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气象新闻>要闻播报

余勇接受《瞭望》新闻周刊专访
面对极端天气 我们怎么办

来源:《瞭望》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1日13:44
分享到:

  ◇6月以来,南方地区降雨持续时间长、雨区重叠度高、点雨量大,局地暴雨洪涝灾害较为严重,出现了多年不见的流域洪水等状况

  ◇气候模式的预估结果表明,如果不控制人为温室气体的排放,到21世纪末,陆地区域高温热浪事件的发生概率将是现在的5~10倍,极端强降水事件的发生频率在全球的大部分地区也将有所增加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0年全球风险报告》指出,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是未来十年全球最大风险

  截至7月10日,连续39天——6月2日至7月10日,中央气象台连续发布暴雨预警,成为2007年开展暴雨预警业务以来历时最长的一次。

  6月以来,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华南、西南暴雨明显增多,多地发生洪涝地质灾害,造成较为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我国是遭受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气象灾害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中国气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余勇说,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强降雨、高温热浪等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发生趋势愈加明显。

  一些事实可以佐证:从国内看,1951年以来,我国平均气温和极端气温都呈显著升高的趋势,一些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呈现出强度更强、频率更密、时间更长的特点;从全球看,世界气象组织日前发布的《2019年全球气候状况声明》显示,2015年至2019年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年。

  如今,气候变化及其引发的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已成为影响国家安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以及人类健康的重要因素。

  地球怎么了?我们怎么办?

  长期以来,中国气象局在原有气象服务基础上,大力拓展基于影响的专项和公共气象服务,积极发挥气象部门在减轻极端天气灾害损失,保障国家气候安全方面的科技支撑和业务服务作用,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

  “精准预报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是气象工作的难点。”余勇说,当前,中国气象局正积极编制“十四五”气象发展规划,未来将助力提高我国应对气候变化适应能力建设,促进气象事业在国家发展、人民福祉等方面形成更高的经济、社会效益和影响。

  重点做好四方面防范工作

  《瞭望》:入汛以来,我国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频发,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余勇:在全球变暖背景下,今年入汛以来我国天气气候形势十分复杂。截至7月10日,全国平均降雨量为336.1毫米,较常年同期(313.8毫米)偏多7.1%,但降雨量时空分布极为不均。特别是6月以来,南方地区降雨持续时间长、雨区重叠度高、点雨量大,局地暴雨洪涝灾害较为严重,出现了多年不见的流域洪水等状况。

  一是雨季偏早,累计雨量大。华南前汛期偏早12天,江南、长江中下游和江淮6月1日、9日和10日先后入梅,分别偏早7天、5天和11天。入汛以来,南方暴雨频发,共出现15次大范围强降雨过程。安徽黄山(1561.8毫米)、广西永福(1548.6毫米)、广东龙门(1535.2毫米)累计降水量达1500毫米以上。

  二是雨带覆盖范围广,多雨区域多。入汛后至6月10日前,主要降雨区位于华南和江南南部,多雨中心主要在福建北部、广东中部和广西东北部等地,累计降水量在600~800毫米,局地达800毫米以上。6月11日以来,主雨带北抬至长江中下游一带,多雨中心位于湖南北部、江西北部、湖北东部、安徽南部、浙江中部等地,浙江、安徽、江西局地累计降水量超过800毫米。

  三是降雨强度大,多地雨量破纪录。入汛以来,全国出现暴雨的县(市)有1157个,占比达48%,其中338个县(市)出现日雨量100毫米以上的大暴雨,最大日降雨量为538毫米,出现在江西鄱阳县莲花山乡(7月7日08时至8日08时)。最大小时降雨量为167.8毫米,出现在广州黄埔大桥站(5月22日02时至03时)。降雨极端性强,9县(市)日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33县(市)日降雨量突破当季极值,81县(市)日降雨量突破当月极值。6月以来(6月1日~7月10日),重庆、湖北累计降水量均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一多;浙江、贵州、安徽为历史同期第二多;江苏、上海为历史同期第三多。

  四是强对流天气频发,灾害影响重。入汛以来,我国出现30次区域性强对流天气过程。北方强对流以雷暴大风或冰雹为主,6月3~11日,黑龙江、吉林等地连续出现雷暴大风或冰雹天气,黑龙江鸡西市(12级)、绥化安达市(12级)、鸡西市鸡东县(11级)3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突破当地历史极值;6月24~25日华北等地出现大范围雷暴大风或冰雹,局地短时风力达10~11级。

  《瞭望》:近期我国江南、华南、西南暴雨明显增多,成因是什么?需要重点防范哪些天气灾害?

  余勇:6月以来,南方地区强降雨持续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受西南季风影响,低空急流活跃,南方地区水汽条件充沛;加之低涡、切变线等降水天气系统活跃,导致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地区降雨过程频繁出现。

  同时,强降雨发生的具体位置、强度和影响时间,还与中小尺度对流系统活动、局地地形影响等多种复杂因素有关。

  由于降雨过程频繁,落区重叠区域多,需要重点做好以下四个方面的防范工作:

  一是江河湖泊防汛。据相关部门资料,今年以来,全国已有300多条河流发生过超警以上洪水,7月上旬,长江流域干流及多条主要支流发生编号洪水,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洞庭湖、鄱阳湖主要控制站全面超警。各地需做好江河干支流的雨情、水情监测与预报预警工作,特别是中小河流汛情防范。

  二是山洪地质灾害防范。随着降雨增强,各地已进入山洪、地质灾害高发期,特别是西南地区、西北地区东部等地地质条件脆弱,需加强防范,避免造成人员伤亡。

  三是城乡内涝防范。在汛期,局地突发性短时强降雨发生频率很高,容易造成城市、乡村内涝灾害,特别是城市内涝影响大、灾害重,应重点加强防范。

  四是强对流天气危害防范。汛期也是强对流天气高发时间段,应重点防范雷电、雷雨大风、冰雹等灾害对人身安全、农业、高空作业等带来的不利影响。

  气候变化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

  《瞭望》:近年来,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增多增强。其中背后“推手”有哪些?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带给人们的挑战?

  余勇: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的气候变化评估报告指出: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自20世纪中叶以来已观测到许多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变化,包括低温极端事件减少、极端高温事件增多、极端高海平面事件增多以及部分地区强降水事件次数的增加;预计21世纪全球部分地区的高温和暴雨事件将趋多,干旱程度将加剧,威胁各国粮食、水资源和能源安全。

  我国是世界上遭受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气象灾害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下,近年来我国应对极端灾害的能力得到明显提高,因灾死亡人数和直接经济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呈明显下降趋势。

  科学研究表明,人类活动造成的大气中主要温室气体浓度的增加是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原因,并进一步导致全球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发生频率、强度、空间范围及持续时间发生改变。全球气候变暖还会改变大尺度的大气环流形势,通过海气相互作用、陆气相互作用的变化,进而影响不同区域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发生规律。

  更多证据表明,人类活动对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变化产生了重要影响,人为影响已经增加了一些地区发生热浪的概率,对20世纪下半叶以来全球尺度的强降水增强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气候模式的预估结果还表明,如果不控制人为温室气体的排放,未来全球范围内一些极端事件的出现频率、强度和持续时间都将显著增加。到21世纪末,陆地区域高温热浪事件的发生概率将是现在的5~10倍,极端强降水事件的发生频率在全球的大部分地区也将有所增加。

  气候变化作为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唯有世界各国携手合作、共同应对。应对气候变化既是我国作为发展中大国承担的国际责任,是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内在需求,也是顺应世界发展潮流的重要战略选择。

  当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快速发展的中后期,有可能加剧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及气象灾害带来的风险。

  因此,需进一步提升我国应对极端灾害的能力,将应对极端灾害作为适应气候变化的核心内容,强化极端灾害的风险防范措施,加强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监测预警和气象灾害风险管理,开展重点区域、重点行业的气候变化影响评估,强化生态和环境气象服务,健全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社会参与的防灾减灾机制。

  提高综合防灾减灾能力

  是个系统工程

  《瞭望》:面对频发的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未来怎样进一步提升气象监测预报预警服务?在提高综合防灾减灾能力方面,气象部门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

  余勇: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往往具有突发性、局地性,强度大、破坏力大、社会影响力大等特点。

  对此,气象部门要有力落实“监测精密、预报精准、服务精细”的要求,在监测、预报、服务上下功夫,发挥好气象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作用。

  一是聚焦监测精密,进一步提升气象监测能力。在观测空白区、观测站稀疏区和人口稠密区增加地面监测站网的建设,积极共享水利等部门气象观测数据,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提升监测密度,通过雷达等遥感资料远程获取精密准确的气象监测数据。

  二是聚焦预报精准,进一步提升预测预报水平。加大科技投入、科技攻关力度,强化区域高分辨率数值天气预报模式开发应用,突破局地性天气预报精准的痛点。进一步明确四级业务分工、完善业务流程、加强值班值守,紧盯天气气候变化,及时作出滚动分析和订正预报,确保不漏过每个天气过程。

  三是聚焦服务精细,进一步提高气象灾害预警服务能力。在为各级政府防灾减灾救灾决策提供气象服务的同时,利用国家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系统直发,应急管理、水利、自然资源等其他部门信息发布系统转发,广大社会媒体传播等“三条战线”,不断提高预警信息的发布时效和覆盖面,让广大人民群众尽可能第一时间接收到气象灾害预警服务。

  提高综合防灾减灾能力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依靠全社会共同参与。

  气象部门将从三个方面提高综合防灾减灾能力。一是按照国家自然灾害普查统一部署,积极开展气象灾害的普查工作。摸清全国各地气象灾害分布特点、发生规律,提高基于影响的风险预警服务能力,同时配合当地政府做好各项应急准备工作。

  二是加强与应急管理、水利、自然资源等部门的应急联动工作。强化各部门间的基础数据共享共用以及灾害性天气期间的会商、研判、预警信息联合发布,共同应对各类自然灾害,从而提高综合防灾减灾能力。

  三是大力开展气象防灾减灾知识科普宣传。借助新媒体、新技术,拓展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科普宣传方式方法,提升全社会的防灾减灾意识和能力,最大程度减轻各类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把气候安全

  作为国家安全体系重要部分

  规划考虑

  《瞭望》:如何看待减轻极端天气灾害损失,保障国家气候安全,对于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作用和影响?

  余勇:世界气象组织曾对极端事件发表声明:2019年被确认为史上第2热年,过去1年和10年全球气候变化主要表现为冰川消融、海洋升温、极端天气增多等,预计今后极端事件的出现将更加频繁。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0年全球风险报告》指出,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是未来十年全球最大风险。中国气象局今年1月发布了“2019年国内外十大天气气候事件”,台风、龙卷、洪涝、热浪、干旱、森林大火等极端事件上榜,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当前,我国极端天气表现为:强降水频繁且强度大,高温日数多,多地出现雷雨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由此带来的极端天气灾害,可能给国家安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以及人类健康带来更加严重的威胁。

  应对气候变化,是我国可持续发展的客观需要和内在要求,事关国家安全。由气候变化引发的气候安全对国家水资源安全、生态安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经济安全等产生重大影响。

  在减轻极端天气灾害损失,保障国家气候安全方面,气象部门积极发挥支撑保障作用。比如,在国土空间开发保护、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要生态功能区建设和保护、荒漠化石漠化及水土流失综合治理、湿地保护和恢复、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加强暴雨、山洪、干旱等监测预报、灾害防御、应对气候变化和人工影响天气等工作。积极开展生态脆弱区的气候承载力评估,科学合理开发和保护气候资源,加强气候变化风险管理,对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起到了气象服务保障支撑作用。

  中国气象局始终把气候安全作为国家安全体系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规划考虑。未来将进一步加强对国家相关发展规划和重大工程建设规划的支撑保障作用。通过制定规划,加快气象科技创新发展,大力提高我国应对气候变化适应能力建设,在生态文明建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发挥更大的、积极的作用,促进气象事业在国家发展、人民福祉等方面形成更高的经济、社会效益和影响。同时,中国气象局将继续牵头做好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全球气候变化科学评估等工作,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加强对“一带一路”国家极端天气等防灾减灾气象保障服务,进一步加强国际影响力。

  (来源:《瞭望》 责任编辑:颜昕)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