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1专题>气象现代化>气象现代化建设进程回望>打造四个一流>一流人才

张家诚:“上下求索”的科普情怀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0年01月07日14:03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王宝军

   

  “任何科学本身其实都很简单,难的是如术语、公式等科学的外包装。”

  “科普的重要意义在于把这层包装去掉,用生动而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让社会上大多数的人都能看懂。”

  

刘晓林 摄

  

  走进张家诚的书房,首先让人感到一位老科学家的“人文情怀”。书架上摆满了他的专著和各种参考书,书房布置简单,没有任何奢华的装饰,最醒目的便是他经常写作用的、已被磨得很光亮的笔记本,和供写作间隙休息的一张单人床。如果不了解书房主人的背景,大概很多人会以为这个书房的主人是从事人文科学研究而非自然科学研究的人。

  “任何科学本身其实都很简单,难的是如术语、公式等科学的外包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现年82岁的张家诚说,科普的重要意义在于把这层包装去掉,用生动而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让社会上大多数的人都能看懂。一直以来,张家诚专心从事气象科学工作,很多人正是通过阅读他的文章,才真正弄懂了那些本来艰涩难解的专业术语。

  

  曾经也做过采编工作

  

  1948年,受革命思潮影响,当时还是清华大学气象系二年级学生的张家诚,只身跑到了东北解放区,在赤峰地区从事《群众日报》的新闻采编工作,后来还有幸随著名报人范长江负责接管《华北日报》的相关工作。这段简短的从文经历,对张家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其以后的科普文章写作埋下了伏笔。

  “那时候的年轻人,有一部分人是 ‘两耳不闻窗外事’,在学校里认真读书。但有大批人受当时革命思想的影响,去解放区参加了革命。”张家诚说,正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他毅然离开清华大学,投身了革命。

  解放后,在北京报社工作的张家诚经常遇到大学的同学,同学们都动员他回到清华继续学业。张家诚心动了,随后又在清华学习了两年多,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当时的中央气象局,从此才正式从事气象科学的研究工作。

  “在多年的工作中,包括做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领导时,我都讲求工作效率,当天要办的事情当天完成。”张家诚说,他不喜欢那种浪费时间的社会活动,也不喜欢加夜班,高效率的工作使他有时间从事科普文章的写作。  

  

  对哲学深有研究

  

  “1992年,在日本召开的以‘环境危机中的人类与自然界’为主题的研讨会,对我一生的影响很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研究方向。”张家诚说,在那次会议上,与会专家从多个角度探讨了改变自然界和人类危机的方法和途径,其中谈到了西方的亚里士多德和中国的孔子。可是那时候他对孔子并没有深入研究过,这让他感到很尴尬。

  “参加这次会议的专家中,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可却无法谈中国哲学家孔子的情况。”张家诚说,他读书的时候,孔子的学说已经不像科举时代那样被重视了,所以他并没有认真研究过。在从事气象科学研究中,也没有人会结合孔子的思想进行研究。相反,国外的气象专家恰恰注意到了孔学在构筑和谐自然环境中的巨大作用,开展了比较深入的研究。

  回到国内后,他开始着手有关中国传统思想的研究,购买了大量哲学类书籍,加以详细研究,并写了很多读书心得,陆续出版了四五本从哲学角度谈气候变化的专著。

  “哲学中蕴藏着很深厚的科学道理,古人早就意识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重要性,否则就要受到自然界的惩罚。”张家诚说,传统的中国哲学,尤其是孔子的思想可以作为人类环境的指导思想,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人类所面临的环境问题。哲学中蕴藏的好多科学比他一辈子的研究都要深刻,有时看几页书就能明白很深刻的道理。 

  

  发表大量科普文章

  

  1993年,张家诚办理了离休手续,这使他有了更多的时间从事写作。每天除了锻炼身体,就是专心写作,直到现在仍然笔耕不辍。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在内的媒体都曾向他约稿。

  “有些科学家很瞧不起科普文章,认为这是‘小儿科’的东西,登不上大雅之堂,更不愿意在这方面投入精力。”张家诚说,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要求人们有比较广泛的知识面,而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对各种科学投入大量的精力去研究,所以需要对相关科学“知其大概”,这往往是通过阅读科普文章才能做到的。

  对于眼下有些专家学者拼凑论文评职称的现象,张家诚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很多文章只是改变文字的排列组合。同一模式只要稍微变化一下,就可以写成“新”文章。这种现象很值得反思,大量机械拼凑出的论文并没有太多的应用价值,也不能提出新颖的观点,不会对实践有任何意义。

  除发表在别人眼中看来是“小儿科”的科普类文章外,张家诚也写了许多关于气候变化的专著,有些专著还被各大院校和科研院所选为教材。早在上世纪70年代,张家诚就写了国内第一本有关气候变化的专著。在离休前,以他为第一作者的学术专著就达30多本。   

  

  不断“上下求索”

  

  现在,张家诚和老伴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孩子们有时也前来探望,生活过得很惬意,心情也很好。他有一个很好的研究创作环境,不必为琐事而分心。

  “我现在写东西并没有感觉到劳累,只要不劳累就会一直写下去。”张家诚说,他的论文集《季风与水》已经交稿,这部论文集是他多年的研究成果,有50多万字。还准备再出一部《气候与科学思维》的论文集,他现在每天都投入时间进行编辑整理工作。

  在今年10月出版的新书《机遇与挑战——论科学与时俱进》的绪论中,张家诚写道,人类受实践范围的限制,已知的知识永远是未知世界微不足道的沧海一粟,往往知之其一,不知其余,付诸应用更微乎其微。

  

  (责任编辑:栾菲)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