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播报

国家卫星气象中心首席气象服务专家韩秀珍:7月的“发条”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3日11:16 来源:中国气象报

  中国气象报记者 卢健
  文字,可以记录一个人的故事。图片,也可以。在经韩秀珍和年轻同事之手的那组全网传播,精确刻画汛情危急之下鄱阳湖水体面积的卫星遥感图上,每一种颜色,每一个数字,都能讲出不止一个故事,那是关于坚持与热爱的故事。
  不信?那我们就来看一看。
  跑圈    
  7月,对一千个人有一千种含义。对于国家卫星气象中心遥感应用室的每一位成员来说,意味明确且统一: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时刻来了。
  在这个汛情最紧张的时期,不管白天黑夜,主雨带跳动到哪里,遥感服务就得第一时间跟到哪里。
  首席气象服务专家、正研级高工韩秀珍更不例外,还没到7月,她就把自己身上的“发条”上得比别人更紧了几分,因为今年,40多岁的她作为主管“灾情”业务团队的负责人,要首次挑战“团战”,“卡节拍”“搭队形”,带好年轻人一起向前冲。
  6月11日开始,主雨带一直在长江中下游一带徘徊。进入7月,降雨叠加效应逐渐显现,江河库湖受到严重威胁。
  “长江中下游汛情紧张,孩子们,马上关注一下鄱阳湖。”经历过18个汛期、处理过上千张遥感图,经验让韩秀珍格外敏锐。
  “一到7月,流域上空每天都有云,怎么办?”
  “马上下载高分三号和哨兵卫星数据,上SAR数据。”韩秀珍在“风云”“哨兵”和“高分”卫星数据之间迅速完成排兵布阵。
  张海真、王萌、邵佳丽、耿维成,四位年轻人各有所长,韩秀珍一一分工,下数据、作图、做报告有条不紊推进。
  雨情一天一样,水位一天一变,但大家都不想在这场赛跑中落败,于是鼠标点击得越来越快,几个人每天离开值班室的时间也自然而然拉长到深夜十一二点。在7月11日,鄱阳湖汛情最紧张的节点,“鄱阳湖水体变化监测图”及时发布。
  强降水和长江中上游来水对鄱阳湖流域洪涝灾害究竟有多大影响?这张图可以给出最直观的答案——蓝色区域是7月2日的水体面积,红色部分的是6天之内(到7月8日)增加的水体面积,面积大小,一目了然。
  跑赢第一圈,后面呢?雨带在摆动,雨情在变化,韩秀珍和团队里的年轻人紧追不舍更新的数据。鄱阳湖、洞庭湖、太湖、长江中下游、长江上游、巢湖、淮河……每一个节拍,他们都准确踏上了。
  累吗?那是肯定的。一次熬夜加班的间隙,想在躺椅上休息片刻的韩秀珍,一个不留神头朝下仰倒在地上,一瞬间,疼痛、恐惧、疲惫全部向她袭来。但片刻之后,她还是爬了起来,准备材料、准备报告,一直忙到凌晨两点。
  因为,“这是我们的价值”。
  走红
  在过去的17年来,每个7月韩秀珍都是在这样“物我两忘”的紧张和投入中度过。根据以往经验,这些技术味道浓厚的遥感产品会在每个汛期稳定“吸粉”,被更多一些人了解、喜爱。
  不过,今年这种“稳定”被打破了,更准确说,那份鄱阳湖水体监测产品一经推出,就几乎被全网传播,甚至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也用它来分析汛情:遥感图真正走红了。
  “网红”产品是怎么来的?韩秀珍说不出来,组里的90后也不行。彼时,他们在连续三周无休的挑战中咬牙坚持着,别的,没时间想。
  不过,从另外一个视角复盘韩秀珍的7月,还是能找到线索。
  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清的屏幕,放大了图片的每一个细节;越来越快的传播速度和越来越便捷的传播方式,考验着每一件产品的科学和严谨。
  怎么让高分三号和哨兵一号卫星上SAR的10米分辨率图像最大限度与事实贴合?
  韩秀珍的操作是——精细化分析。每年这个时候,江西省气象局已经很习惯接到韩秀珍和团队里年轻人的电话了。“鄱阳湖周边降水情况怎么样?”“今天水位如何?”“我们想知道哪个村庄、哪块庄稼被水淹。”来来回回的碰撞,让从百公里外卫星而来的图像得到验证和修正——不只是鄱阳湖主体,附近水域变化的“丝丝点点”都被细致复刻。
  怎么把每年水体情况放在一起,帮助决策部门了解今年汛情在气候态上的意义?
  韩秀珍和伙伴们同样有办法:把过去十年的鄱阳湖水体面积遥感产品一齐调出。2011年至2020年的长序列柱状图往那一摆,最高的那条正是2020年7月8日的4206(平方公里),气候态问题一目了然。
  这张长序列柱状图虽然看上去简简单单,却最令韩秀珍自豪——每一个竖条,代表一年的坚持。从2003年她刚来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几个人拿NOAA的卫星数据“一点一点抠”,到今天经历了中国自主风云气象卫星成功应用、技术更新、平台搭建,有简有繁,有易有难,他们没有一次退缩,数据也没有一年缺席。
  所以,鄱阳湖遥感图走红,惊喜吗?当然有。意外嘛,倒并不多。“大家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年的卫星”,套一句唯物辩证法,就是量变引起质变吧。
韩秀珍在分析遥感数据。图/闫小娟
  同频
  如果说在这个7月,有什么能比产品走红更让韩秀珍有成就感的,那么就是她与“水情组”的年轻人、与“省队”同僚一起走心的“同频”和“共振”了。
  7月11日晚上,韩秀珍手机收到一条微信,一看,是江西省生态气象中心主任王怀清发来的。“韩老师你帮我们看一下这个报告,我们用1961年以来的气象观测数据分析出,7月7-8日江西省大暴雨影响范围之广,为196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之最。”
  韩秀珍心里一动,赶紧给王怀清打去电话:“王主任,我们是不是可以合作,地面+卫星,把汛情说透!”
  两个人一拍即合。
  此时,正赶上中国气象局国省两级遥感业务体系出具规模。韩秀珍一直惦记的如何打造国、省“联名产品”,就这样有了一个最好的契机。拉群、请教、讨论,文字、图像、logo,相隔1200多公里的两队人马赶在当晚12点前把细节一一落实,当晚,报告出炉。
  “联名产品”推出后,从决策部门到媒体公众,全是点赞。就这样,一个“1+1>2”的合作模板打造了出来。在韩秀珍的手机上,“卫星中心×江西”“卫星中心×江苏”“卫星中心×湖北”“卫星中心×湖南”“卫星中心×安徽”……跟随雨带跳动,合作群不断建立,结合各地防汛需求,打造出了一份份针对性、科技性、可用性极强的遥感产品。
  “省队”的活跃与成长让韩秀珍惊喜,身边“孩子们”的努力更让她感动。张海真跟韩秀珍一样“超长待机”了三周,不光自己作图,还手把手教“省队队员”做SAR图像;王萌有一对年幼的双胞胎孩子,但仍跟大家一样加班到晚上11点……  
  “当然心疼他们。”一次,韩秀珍把王萌“赶”回家去,自己坐到电脑前,作图、做报告。“我是技术出身的,小case。”
  是啊,17年,上千张遥感图,打磨出了技术上的熟练。但40+带来的经验、敏锐、从容、共情,叠加对职业一如往昔的热爱,同样带给了韩秀珍带领团队创造新惊喜的无限可能。
  (来源:《中国气象报》2020年8月3日三版 责任编辑:张林)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