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气象新闻>要闻播报

“一带一路”建设,荒漠化防治迎来新机遇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7日07:21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崔国辉

  跋涉在沙漠中的骆驼商队是古代丝绸之路留给人们的生动印象。如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依然面临日益严重的荒漠化问题,亚洲有1500多万平方公里的荒漠,非洲则有1700多万平方公里的荒漠。

  不过“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或许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联合防治荒漠化带来机遇。 

  穿越沙漠的“一带一路”

  居住在北京的人,想必不会忘记发生在今年5月初的沙尘暴,其主要源头——蒙古国已经成为世界荒漠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超过75%的国土面临荒漠化的威胁。

  像蒙古国这样,“一带一路”沿线受到土地荒漠化威胁的国家还有60多个。中亚、北亚、南亚、中东等地区均不同程度遭受着荒漠化和干旱的威胁,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巴基斯坦、埃及等国家尤为严重。

  据国家林业局介绍,北非亚洲荒漠区是世界五大荒漠区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荒漠区,面积约为1800万平方公里。我国有约173.1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有七个荒漠化严重的省份位于“一带一路”沿线,它们主要分布在干旱的西北部,拥有全国95%的沙化土地,其中新疆、宁夏、内蒙古沙化率均在50%以上。

  中国科技部发布的《“一带一路”生态环境状况报告》中提到,在“一带一路”沿线包含的六大经济走廊中,有四个走廊带存在不同程度的荒漠化问题,其中:“中蒙俄经济走廊”约400公里路线位于荒漠区;“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路线总长超过6000公里,大约一半位于荒漠区;干旱和荒漠化是“新亚欧大陆桥”(从江苏连云港到荷兰鹿特丹)主要的生态环境约束因素;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南段,干旱和大面积荒漠是其主要的生态环境约束因素。

  更为严峻的是,“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地区正同时面临经济落后和生态脆弱的双重问题,而经济发展会对这些地区的生态环境构成压力。

  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的中国经验

  我国曾是世界上遭受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防沙治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国家林业局数据显示,经过数十年的努力,我国荒漠化土地已实现由上世纪90年代末年均增加10400平方公里,到现在年均缩小2491平方公里。荒漠化面积连续十年净减少,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的重大转变。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相继实施“三北”防护林工程、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退耕还林和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大型生态工程。就“三北”防护林工程而言,该工程始于1978年,规划至2050年,主要在西北、华北北部、东北西部风沙危害、水土流失严重的地区建设大型防护林。这座“绿色长城”对防沙治沙、水土流失治理以及人民生活生产条件改善具有重要作用。饱受风沙危害的三北地区粮食产量由“低而不稳”转变为“稳产高产”。

  除此之外,近年来塔里木河、黑河下游的胡杨林重新焕发了生机;青海湖水位上涨,增加了相当于6个西湖的水量。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率先做到在沙漠中修建公路,治沙用的草方格被世界称为“中国的魔方”。

  王文彪领导的亿利资源集团扎根库布其,研发了100多项生态种植与产业技术,培育了1000多个耐寒、耐旱、耐盐碱生态种子,研发了土地地理信息大数据,在内蒙古等地治理沙漠1万多平方公里,形成千亿规模的沙漠绿洲经济产业,并成功探索出一套沙漠里的精准脱贫模式——库布其生态财富创造模式。

  虽然当前我国防治荒漠化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比如全国还有53万平方公里可治理的沙化土地和32万平方公里具有潜在沙化趋势的土地,植被退化、土壤沙化、沙尘飞扬仍然困扰着我国大部分地区,但实现经济、民生、生态三轮驱动的“库布其经验”已经向世界传递出“沙漠可怕但可治理”这一信息。

  防沙治沙中国经验正走进“一带一路”

  国家林业局防沙治沙办公室巡视员罗斌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应在防治荒漠化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

  其实,在“一带一路”概念提出前,中国已与相关国家在治理荒漠化方面进行合作。“一带一路”中的“一路”处于北非亚洲荒漠区,在沿线发展经济,关键是要实现绿色发展,实现生态良好。

  目前,中国与蒙古、中亚一些国家地区建有亚洲森林网络。在双边合作方面,中国已准备与埃及、吉尔吉斯斯坦共建防治荒漠化的培训和示范中心;与伊朗、巴基斯坦也进行了双边交流。在多边合作方面,我国与阿拉伯国家集团签署了防治荒漠化合作备忘录;在摩洛哥建立防治荒漠化的培训和示范中心;为东南亚十多个国家开展防治荒漠化的监测技术培训。

  罗斌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各个国际组织要达成防治荒漠化的共识,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要把荒漠化控制好。中国帮助沿线国家更好地治理荒漠化,可以实现互利共赢。

  非洲联盟前主席、加纳前总统约翰·库福尔曾在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上表示,库布其模式是具有启发性的,因为它建立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也展现了人类能够让土地的退化得到控制的前景。他认为,库布其治沙理念非常超前,对于身处撒哈拉沙漠和喀拉哈里沙漠的人们有借鉴意义。

  从全球视角看,人类命运系于一处。所以当以库布其模式为代表的中国经验走进“一带一路”,造福其他国家时,我们同样应感到幸福。

  气象助力 点绿榆林荒漠

  中国气象报记者唐宇琨

  上世纪70年代,陕西省榆林市给人的印象是一座座煤矿、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以及茫茫的毛乌素沙漠。近年来,榆林市倡导退耕还林、植树造林,如今榆林郁郁葱葱的山林风景甚至让人想到风光秀美的江南。在防沙治沙工作中,气象部门的主动参与,为这项浩大的民生工程做出了重要贡献。

  榆林处于陕北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漠交界处,是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高原的过渡区。上个世纪,这里土地沙化严重,一年四季风沙较大。

  要想植被丰富、绿意盎然,充足的雨水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榆林年平均降水量还不足400毫米。“自古榆林多黄沙,十年九旱水稀缺”是榆林气候的真实写照。

  如何增加有效降水,成为气象部门亟待解决的问题。为此,气象部门在榆林地区积极开展人工增雨(雪)作业,向天“要水”,润泽土地。

  据不完全统计,在近15年里,榆林人影办共组织和协调飞机增雨作业200多架次,其中跨区域联合作业70多架次,不仅让树木、草地能够有水“喝”,也让榆林人的“神湖”——红碱淖慢慢恢复生机。

  有了水,就有了希望。榆林这座塞北古城,终于披上了绿色的外衣。

  此外,省气象局利用卫星资料对各行政区域退耕还林、封山育林、天然林保护等生态建设工程实施区域植被覆盖变化情况,进行了深入细致分析。结果显示,生态工程建设是植被覆盖率增加的主要原因。十年间,陕西绿色林地向北推进400公里。

  利用卫星观测反映生态建设成就,直观又有说服力。从图像上可看到全省生态建设的成效,进一步增强了建设绿色陕西的信心。

  市气象局不仅与老天直接“对话”,争取水资源,还积极开展信息发布和决策气象服务工作,让政府和相关单位能够合理利用天气情况安排工作,比如为林业部门开展飞播造林、植树造林、城区绿化等工作提供参考。

  此外,市气象局以《重大气象信息专报》的形式向有关部门报送植被覆盖、沙漠变化、水体面积变化等卫星遥感监测分析报告,以便采取应对措施;通过对城区及城郊自动气象观测站点采集的气象要素数据进行分析,形成“热岛效应”、城市宜居指标等分析报告,为城市绿化决策提供科技支撑。

  如今的榆林,绿色多了,黄沙少了;蓝天白云多了,黑色的烟囱少了。

  或许气象部门只是这场“黄绿之战”中的普通一员。但是,眼见这一片片黄沙变绿洲,环境一点点好转,气象人甘当这“幕后英雄”。

  聚焦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

  荒漠化是指包括气候异变和人类活动在内的种种因素造成的干旱地区的土地退化,它对人类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

  2017年6月17日是第23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World Day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主题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未来”,我国宣传的主题是“防治荒漠化,建设绿色家园”。

  荒漠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对全世界的生态安全、消除贫穷、社会经济稳定和可持续发展都造成严重影响。据联合国统计,土地退化影响全球15亿人。由于干旱和荒漠化,全球每年失去1200万公顷的土地(相当于每分钟损失23公顷),而这些土地本可以生产2000万吨粮食。贫困人口的74%直接受到全球土地退化影响。

延伸阅读  

  政府在荒漠化治理过程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是多方利益关系的平衡者;科技既能增强人自身的防御能力,也能改造自然;调动全社会力量会显著提升荒漠化治理效果

  各国荒漠化防治模式一览

  近年来,全球荒漠化防治技术突飞猛进,各国也积累了不少成功经验,形成了不同类型的防治模式,如政府主导型、科技主导型、产业主导型等。 

  政府主导型——美国、加拿大和德国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美国制定了专门的法律,如限制土地退化地区的载畜量,调整畜禽结构,推广围栏放牧技术;引进与培育优良物种,恢复退化植被;实施节水保温灌溉技术,保护土壤,节约水源;禁止乱开矿山、滥伐森林等。另外,国家鼓励持有私有土地者种草植树,在技术、设备、资金上予以大力支持。

  美国荒漠化防治策略体现为:以防为主,治理为辅;集中开发,保护耕作;大片保护,公私双赢。

  加拿大是较早开始防治荒漠化的国家,政府建立了专门的土壤保护机构和协调机制,针对容易退化的林业用地、农业用地和矿区土地制定了全面有效的管理和保护政策。联邦政府和省政府启动了大批土壤保护计划和项目,综合运用优化管理方法、营造防护林、改造河岸地与草场、推广保护性农业耕作等措施恢复退化的土地。

  德国号召回归自然,1965年开始大规模兴建海岸防风固沙林等林业生态工程。造林有国家补贴(阔叶树85%,针叶树15%),免征林业产品税,只征5%的特产税(低于农业8%),国有林经营费用的40%至60%由政府拨款。

  科技主导型——以色列、阿联酋和印度

  以色列的荒漠化面积占其国土总面积的75%,他们采用高技术、高投入战略,合理开发利用有限的水土资源。为了提高荒漠地区的产出,科技人员大力研究开发适合本地种植的植物资源。目前,以色列的农产品和植物开发研究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保证了农牧林产品的优质化、多样化,并且使荒漠化治理和农业综合开发得到了有机结合,进入了良性循环的发展轨道。

  目前,印度已利用卫星资料编制了荒漠化发生发展系列图,基本摸清了不同土地利用体系下土壤侵蚀过程及侵袭程度;开发了一系列固定流沙的技术,如建立防风固沙林带,即沿大风风向,垂直营造多层次的由高大乔木和低矮灌木、灌丛组成的林带,建起绿色屏障,减缓风速,抵御风沙。印度西部干旱严重的拉贾斯坦邦地区在治理和固定流沙地方面的效果明显,既维持了生态平衡,又改造了大片流沙地。

  产业主导型——澳大利亚、土库曼斯坦

  澳大利亚的干旱半干旱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75%。该国对沙区实行以保护为主的管理办法,政府每年投资开展水、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建设,建立农垦区、示范区和沙漠公园,利用沙漠独特的景观吸引游客。

  土库曼斯坦国土面积的90%为沙漠和荒漠化土地,农业主要以棉花和畜牧业为主。在荒漠化防治中,该国编制了国家行动方案,不断增加农田灌溉面积,并注重退化水浇地的复垦。该国于1954年开始新建卡拉姆运河,向西部调水灌溉5250万亩的荒漠草场和1500万亩的新农垦区,并改善10500万亩草场的供水条件。目前,运河两岸成为以棉花为主的农业基地。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7年6月16日五版 责任编辑:王若嘉)

  相关新闻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