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拐子湖气象站先进事迹>记者手记

【拐子湖的故事之二】盼到旧貌换新颜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7日15:57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王晨

  当一个地方遥远、闭塞、艰苦时,这里发出的每一丝期盼的声音,似乎都更沉重,也更庄重;似乎是微弱不堪,又极具力量!

  作为国家一类艰苦气象站,拐子湖气象站曾经有诸多困难:吃水难、吃菜难、用电难、行路难、就医难、子女上学难、住房难、提高职工收入难等等。当下,这些难题,大部分已得以解决,有的正在解决中。有困难,就有期望。在日复一日的观测、预报业务中,他们心中似乎生出许多“盼”。

  盼信来。直到现在,站上仍未通网络;而在2009年之前, 站上都不通电话,所有深切的思念都写在了信里!如今的副站长王毅,当年谈了个“外面”的女朋友。当时,站内没有女职工,能谈上个女朋友,很不容易。“邮车好长时间来一趟,我每次都写厚厚的一摞信,早早站在那里,等车来取;车走了,我还得看上老半天。”要是邮车来了,女友的信没来,失落感便陡然生出。

  盼声来。“站上没通电话前,写一封信寄出去,到收到一封回信,一个来回可能要一两个月。”站上的人说,邮政所边上有个手摇的公用电话,这是唯一的电话。只要摇一次,不管通没通,就是2块钱;接通后,一分钟7毛。“信号很差,摇着摇着,100多块钱就摇没了,但还没通呢!”有时候,一个月的工资就都用在打电话上了。他们太渴望与外界互通。

  盼车来。“你在北京看到那么多车,害怕吗?”被问到这个问题时,记者心里一震。退休的老同志们说,他们在拐子湖气象站工作的时候,很少见车,偶尔进一趟额济纳旗,看到路上车多时,害怕。“六七十年代,拐子湖来一辆车,连坐月子的都跑出去看!必须围着这车转一圈,稀罕够了,才回去。”刘天宝说,这话不含糊,实情就是那样。现在站上工作的年轻人,显然不用稀奇的目光看车了。但是,他们仍然希望有车来。有车来,就有人来。

  盼人来。沙漠腹地,荒无人烟,见到外面有人来,心里一阵热切!“要是听说站上要来人,我们就高兴得不行了!提前开始打扫卫生,擦地板、抹炉灶……”罗晓蔚20年前曾是拐子湖气象站的女观测员,她说,盼人来,就是盼着能给稍一封家里的信来;或者,给带点好吃的。而更多的,是盼着能和外面来的人唠嗑,“快和我们说说,外面都发生了些啥?”

  盼交流。人是群居动物,渴望被关爱,渴望沟通。段凤莲回想着在这里工作的十几年,她柔美的声音和静静的抽泣让人心里的感动时时翻涌。“我有个影集,是1998年人家送给我的,上面写着:‘女人什么时候最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最美。她们说:‘你现在最美。在一群男人中间,就你一个女的。’但是有时候我很孤独,他们可以在一起抽烟、喝酒,门关着,我就在外面溜达……”没有人能和她谈论一下化妆、服装,“这些都是女人会的东西,我都不会。”人家劝她学着织毛衣,可是方圆200多公里,连个人都难找,何况女人?

  盼技术。用莫尔斯无线电台发报的时候,盼着啥时候不用再兰州区域气象中心中转发送气象报文;改为单边带无线电台数传之后,又盼着何时能够实现气象数据的网络传输。人工观测的同时,希望自动化观测时代尽快来到拐子湖,能自动采集数据,定时传输数据……

  盼学习。天荒,地荒,人不能荒了,职工们盼着汲取新营养。要想提高业务质量,就不是要不断加强业务学习。这是最正确的路,也是最有利力的保证。一是在站上学。现任站长巴音那木尔说:“我们制定了周详的学习计划,每周安排固定的学习日,并不定期举办业务短训班。”二是出去学。气象现代化在蓬勃发展,站内派出人员,让他们走出去,让他们去学习;他们回来后,再举办微机知识普及班、自动站知识学习班等,培训其它没去学习的同志。这一系列举措,收到了如期的效果。

  而在李福平当站长的5年时间里,站上的职工实现了两个“都”——所有的同志,都拿到了大学文凭;所有的同志,都获得了中级职称。自1980年以来,这里的测报质量一直稳定在千分之零点二,先后有十余人次获得“全国质量优秀测报员”称号,有近50人次获得“全区质量优秀测报员”称号。

  盼新貌。骑骆驼的时候,盼着有辆摩托车,后来,有了汽车。点煤油灯的时候,盼着有蜡烛,就再也不用熏黑了脸;后来,盼着能有电。而吃洋葱吃上一个冬天的时候,多么盼望有点绿色的菜;浑身脏兮兮洗不上澡的时候,多么盼望有盆清澈的水“哗哗”地浇下来;半夜两三点又热又闷睡不着的时候,多么盼望有一台城里那样的空调……

  盼站好。只有站上发展得好了,每个人才能更好;而只有每个人做得够好,站上才能更好。

  拐子湖气象人的职业操守有多高尚?自觉度有多好?奉献精神有多大?

  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每个故事说出来都让人触动。2003年,SARS病毒席卷全国,拐子湖气象站和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那时,站上还没有电话。家里人好吗?不知道,干着急!!站长下令:“党员留下,其他人回家。”但是,没有一个人离开,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走,每一个人都留在了拐子湖。

  有位职工的母亲在阿拉善盟左旗住院了,紧急安置好母亲后,这位职工紧赶慢赶,也没有赶上回拐子湖的班车。但是为了按规定的时间返站,他没犹豫,雇了一辆车,花了1000多元,按时返了回来。这件事,让当时的站领导感动不已。

  站上的人,话不多。不解释,不叫苦,不偷懒;不提要求,不去奢望,不愿负心。

  在这个极度缺水的地方,气象人心中有岸。

  有岸,就有渡口,就有船只,就能划桨于沙海之上。

  (责任编缉:叶海英)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