾工作的顺利开展。近些年来,气象大喇叭架起来了,电子显示屏立起来了,气象信息服务站建起来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谈论着北极村气象站的变迁。

  不经意间,记者发现他们的牙齿不好,为什么?“冬天气温一般在-40℃,室内温度在20℃,室内外温差大,呼吸时牙齿受到强烈刺激,长期下来牙肯定不好。”曲波说道。站长冯显华40岁出头,牙齿仅剩10颗;而站里最年轻的观测员郭大勇已经满口全镶上了假牙。现实就是这么骨感。

  除了严寒,还有孤寂。小小的北极村从这头走到那头需要10分钟,而从北极村气象站到最近的村民家里都要走上15分钟。冬季里超过16个小时的黑夜,带给人一片浓重的压抑,气象站的职工更多的时候是自己跟自己说话。对于工作在中国最北端的北极村气象站里的观测员来说,他们任劳任怨,有的时候一句无意间的话就能让我们动容,“俺们就是吃的这碗饭啊,都必须的啊。”

  离开北极村时才下午3点,但是天已经黑了下来。寒风中他们与我们挥手告别,观测场上的灯光在夜色中就像萤火虫的光芒,微小而平淡。而他们,却像黑夜中舞动的北极光,璀璨夺目。

  (责任编辑:孙祎)

  

  相关新闻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