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气象要闻

【两会话题】怎样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3日10:18 来源:SRC-563

  中国气象报记者 孙楠

农业部新闻发布会现场。孙楠摄影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农村土地制度的核心是要保障农民的财产权益,底线是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

  但在自然灾害频发以及城镇化高速发展的今天,这条红线怎么守?成了两会代表热议的话题。

  谁来种田谁来守?

  我国内地城市化率突破50%,达到51.3%。这意味着,我国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城市化进入关键发展阶段。

  “现在农村人气明显不旺,见到的都是‘3860部队’,大家都很关心以后谁来种地、怎么种地?”在城市化进入关键发展阶段时,记者把这个热点话题抛给了农业部。

  “3860部队”,指的是妇女和60岁以上的老人。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曾对全国205个村、5165个农户进行“百村千户”问卷调查。结果表明,伴随着农村人口的不断转移,中国农业生产方式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农村生产以妇女、老人为主,农业生产者的平均年龄为47.3岁。

  “在我们贵州山区,现在农村劳动力也不够用了。”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新堡乡王岗村党支部书记花全说,村里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出村打工了,土地交给了合作社经营,合作社找不到劳动力,不得不从相邻地区引进农民帮忙收割,每人每天工钱都不少。

  正是由于农村劳动力短缺和土地效益偏低,部分地区存在土地抛荒现象。在今年的两会上,不少代表反映了这一情况。政府也看到了这一问题,因此提出了“职业农民”的概念。

  农民代表马瑞强就是职业农民的典型代表。马瑞强读完博士毕业后回家种田,办起了合作社。他说:“今后会有一大批像我一样的人回农村种地。”

  新型农民不是一根扁担、两个水桶、一把锄头的“1007部队”,运用高科技、发展现代化农业是今后的发展方向。

  不过,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黔江区天禹人农业发展股份合作社理事长张楀在选择村庄开展规模化经营过程中发现,很多农民缺乏对市场的判断和风险意识,对农业技术懂得很少。“如果国家能在职业学校中开设种植课,大力培养新型职业农民,无疑有助于我们加快发展。”

  “职业农民”和政府大力推进的城镇化是否冲突呢?全国人大代表陈温福认为,随着劳动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土地家庭联产承包把生产单元分割过小,和农业现代化的技术格格不入。在政策不能突破的时候,就要走土地流转这条路,但是前提是乡镇工业发展,吸收剩余劳动力。“苏南地区土地流转得好,到处都是小工厂,农民可以就地打工,而不是仅能依靠种地挣钱。所以城镇化和土地更好耕种并不冲突。”

  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也提出建议,一要加强农田基本建设,把低产田改为高产田;二要建立土地流转机制,出去打工了就把土地流转出来,让有能力的人把它种起来;三要不断提高农业的比较效益,使农民种地有利可图。

  要守住耕地的红线,根本上还需制度上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农村经营生产方式,引导职业农民回来种田,确保农民拥有和城里人一样的保障体系。

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 孙楠摄影

  怎样抗拒自然风险?

  2012年秋季,东三省粮食本来长势良好,丰收在即。但“布拉万”台风刮来,水稻大面积倒伏,收割时稻田地十分泥泞,大型收割机无法作业,只能租用河南、江苏等省来的小型链轨收割机进行收割。农民每亩地收割成本增加约156元,建三江1100万亩水稻直接损失17亿元。当年国家最低收购价与上年持平,农民粮食没有卖上好价格,增产但没有增收。

  在农业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坦言,干旱、洪涝等极端灾害频繁发生,全国农田灌溉用水缺口达300多亿立方米,年均因灾损失粮食748亿斤以上。农民面对的自然风险增加。

  “的确非常害怕,尤其是冰雹,一打什么都没了。”马瑞强说。他只要看到要变天,总会主动给当地的气象部门打电话,询问天气情况。他告诉记者,为了种得更省、更好,他种植玉米时讲究积温,过了4月中旬,他每天都收看天气预报,当连续几天平均气温超过12℃时,才开始播种。

  农业部副部长建议各地各部门协调配合、上下联动、齐抓共管,全力以赴实现夏粮、早稻增产及秋粮稳定。同时,要抓好农业科技创新和推广,谋划实施现代农业重大工程项目,并扎实推进农业信息化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也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带来了增加农业补贴力度的建议,她认为,现代农业生产逐步朝着规模化、机械化方向发展,并且极端自然灾害使得机械化排灌使用面积和范围越来越广,排灌用电量因此逐年增长,用电成本已成为生产成本中的一项重要支出。

  因此,她建议,对于所有从事种植业以及养殖等涉农企业或个人的生产用电,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将其纳入农业排灌用电价格执行范围,并且可运用“用得多,补得多”的原则,确保农民采取措施应对风险。

  不过,光有政府的支持扶持还远远不够。随着全球气候异常种粮风险越来越大,政府更需要通过保险等市场化手段减轻农民承担的风险。

  因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储备粮建三江直属库主任李忠军建议完善农业自然灾害损失补偿机制的建议。

  此外,2013年国家已出台水稻最低收购价为每吨3000元,给农户吃了定心丸。

  “但种粮相关成本增加,如再逢灾年,农民增收还没有保障。因此,国家应建立针对农业生产的突发应急预案和专项补贴资金,根据受灾情况和区域给予种粮农民适当补贴。”李忠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责任编辑:栾菲)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