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要闻

气象人壮美史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拐子湖气象工作者侧记

来源:SRC-461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04日10:48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马瑞芳

  拐子湖气象人精神已经成为时代先锋激励着世人。而拐子湖气象人的精神是一代代拐子湖气象工作者克服重重困难、艰苦创业、常年坚守、坚持不懈地奋斗而铸就的。

  记者在中宣部、中华总工会组织的各中央媒体集中采访拐子湖活动中,有幸第4次深入拐子湖气象站,见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工作在这里的老前辈。久远的记忆刻画出奋斗在那个年代的拐子湖气象人战天斗地的壮美历史画卷。

  奉献——祖国需要就出发

  建站初期,工作在拐子湖气象站,艰苦条件超出常人的想象。然而,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并没有吓退气象工作者,他们响应祖国号召,肩负起历史使命,走进艰苦工作区。

  “我为祖国守边卡,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打起背包就出发... ,王文华,这位77岁的老人在告诉记者怎样到拐子湖气象站工作时,他轻声唱起当时激励青年奔赴艰苦地区、气概昂扬的这首歌曲。 

  1938年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伊金霍洛旗的王文华,当年年仅20岁的他风华正茂,在内蒙古气象学校观测通讯班毕业后,分配到条件较好的内蒙古巴彦淖尔盟陕坝气象站从事观测工作。

  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属于中蒙边境,当时全旗人口不足3000人,境内各行各业工作人员奇缺。王文华1961年告别较好的工作生活环境、服从组织安排,到额济纳旗中心气象站工作。1964年他毅然告别新婚一个月的妻子,再次按照组织安排,孑然一人赴200公里以外、地处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温图高勒公社的拐子湖气象站,经过2天的跋涉,骑着骆驼到达站上,一干就是两年,中间只回过两次家探亲。妻子是一位邮局职工,两年的牛郎织女生活从无怨言。

  1966年,王文华因中心站需要通讯技术员而离开拐子湖。他用朴实的语言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工作需要,他不会主动离开,他一直梦魂牵绕、眷恋着拐子湖气象站、不时关注这里的变化和发展,还时常购买生活用品带给站上的职工。也正是因为在这里拼搏过的经历,让他一生都能克服各种困难而乐观的工作生活。

  创新——战胜艰难困苦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拐子湖生活工作条件极其艰苦,无路、电无、煤无、缺医少药……要在沙窝里完成4次定时观测、24次航危报观测发报任务,需要他们不屈不挠、战胜各种工困难坚守在这里。

  拐子湖气象人从初建到七十代中期,一直通过驼运解决站上仪器设施、生活必须品运输和出行问题。为此,拐子湖气象站设有驼运员。“驼运员的工作极为艰苦又十分艰险”,在拐子湖气象站工作十年的胡彦荣告诉记者。驼运员运输物质往返额济纳旗需要步行4天,他们牵着骆驼顶着夏季烈日或冬天严寒穿越在沙漠中,遇到恶劣天气,特别是在沙暴中,稍有不慎就会迷失方向,几天走不出沙漠面临的就是死亡。“平时,驼运员要到沙漠深处、茫茫戈壁中寻草、打草喂养心爱的骆驼。比较驼运员,虽然历险多次,但我的工作算是很轻松的”。在拐子湖当了30年观测员和司机的刘天宝如是说。

  站内取暖和生活用火靠枯死的梭梭木,打柴成为站内男女职工自觉行动。下班的职工进行劳动,他们扛起斧头走进沙漠深处,有时要走出2里沙路才能拾到采草,打回的柴草用肩膀担回,直到1985年,拐子湖气象站才能从600公里以外的阿拉善左旗运煤取暖,生活用火靠打柴一直延续到九十年代。

  温图高勒至今没有通电。1975年以前,夜晚照明全部是灰暗的煤油灯,值班员要在两盏灯的照明下才能完成观测、订正、编报和发报工作。尤其是摇机员,在短时间内奋力摇动莫尔斯发报机,电报发完摇机员会大汗会淋漓,期间少有松懈,发出去的报文就有可能不完整。

  当年拐子湖与外界联系靠邮局骆驼邮递员,信件一周一次靠骆驼运到额济纳旗,再从旗里发出,一封家书往往需要一个月才到家,收到回音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站内因人员少,职工一年到头只有一次回家探亲的时间。姜峰在拐子湖工作13年,最后成长为阿拉善盟气象局局长的他告诉记者,他的拐子湖生涯很少回家,记得曾经有过近3年未出拐子湖的时光,结婚生子后,儿子两岁没有见过父亲,当儿子用愣愣眼睛看着他、把他推出家门时,酸楚的眼泪盈满这位硬汉的双眼。

  听收音机是所有职工最快乐的事情,到了晚上7点左右,站内职工、家属不自觉地围拢到站里唯一的无线电收音机旁聆听新闻、了解国家大事。有时遇到广播小说,他们全神贯注、静静的从头听到尾,虽然文化生活单调,却一直没有动摇气象人的坚强意志。

  医疗条件极差成为威胁生命的又一因素。这里缺医少药,常见病也难以医治。有着11年拐子湖工作经历的杨福成老人眼里噙着泪花回忆:他们夫妻64年同进拐子湖气象站,69年那年,4岁的儿子患上肠炎,孩子高烧41度不退,当地卫生所只有护士,药品不全、也无技术,因无路无车孩子不能到200公里以外的旗医院救治,驼运又恐孩子经受不了长时间颠簸,望眼欲穿的父母眼睁睁看着孩子在病痛中抽缩、挣扎,最后离开人世。失子的巨大悲痛压在杨福成夫妻和他们亲人的心头。当杨福成父母要求他们离开拐子湖气象站时,杨福成却与父母商量,“别人都能坚守,我们为什么不能坚守呢”,这位失子的父亲又在拐子湖坚守了5年。

  一年四季吃不上青菜,是长期困绕着职工生活的一大难题。到了夏季,驼运员偶尔带回青菜,职工就像过年一样高兴。出生在祁连山脚下玉门市的胡彦荣说,能吃上一顿青菜那是太幸福的事情了”。1975年,拐子湖气象站作出决定,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十几年吃不上菜的现实。他们在茫茫沙海中寻觅,终于在30里以外找到一块有水源的沙地,开始了他们开垦沙地、改善土壤、种菜种地、饲养家畜等工作。依靠勤劳他们夏天吃上了应季菜,冬季还能吃上土豆、萝卜等越冬菜。自己动手改善生活已成为传统,它至今仍然是拐子湖气象站工作内容之一。

  精准——不懈的追求

  观测数据缺少连续性或准确性就会影响下游省区甚至全国气象预报的准确性,更会影响科学实验的顺利开展。精准的观测数据、千分之零点零的错情率永远是拐子湖气象人不懈的追求目标。

  “十年浩劫”期间,拐子湖气象站也受到一定冲击,业务质量一度出现滑坡。1974年,拐子湖气象人在克服重重困难而坚守的同时,开始狠抓业务质量,开展业务大学习、大练兵。业务规范、操作流程刻入如每个观测员头脑中、甚至倒背如流。

  姜峰告诉记者,在他连续做观测员的6年当中,观测1万多次,出现过3次错情,每次出现差错他会一头扑到在床上抱头痛哭,而后主动在全站会议上做检查。

  然而,每次采集到准确数据他们都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在沙尘暴天气里,他们打着手电筒、人拉着人去观测。沙漠气候导致拐子湖的冬天异常寒冷、夏季高温酷暑。在拐子湖工作十年的胡彦荣告诉记者,1975年至1976年,拐子湖气象站承担兰州沙漠研究所科研任务,5月上旬到8月中旬,观测员每天要骑上骆驼行进3小时,于下午2点前进入巴丹吉林沙漠深处观测沙漠最高气温,夏季酷暑到来,地面温度高达80度,骆驼走到沙地上会掉头往回跑,观测员只好牵着骆驼走进沙地,胶鞋被烫坏换上布鞋,就这样坚持直到完成实验任务。

  拐子湖气象人长期不懈的奋斗与拼搏,全站各项业务质量始终保持在内蒙古乃至全国先进行列,1978年拐子湖气象站获得全国双文明建设优秀集体奖,拐子湖气象站的代表进京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老一代拐子湖气象人不畏艰险,以满腔热情和执着追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怨无悔,尽职尽责,默默无闻地为祖国气象工作辛勤耕耘、无私奉献的精神,为后来拐子湖的气象人竖起精神丰碑,激励着后来人在这里传承、坚守和奉献。

     (责任编辑:叶海英)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