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气象新闻>要闻播报

张人禾:坚守城池 秉持初心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8日10:13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吴越 通讯员王德英

  风华年少时,他敢于挑战权威,在解释厄尔尼诺现象的传统理论高墙上凿开了一道裂缝,洒进更多的阳光,揭示了热带大尺度海气相互作用的新机理;功成名就后,他敢于抛下一切,在一场于那个时代前所未有的全球竞聘中以自信而低调的姿态开拓起另一片广阔的天地,成为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成立45年来最年轻的一任院长;不惑之年际,他敢于迎难而上,将自己的研究领域向极其复杂的陆面过程和青藏高原气候拓展,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但是,当记者站在张人禾面前聊起这些经年往事时,却发现,于世人眼中惊叹的辉煌都已在他低调谦虚的言谈中化作天边最淡的一抹云烟。褪去年少时的锐意与风发,如今的张人禾更像是一位淡然的隐士,任凭四邻喧阗绕,依旧风骨不改地静守在自己的城池中,身体里跳动的永远是那颗对气候动力学矢志不渝的初心。

张人禾工作照。吴越 摄

  于时代裂变时结缘气象

  1962年,张人禾出生在甘肃省兰州市。虽然成长在动荡的时代中,但是张人禾坦言自己还是十分幸运的,没有吃过什么苦。早年为支援大西北而来到兰州大学任教的父母竭尽所能为他提供了相对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家庭的熏陶使他从小就对学习得心应手,从未感到过一丝吃力。

  不过,记者眼前这位儒雅的大师在孩童时代也曾顽劣得让父母头疼:拆开家里的闹钟研究它为什么会走,自己动手用电烙铁焊装半导体收音机都曾是张人禾干过的趣事。但在记忆中,无论他怎样调皮捣蛋,父母很少打骂或者责罚他。由于父母都是物理专业的老师,所以张人禾也曾以为自己将来有一天会走上和物理有关的道路。“我那个时候对气象没什么深入的了解,也从没想到有一天会和气象打交道。”他笑道。

  虽然从事大气科学研究并不是张人禾从小立下的目标,但是命运却神奇地将这位聪慧的少年带进了气象领域。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年,不满16岁的张人禾又幸运地站在了时代的转折点上。高中还未毕业,他便作为在校优秀生参加了当年的高考,并机缘巧合地考上了兰州大学地理系学习气象专业。由于年纪小,他并未像其他大龄同学那样对来之不易的学习生活百般珍惜,反倒是继续一股脑地贪玩。“那时,我对数学、外语、物理等基础课程比较感兴趣,对专业课反倒不太重视,常常是考试前突击复习,并没有太深的感受。”张人禾回忆道。

  真正让张人禾开始有了“危机”意识,是在大学毕业分配到南京农学院在农业气象教研室当上一名助教之后。虽然衣食无忧,工作也并不繁重,但是他“觉得这份工作偏重于农业,和所学的专业不对口,绝不能荒废了自己四年所学的知识”。于是,1984年,张人禾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师从著名的气象和海洋学家巢纪平院士,同时参与黄荣辉院士的课题组开展研究,开启了人生中新的一页。从此,张人禾的人生故事中,便离不开“气象”二字了。

  挑战国际权威,勇于提出厄尔尼诺研究中的新理论

  如果说就读兰州大学为张人禾此后生涯中奠定了坚实的数理基础,那么在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经历则积淀了他严谨的科学态度和脚踏实地的学术作风。

  “这段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张人禾提及当年的情景,仍是记忆犹新。那个年代,在全国范围内属于科研条件还不错的大气物理所,科研人员使用的也仅仅是公用的早期计算机,要把程序输入到计算机里面只能利用穿孔纸来进行输入。张人禾说,那个时候做研究常常要带着一大盘的纸带,一个孔代表着一个数据。“跟现在的科研条件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从小没怎么吃过苦的张人禾,却在艰苦的科研生活中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这份快乐来自于他对大气科学的重新认识,也来自于大气物理研究所浓厚的学术氛围。在他眼中,看到的是叶笃正、陶诗言等老一代气象大家日昃忘食、孜孜不倦的治学风骨;在他耳边,响起的是巢纪平、黄荣辉等恩师谆谆不倦、春风化雨的教诲。

  就这样,张人禾真正爱上了气象,并将自己的研究重点放在了气候动力学上,尤其是东亚季风上。“东亚季风是我几十年来研究的一条主线。”他告诉记者,实际上,东亚季风受到例如海洋、陆地、青藏高原等很多因素的影响,与此同时,不同季风系统间也会产生复杂的相互关系。从东亚季风这根主线延伸出去,枝枝蔓蔓上涉及的很多气候现象也成为他研究的内容,而厄尔尼诺对东亚季风的影响正是其中一条重要的枝茎。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际上已掀起了气候研究热,形成了许多新的气候理论。在这一领域,厄尔尼诺现象是一个非常热门的关注点。“厄尔尼诺是影响全球气候变异的一个重要因子,认识厄尔尼诺对东亚季风的影响机理,对于理解东亚季风和我国气候的变异具有重要意义。”正是意识到厄尔尼诺对东亚季风的重要影响,在导师的指导下,张人禾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将科学的目光投射到厄尔尼诺机理的研究。

  当时在大气和海洋学界普遍认为:在厄尔尼诺现象中,造成海面温度异常升高及其向东传播的是海洋中赤道附近的一种波动,即赤道开尔文波。1988年,时年26岁的张人禾在研究中产生了质疑。“因为开尔文波在向东传递过程中有严格的限制条件,而在实际得到的监测数据中,结果却远非如此,那么是不是还存在着一些被忽略的因素呢?”面对国际上早已树立的权威大旗,张人禾并未胆怯,而是全身心投入研究。在导师的指导下,他发现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对厄尔尼诺现象的发生和发展产生重要作用,那就是热带大气和海洋的罗斯贝波相互作用所产生的耦合波。

  此后,在这一发现的支撑下,他未停下跋涉的脚步,继续深入研究,先后发现在厄尔尼诺发生和演变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一系列因素,包括海洋非线性水平温度平流、热带西太平洋纬向风异常、热带东太平洋经向风异常,等等,对热带大尺度海气相互作用的机理做出了新的解释。这些具有创新性的探索和由此得到的科学结论,对深入认识热带大尺度海气相互作用具有重要的意义和影响。

  两度远赴海外,从未改变一颗赤子心

  在亚洲季风变异研究领域中,张人禾提出厄尔尼诺通过西北太平洋反气旋异常影响东亚季风这一新的物理过程。他认为,在厄尔尼诺事件盛期,由于热带西太平洋上空的对流异常冷却,激发了热带大气罗斯贝波响应,于是在西北太平洋上空产生异常反气旋,致使东亚沿岸南风异常增强,水汽输送异常则与此相伴并在我国华南附近辐合,进而造成大气可降水量增加,使我国华南地区降水显著增多。国际著名气象专家这样评价道,这一发现“使得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的厄尔尼诺对东亚夏季风延迟影响的物理机制得到解释”。该项研究在科学上的首创性和重要性在国际上得到高度评价,启发了国际上这方面的一系列研究,尤其是在国际上厄尔尼诺影响东亚季风研究方面起到了引领作用。

  提及“厄尔尼诺通过西北太平洋反气旋异常影响东亚季风”这一系列研究与发现,就不得不说张人禾的两段海外经历。

  上世纪90年代,在一次学术交流会上,日本广岛大学的一位教授对张人禾的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主动邀请他去广岛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当张人禾的相关材料上报到项目主管部门东京大学气候系统研究中心之后,中心主任松野太郎教授和住明正教授眼前一亮,决定“横刀夺爱”,将其邀请到东京大学。

  来到日本,张人禾看到了国外先进的科研设备及丰富的大气海洋观测数据。视野的开阔并未让他心猿意马,产生留到海外的想法,反倒是让他在心底生起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国外再好,也不是我的家。我是这里的客人,不是主人”。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研究之中,没日没夜地坐在电脑前,静心地一次次地查看在厄尔尼诺的发生、发展至消失过程中东亚大气环流的变异特征。正是思想无数次的碰撞,正是日日夜夜的追踪着无数张监测图上的蛛丝马迹,张人禾捕捉到每一次厄尔尼诺过程环流场上的某些共同特征,提出了厄尔尼诺通过西北太平洋反气旋异常影响东亚季风这一新的学术观点。1998年,张人禾到美国马里兰大学气象系做高级访问学者。在这段时间里,他继续深入这方面的研究,并给出了厄尔尼诺影响中国降水的理论解释。

  看到张人禾的研究能力以及合作精神,马里兰大学请他延长在美访问时间,但他只多呆了3个月,便收拾行装携妻儿回到祖国。

  “在国外,虽然有很好的科研条件和环境,但强烈的疏离感始终陪伴着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漂泊,没有丝毫主人翁的感觉。”当返航的飞机停下,看到北京的一片天空,张人禾确定脚下的路可以越走越踏实。“国家正在建设与发展,需要我们这样学有所长的人去贡献自己的力量。我的事业在中国。”

  从全球公开招聘中脱颖而出 为国家气象事业做出贡献

  虽然张人禾一再强调自己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怎么看都能找出与众不同的况味来。

  2001年夏天,中国气象局通过多家媒体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气科院)院长。在此之前,公开招聘一个国家级科研机构的行政管理岗位、法人代表,在国内还属罕见。这则启事引起海内外气象专家的强烈反响,并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在气象科研领域有一定名望的学者和专家。张人禾亦是其中一名应聘者。

  当时的张人禾已是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副所长,在旁人看来已是功成名就。舍弃这些,去一个陌生的单位应聘当家人的职位,这在当时很多人看来有点不可想象。“其实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试一试,若应聘成功的话可为中国气象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张人禾坦言,不管是否应聘成功,他都是一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都是在干自己喜欢的科研工作。

  于是,他轻装上阵,自信但不自傲,谦逊但不卑微,有胆识,有想法,有远见。最终,年仅39岁的他从众多佼佼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气科院成立45年来最年轻的一任院长,并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1年,成为气科院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院长。在张人禾到届卸任院长时,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给出了如此评价:“在气科院的领导岗位上,张人禾带领气科院班子成员,在气科院全体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和配合下,认真贯彻落实局党组的要求,扎实推进气象科技创新体系和气象人才体系建设,着力提高科技支撑气象业务服务的能力,显著提高了气科院的科技创新能力,明显提升了气科院的国内外显示度和影响力。”

  张人禾还情系我国青藏高原的气候研究。“作为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气候复杂,环境恶劣,又缺乏丰富的观测资料,与此同时,青藏高原对我国及全球气候的变化都有着重要的影响。”提到青藏高原的气候系统,一向语气平和的张人禾微微激动起来,眼神里流露出开拓的向往之色。正如张人禾所言,青藏高原气候研究如同神秘的宝藏。在探索这座宝藏时,张人禾也有创新性发现:提出高原上空臭氧变化对高原气候变化的影响,对青藏高原气候变化的成因给出了新的物理解释;提出环境风场和潜热加热之间相互作用对青藏高原低涡的影响,揭示出高原低涡发展演变的新物理机制。

  张人禾还十分重视气象科学研究在我国气象服务中的应用。他带领团队发展了海洋资料业务同化系统(Argo),有效改进了海洋模式和短期气候预测技巧;通过确定温-盐之间的弱相关性以及引入温-盐垂直弱相关,建立了新的温-盐关系协调同化理论方案,改进了国家气候中心(NCC)海洋资料同化系统海洋资料同化效果;实现了改进后的NCC海洋资料同化系统与全球海气耦合模式的耦合,明显提高了中国夏季降水预报效果。在基于Argo资料的诊断分析基础上,提出一个新的热带海洋次表层参数化方案和夹卷参数化方案,明显改进了海洋模式对热带中西太平洋次表层温度距平和海面温度异常的模拟效果。他和团队成员的这些成果,得到国际Argo计划联合主席弗里兰德博士的高度评价,指出“中国的科学已经融入研究活动的主流”、“在这些国家中,中国走在了前列”,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废寝忘食,全身心投入工作

  2001年,张人禾从一名单纯的研究员变成一院之长,他在统筹、规划气科院发展与运行的同时,还不能失掉自己的科研老本行。于是,张人禾便牺牲了几乎所有节假日,以便保证管理和科研两不误。虽然从求学到求职,在时间表上,张人禾总是赶在同龄人的前面,但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我觉得,自己与周围同行之间没有什么不同。要想取得更多更好的科研成果,就必须付出比别人多的时间和精力,要能吃苦。”我们简单地计算了一下他一周的工作时间——80个小时。

  觉得累吗?“我不觉得累。工作是我的乐趣。”张人禾笑着说,有人唱歌是排解、有人看电影是排解、有人运动是排解,他的排解方式就是工作,探索未知,同时为国家的气象事业做出一点贡献,这些让他很知足。现在,他已经卸任气科院院长,却依然保持着一周80小时的工作时长。舍不得拿出时间去干别的事情,除了每天晚饭后陪夫人在家附近的紫竹院散步之外,他的时间和精力全部贡献给他所挚爱的气象事业。他说,“我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我是真心喜爱这份工作。”张人禾坦言道。同时,他从没忘记当年老一辈气象大家是如何的晨兢夕厉、勤勉不懈。“那时叶先生、陶先生都年纪很大了,仍是埋头一干就是一整天,从没听过他们抱怨过一句。”在攀登科学高峰的道路上,前辈这样走过,他亦是如此。

  在他同事和学生眼中,张老师永远是态度温和,治学严谨。曾为他博士后的苏京志坦言,唯一一次见到好脾气的老师发火,是在一次学术例会上,因为有两名学生迟到了。不允许对待科研工作漫不经心,是张人禾难得与人较真儿的地方。

  张人禾课题组成员韩晋平说:“张老师总会提醒我们,做研究之前一定要问个为什么,这项科研到底有什么科学意义。”身为女性,她还在很多细节之处感受到张人禾的辛苦与细心。“在老师帮我们修改论文的痕迹旁,我看到时间有时是在清晨四五点,有时是在深夜十一二点。”感动除了来自科学上的指导外,还有生活上的关心。她说,除了工作外,在生活上与张老师打交道并不多,因为他工作很忙,同时也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但是有时在走廊或者是在电梯间遇到,张老师经常会冷不丁冒出来一两句问询的话。“原来我们生活中的小事,其实张老师都知道,而且还很关心。”

2006年,张人禾为博士毕业生授予学位证书。 气科院供图

  张人禾个人简介

  张人禾,1962年7月出生,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理学博士,东京大学气候系统研究中心博士后,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曾任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院长兼党委书记、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所长、灾害天气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现任中国气象局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201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其研究领域为气候动力学,研究方向包括热带大尺度海气相互作用、亚洲季风变异、青藏高原气象学等。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创新研究群体基金获得者,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已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其中SCI(E)收录刊物论文101篇。先后主持国家“973”项目等19项国家及部委级科研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排名第一)等8项国家及部委级学术奖项。应邀在多个国际和国内学术组织中担任重要职务,多次应邀在重要国际会议上作大会特邀报告。长期在中科院研究生院(现中国科学院大学)讲授研究生课程《高等大气动力学》和《热带地球流体动力学》并获多项教学奖。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5年12月18日三版 责任编辑:张林)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