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要闻

奉献在大漠戈壁——记拐子湖气象人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03日15:57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马高飞 马瑞芳 王建忠 毛翠辉

  今年,一位研究地下煤田自燃的德国专家来到拐子湖气象站,见到沙枣树围成的一片绿茵,绿茵下一亩余菜地,青椒、豆角、南瓜、白菜呈现出勃勃生机。这位专家怀疑自己的眼睛,他惊奇地看看拐子湖气象人黝黑的面庞和地上翡翠色的蔬菜,惊叫着、呐喊着匍匐在地上,吻着这生命的绿洲,吻着一代又一代气象人在这里创造的劳动果实,被热爱绿色、热爱生命的气象人所折服。

  内蒙古阿拉善盟拐子湖气象站建于1959年,位于巴丹吉林沙漠额济纳旗境内的戈壁深处,是国家一类艰苦站。茫茫大漠,沙海如浪,拐子湖如一叶扁舟远离所在盟580公里、所在旗210公里的地方。这里年均降水量41毫米,蒸发量却高达4523.7毫米。这里年均7级以上大风达61天,最大风速达到38米/秒。这里冬季最低气温达零下31摄氏度,夏季最高气温达44.8摄氏度。       

  就在这“沙海茫茫不见边,黄风漫漫不见天,炎热干燥少雨雪,飞禽走兽难看见”的地方,工作生活着15名气象人。4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每年长达月余,地表最高温度达到80摄氏度。风力发电用于工作,生活中烛光照明,文化娱乐极度匮乏,电扇、空调成为奢侈品,人们在凌晨两点以前无法入睡,许多职工因此中暑。拐子湖的职工长期饮用含高氟的水,致使他们患有骨质疏松、胆结石、肾结石等疾病,平均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竟然普遍患有前列腺炎。先后78人在拐子湖气象站工作、生活过,他们在极度艰苦的环境中用青春和汗水为祖国的气象事业书写着壮丽篇章。       

  拐子湖气象站在共和国的天气图上有着无法替代的位置,它承担天气上游的资料收集,为国防建设提供着重要气象信息,而且成功地为神舟5号、6号提供了发射前期的气象保障服务,得到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感谢。多年来,拐子湖气象业务错情率保持在0.0‰,报表合格率100%,各项工作居全盟乃至全区的先进行列。2005年获全国气象部门先进集体称号。有4人获得全国优秀测报员称号,10人获全区优秀测报员称号,1人成为盟劳模。       

  拐子湖原先是个苏木(乡镇),由于自然条件、气候恶劣,人们难以生存。1992年,苏木撤销,学校迁走了,邮局撤走了,班车停发了,就连唯一的小商店也关了门。方圆数百公里内常住人口不到20人,他们是气象工作者和边防派出所的官兵。       

  2003年6月份,在自动气象站建设中,一位职工的脚被毒蝎咬伤,由于无法及时外出治疗,脚肿得如同发面团,流血流脓,他依然在四十多摄氏度的高温下与大家按时完成了自动站建设任务。后来就诊时医生心疼地说:“再来得晚一点,脚都保不住了。”       

  站上一位负责人长期忍受着前列腺炎的折磨,在大家的劝导下到西安做了手术,按照医嘱需两个月检查一次,然而,工作忙,术后一直未曾做过检查。当他利用换班期间准备就诊时,为救火身上多处烧伤而耽误至今。“进入21世纪了,我们好多职工的婚姻仍然由家庭包办,而媳妇年龄都比他们大,由自由恋爱走入婚姻殿堂的凤毛麟角。有的职工婚姻在梅开二度的情况下,又亮起了红灯。”站长李福平同时告诉记者,他已三年没有同父母一起过春节了,父母双双卧病在床,代他床前尽孝的是他用微薄的工资请的两个保姆。       

  他们承受着恶劣的自然环境带来的痛苦,还要承受亲情、婚姻和教育子女的重压。一位男职工结婚第八天就返回气象站上班,为此,新婚燕尔的妻与他“冷战”数月;一位女职工怀孕期间,克服妊娠反应,直至临产还在坚持工作。由于当地没有医院,妊娠期无法进行正常检查和保健,导致胎位不正,在剖腹产过程中母女俩差一点下不了手术台。如今,李心妍这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女孩与父母在沙漠里长到了两岁,在漫过脚踝的沙地里,父母对她“我想上幼儿园”的要求无法回答。       

  拐子湖被人们称之为“沙尘暴”的发源地,每年沙尘暴天气多达30天。有一次,当地人俗称的“黑暴”如同移动的大山从天际袭来,尘浪翻滚,响声隆隆,黄沙铺天盖地,瞬间风速达到38米/秒,能见度不足1米。全站职工手挽着手,在令人窒息的飞沙走石中用身体筑起了防线,准确获取气象数据。每次沙尘暴后,淤沙将气象站院墙几乎埋没,多次将门窗封堵,清沙成为拐子湖气象职工的重要任务。据初步统计,全站职工47年来清沙超过14万立方米,等于搬走了一座沙山,按每立方米10元钱计算,仅此就为国家节约资金140多万元。       

  47年,拐子湖气象人换了一拨又一拨,留住的、不变的是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精神。

  (来源:《中国气象报》2006年9月21日一版 责任编辑:徐毅)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