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拐子湖气象站先进事迹>相关报道

拐子湖气象站:默默坚守在大漠深处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5日15:04
分享到:

  拐子湖气象站始建于1959年,坐落于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戈壁深处,南临巴丹吉林沙漠,是阿拉善盟气象站中环境最差、条件最苦的一个,属国家一类艰苦台站。

  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恶劣,降水稀少,冬冷夏热,温差极大,高温、沙尘暴等灾害性天气频繁。极端最高气温44.8℃,极端最低气温-32.4℃,年平均降水量41.2毫米,年平均大风日数52.3天,年平均沙尘暴日数22.9天。尽管如此,这里有一群可爱、可敬的气象人无怨无悔地坚守在拐子湖,默默地奉献着……

  戈壁滩上的气象站

  在没去拐子湖之前,通过收集资料及自治区气象局相关人士的介绍,记者的脑海里自然浮现出这样的景象:茫茫戈壁滩上的小小气象站及一群兢兢业业坚守的气象人……

  10月中旬,记者与阿拉善盟气象局长陈杰、3位拐子湖气象站前几任站长一行人来到了距离额济纳旗220公里外的拐子湖气象站。当汽车行驶至去往拐子湖必经之处的雅干时,大家的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雅干没有住户,也没有商铺,它距离拐子湖气象站还有80公里。在这80公里的行程中,我们没有看到一户人家,也没有碰到一个人,就连一只鸟都没看到,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曾在拐子湖担任3年站长的王志刚说:“现在条件好多了,一路走来都是柏油路,两个多小时就能到,以前路没修好时,同样的路程得走上一天,甚至会更长。这样的柏油路是去年修好的!!”

  中午时分,记者向往的拐子湖气象站终于到了。走进气象站院里,6位统一着装、皮肤黝黑的工作人员早已等候在这里,他们让记者感受到了一股气象人特有的精气神儿,也让记者感受到他们常年经历着风吹日晒……

  小二楼、风力发电、太阳能板、温室大棚、液晶电脑、热水器……如果不了解拐子湖气象站的过去,光从现状看是不会知道过去这里的条件有多么艰苦……

  巴音那木尔:这里就是家

  巴音那木尔是拐子湖气象站现任站长,忠厚老实的他把站里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
巴音那木尔是1996年部队转业被安置到了这里,他刚来时也被这里的条件和环境吓了一跳。“由于外出困难,当地又没有理发师,当时站里人的头发都长得很长,有的甚至扎起了辫子。”巴音那木尔说。

  由于交通不便,巴音那木尔到拐子湖的第10个年头才第一次回家探亲。“现在条件好了,路通了,还能喝上放心水,也能看上电视了……这样的好条件也是从去年才开始改善的。”对于现状,巴音那木尔很满足。

  2009年7月,拐子湖开始改建,当时站里所有的人都高兴极了,他们除了处理日常工作外,还帮着建筑工人一起干活儿,为的就是能早日搬进新房。夏天的拐子湖酷热难耐,沙子的温度能达到80℃,屋里根本睡不着,大家都睡在外面,每天凌晨2点左右才能睡觉。第一批工人忍受不了走了,大家又找一批。“新房子盖好后,我们每天都要进去转好几圈。”巴音那木尔说。2010年10月1日,他们住进了新房,工作环境和住宿条件彻底改变了,他们还盖了温室大棚、猪圈和兔窝,能吃上自己种的新鲜蔬菜和新鲜的肉食。“我们养的兔子和猪也不完全是为了吃肉而养的,也是为了丰富业余生活,尽可能多一些生活气息。其实,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大家都是我的家人。我一定会当好这个家长,把以后的工作做好。”巴音那木尔说。

  两代人默默坚守

  拐子湖气象站现在的条件好了,汽车也有3辆了,原来的北京212吉普车换成了如今的2020吉普车。说到车,就不能不提已经退休的司机刘天保,因为他人生最美好的30年都献给了拐子湖。

  1970年,20岁的刘天保来到拐子湖气象站,刚开始他在站里摇马达,1年后他开始开车,直到退休。30年来,他没开过一天好车,也没走过一天好路。曾经他的一个好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当时气象站的职工和附近的牧民听说他要走,都非常舍不得,不少人都落泪了。因为只要他在,大家就有安全感。刘天保告诉记者:“他们就跟我的亲人一样,他们舍不得我,我也同样舍不得他们,最终我还是没走!!”

  当司机的30年里,两次生死考验让刘天保终身难忘。

  1980年1月,刘天保拉着站里的职工和牧民4个人到额济纳旗。上午10点多,汽车半轴突然断裂,此时到雅干还有39公里,他们一直等到下午2点也不见一个人影,于是他就带领4人顶着大风和零下20多℃的严寒向雅干走。到了半夜时分,大家都已筋疲力尽,不想再走了,这时刘天保就对他们连踢带打,逼着他们走,因为只有走才有生的希望。就这样走到黎明时,距离雅干只有100米时,他们腿肿得已经迈不开步了,只能一点点往前挪,直至有人发现他们……

  另一次是在1995年7月末,车再一次坏在了路上。当时戈壁滩上气温高达40多℃,车上的5个人只好钻在汽车下面等着。因为在极其干燥、酷热的戈壁滩上,人走出10公里就会脱水而亡。等了两天两夜后,车上的备用干粮早已吃完,汽车水箱里的水也喝干了。“这时,车上的一位女同志绝望地哭了,她觉得没希望了。第三天下午,我们终于等来一辆邮政车,当时我们已经快昏迷了……”刘天宝回忆。

  刘天宝的两个儿子都出生在拐子湖,而且也都曾在拐子湖气象站工作过,后来先后被调到额济纳旗气象局工作。“小时候,由于父亲不能经常陪在我们身边,我和哥哥对父亲执意在拐子湖气象站工作感到非常不解。可是,等我们长大从事气象工作后,才真正理解了父亲的用心。”刘太国这样对记者说。

  为国防事业做出贡献

  拐子湖气象站是全国2600多个气象台站中44个一类艰苦台站之一,也是我区气象台站中环境最差、条件最艰苦的气象站。那为什么还要在这样的地方设立气象站?对此,阿拉善盟气象局局长陈杰这样回答:首先拐子湖气象站是国家基本气象站,它又临近巴丹吉林沙漠,是全国沙漠气象站之一(全国仅有2个),如果撤掉,这一块沙漠气象监测将是空白;其次阿拉善盟处于天气气象站上游,这里是下游天气气候指标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承担着为“神州”系列飞船发射等国防事业采集气象数据的光荣任务,还担负着国家气象信息交换任务。

  据了解,今年9月8日,拐子湖气象站获得“全国工人先锋号”,中华全国总工会为此授匾。

  姜峰:割舍不掉的情

  太阳炙烤着荒凉的大漠戈壁,沙粒似乎要发出爆裂的声响,在这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砾石之上,无声无息地生长着一片灿烂的胡杨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金黄色光芒。与胡杨林一同默默坚守在荒漠上的,就是拐子湖气象站里一群气象人。

  1976年10月的一天,毕业于兰州气象学校的姜峰坐着一辆拉菜车去往拐子湖气象站,620公里的路程颠簸了2天才到达。“刚开始还很向往拐子湖气象站,和一路同去的3个人有说有笑的,后来随着环境的改变,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了,其中一个男孩还哭了……”姜峰说。

  到了拐子湖气象站后,站长稍作介绍后姜峰就融入集体,开始工作。

  姜峰回忆,当时站里共有18人,虽说人多,可站里的活儿也多。吃水得牵着毛驴到7公里外的地方去拉,照明用的是煤油灯,取暖烧的是梭梭木,因为梭梭木有毒,所以即使是冬天也得经常开窗户。在拐子湖吃菜也是特别难的一件事。到旗里交通不方便,拉少了吃不了几顿,拉多了又没法保鲜。那时候站里如果来客人,也没有新鲜蔬菜,各种罐头就是上档次的招待饭了。为了能让站里的同事吃上新鲜蔬菜,姜峰在距离气象站25公里地方开了2亩地,每年4~10月他一个人守着这2亩菜地。“一个人干活苦点儿,累点儿不怕,最怕的是孤独寂寞,所以白天使劲地干活,到了晚上拿块毡子躺在地上数星星。最难熬的就是上夜班,真是寂寞难耐。”姜峰长叹了一口气。当时站里也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干完活吃完晚饭后,大家唯一的消遣就是坐到一起抽烟、聊天。另外,当时的气象监测设备也很落后,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一直是人工发报,之后才是自动发报。尽管生活环境非常差,自然环境非常恶劣,可姜峰从来没有因此而退缩过。他一心扑在气象事业上,就连家都没时间也没条件回,一般两三年才回去一次。“由于交通不便,我儿子出生1个月后我才收到信,孩子1岁8个月大的时候我才见了第一面。记得那会儿,我回到家,孩子哭着喊着不让我上床,当时真是心酸……”姜峰说。

  姜峰1985年担任拐子湖气象站站长,同年把妻子和孩子接到额济纳旗。当时儿子已经5岁了,可是不会数数,他教了4天才让孩子学会从一数到五,因为没有条件,孩子没上过幼儿园和学前班。对此,好多亲戚朋友劝他换工作,可是他始终坚持着。“当时我的一个同学在人事局当局长,他要给我调工作,我当时就回绝了。总觉得割舍不下拐子湖,拐子湖就像我的家一样,提起任何一件东西,说起任何一个角落我都知道。拐子湖的人有团队精神、奉献精神,虽然苦,但是大家都过得很充实。”姜峰对记者说,虽然已经离开拐子湖20多年了,可他心里一直念着拐子湖,经常能梦到在这里值班、发报的情景,经常为发不出去报而急醒……

  1985年姜峰获得全国边陲儿女银质奖;1986年被评为全区劳动模范,是拐子湖气象站获得最高荣誉的人。目前他仍在阿拉善盟气象局工作,仍然为气象事业无私奉献着……

  李福平:心里始终装着拐子湖

  “在拐子湖工作是我一生中的积淀,使我终生受益。那里的人吃苦耐劳、心胸开阔、以诚相待,虽然环境艰苦,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让人很暖心。”李福平对记者说。

  2002年,在阿右旗气象局担任工程师一职的李福平被调到拐子湖气象站担任站长。他记得很清楚,从阿左旗到拐子湖走了整整8天。当时正值3月份,也是拐子湖刮沙尘暴的季节,刚上任的李福平带着站里的其他人清理了两个月沙子。“当时站里没有电话,跟家里人3个月没联系,家人着急了来站里找我,结果被站里的艰苦条件震住了。其实艰苦的条件和恶劣的环境都算不了什么,最让我害怕是寂寞,缺乏文化生活,最让我心酸的是站里的小伙子们找不上媳妇,姑娘们只要一听是在拐子湖工作都不找。尽管如此,可他们从来都没有怨言,心甘情愿地在拐子湖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李福平说。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2002年李福平向阿拉善盟气象站申请资金买了拐子湖气象站的第一套热水器。“当时他们都高兴地都跳起来了,40多年了,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热水器!!”尽管过去很多年,回想起来,李福平依然很兴奋。

  拐子湖原来是个苏木(乡镇),由于自然条件恶劣,交通不便,高温严寒,人口少,根本不利于人类生存。1992年,这里的学校迁走了,邮局撤走了,班车停发了,就连唯一的小商店也关门了。留下的只有拐子湖的气象人和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他们的生活所需都得到220公里以外的额济纳旗采购。其中一次外出采购让李福平至今都心有余悸:2004年春节前夕,他和那木尔出去采购年货,走到距离拐子湖80公里处车坏了,差点儿冻死,走了好远才找到一户牧民家,在那里过了一晚,第二天天一亮就去修车……

  2003年非典时期,拐子湖也被封闭了3个月,观测员们得不到亲人的音讯,担心家人安危那种恐慌情绪重重地压在每个人心头。当时,作为站长的李福平只好转移大家的注意力,鼓励大伙克服困难,继续建设自动站。在这过程中,李福平不慎被当地人称为“八叉”的毒虫咬伤,由于无法及时外出治伤,伤口化脓又出血,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尽管如此,他还是和大家一起顶着40多℃的高温扫石子、拉沙子,最终硬是按时完成了自动站的建设。两个月后,李福平去医院看脚时,医生说再晚来一点儿,脚就保不住了……

  尽管他吃了很多苦,可在拐子湖的点点滴滴都成为他永久的回忆。李福平说:“虽然离开拐子湖已经3年多了,但心里一直装着拐子湖,每年都要来一次,总觉得来看看心里就踏实。”

  记者手记

  拐子湖气象站的几代人舍弃家业、告别妻儿,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不为别的,在他们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要做好国家气象观测业务,特别是航天事业的气象保障工作,拐子湖的气象观测必须要做,而且必须做好。”
在采访中,记者深切感受到,艰苦的生活条件、恶劣的自然环境他们从不畏惧,唯一害怕的就是寂寞。记者一行人的到来,他们显得格外高兴。他们说,平时就盼着外面来人,只要有人来站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看着他们那种高兴劲儿,记者心里有些酸酸的……

  “无怨无悔、默默奉献”是拐子湖气象人最真实的写照,就像那片长在戈壁上的胡杨林,立千年而不朽!!在此,向这些可爱、可敬的气象人致敬!!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郝佳丽 责任编辑:叶海英)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