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1专题>气象现代化>气象现代化建设进程回望>为农服务两大体系>气象信息员

气象工作是年少时的梦——记山西省长子县慈林镇气象信息员张爱书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1日13:29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程玉斌

 

  我的老家在山西省长子县慈林镇,前些天,我到长子县气象局了解情况,当翻开全县气象信息员花名册时,我发现了“张爱书”三个字。我想这个张爱书应该就是我的高中同学。

 

张爱书(左)在向农民调查去冬今春以来旱情对春耕春种的影响。程玉斌 摄影

 

  时光倒回至上个世纪70年代。在我的高中旁边有一个气象哨,每到课余时间,我们班很多同学就跑到气象哨去看那位“气象大姐”记录天气,有时也会集体去参观,请“气象大姐”传授她是如何“观云识天气”的。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气象学校,张爱书则留校当了民办教师。再后来听说他被调到镇政府当秘书。从毕业至今,我们一直没有来往。我一打听,果然,张爱书仍在镇里工作,担任民政助理员,兼职气象信息员。

  长子县气象局陈局长帮我拨通了张爱书的电话,说:“有记者要采访你!”我接过电话说:“我是程玉斌,想去看你!”张爱书当时在村里,他告诉我,陈局长要接他到镇上,约我一会儿见。一个小时后,一个50多岁的庄稼汉进了院,正是张爱书。尽管我们都不敢认对方,但寒暄几句后,很快便找回了当年的熟悉感。我说,30年后咱们成了同行,他笑笑。

  乡镇干部就是不一般,没等我问,他就一口气把我想知道的全都说清楚了。他说:“在咱班同学里,因为那个气象哨想搞气象的人不在少数,你是最幸运的一个,而我是最执著的一个。”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书柜,给我看他的日记。他有记日记的习惯,开始以记事为主,天气状况只是在日记开头提一句。后来记事少了,大部分改成了记天气。笔记本大小不一,封皮各异,那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书写的天气情况,到后来越来越详细。源于对气象的热爱,前年县里招兼职气象信息员时,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去年夏天的一天,气象局预报将有暴雨,提醒百姓提防泥石流的发生。红岭庄住着三户人家,都是老年人,县里几次动员迁出来,但老人自有老人的理由,死活都不愿下山。那天,张爱书跑去通知大家转移,走到半路,雨就下来了,山路泥泞加上心里着急,他摔倒在沟里。等张爱书爬上来一瘸一拐赶到庄里时,老人们仍坚守在家里。张爱书笑说,他几乎是连呼带喊地把他们“撵”到较安全的地方。随后,泥石流竟真的下来了。

  聊着聊着,不觉到了晌午。我们俩顺着镇大街往饭馆走。一路上不断有人和张爱书打招呼,他不断点头回应。进了饭馆,他径直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没等点菜,服务员就端上来一盘猪头肉、一盘花生米、一瓶潞白酒。我想,这是他的“老三样”吧。他朝老板娘摆摆手说,今天换换,上沁州熬鱼和坛汾。他说的“坛汾”是汾酒系列中的十年陈酿。酒过半巡,话题离开“气象”,转到“民政”。他说,民政助理员接触的都是乡亲们的具体困难和实际问题,最头疼的不是上报灾情和申请救济,而是灾后自救,以及对他们改种和补种工作的指导。气象信息员能将气象与农情相结合,做这些工作就方便多了。不知不觉间,话题又回到了气象上。

  吃完饭,他建议去外边走走。原来的中学改成了小学,气象哨那个地方建了一个汽车修理厂。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到了街的尽头,来到了一片冬麦田前。已是下午三点多,初春的阳光这时候很温暖。我们坐在麦田里。一股清香袭来,那是久违的熟悉味道。突然,张爱书说,我想跟气象局商量商量,在镇里办个“全日制气象站”。我理解他所说的“全日制气象站”,指的是每日观测四次的国家基本气象站。我说,这可能性不大,但建设多要素自动气象站是可行的。

  那天夜里,镇上真的建起了一个大大的气象站,百叶箱的颜色是那么白。观测时间到了,我却还在外面,要迟测了!我急得两腿怎么也迈不开。赶到观测场,说不清是张爱书,还是那个“气象大姐”,已打开百叶箱在做着记录。这是我那天晚上做的一个梦。我想,这个梦也应该属于张爱书。

 

(责任编辑:苏玉君)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