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艰苦台站

泰山之巅有一群为老天"把脉"的人

来源:SRC-836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7日15:12
分享到:

        无论烈日炎炎、骄阳似火,还是狂风骤雨、冰天雪地,总有一群人在泰山之巅观云沐雨,为老天把脉。2011年12月10日,记者在位于泰山日观峰的泰山气象站零距离接触气象观测,探访这群为老天“把脉”的气象人。

        观测员

        要识别29种云

        在泰山气象站大气检测站值班,急促的音乐声频繁响,电脑桌面不时弹出“查看酸雨文件传输了没有”、“查看报文发省局了没有”等提示框。而观测员们则忙里忙外,不得停歇。

        “我们是自动监测设备和人工监测两套系统同时运行,以防数据误差大或者自动检测设备发生损害。”泰山气象站站长王德众说。

        观测天气可不是个简单的活儿,对技术的要求特别高。单单观察云,就不是报告天上有没有云那么简单,也不是只报白云、乌云就行了。

        王德众解释道,“云分很多种,按云形特征、结构特点和云底高度分29种。有的云形状像小馒,有的像花椰菜,预示的天气状况是不一样的。出现鬃积雨云,要打雷;出现蔽光高积云,易下雪;出现蔽光层积云,可能有大雾。我们把观测到的资料传到气象局,预报员根据卫星云图、雷达图和观测资料等综合分析,作出天气预报。”

        天上下刀子

        也不能耽误播报

        在泰山上,游客眼中的云雾缭绕、雪山雾凇等美景,却造成了气象观测人员身体上的伤痛。“山上一年平均温度只有5.6℃,大雾天176天,大风天161.7天。山上潮湿,风一大,裤子、头发都是湿的,站里的人一般都有关节炎。”王德众说。

        夏天潮、冬天冷,观测人员必须克服。由于冬天温度低,用手一握测风塔的扶手,不但冰凉彻,而且粘手。王德众有窍门,用手抓不住,就用胳膊抱住。

        而气象播报必须准时,就是天上打雷、下刀子也不能耽误。泰山夏季雷暴十分强烈,泰山站又处在泰山最高,虽然有避雷,但仍不可避免地遭雷击。直到现在,每年观测仪器、计算机都要遭到不同程度的损毁。

        王德众曾有过这样的遭遇。1990年盛夏的一天,一个响雷在值班室内爆炸,将EN型测风仪器击毁。王德众用最快的速度换下被击坏的测风仪器,冒着被雷击的危险冲向室外的观测场,读取了各种气象数据。当他回到值班室拿起电话准备发报时,又一个响雷,强大的感应电流使他浑身酥麻,电话被震出好远。

        “地上铺着木地板,地板上还盖着黑色的绝缘垫,但都不管用。我戴上电工用的绝缘手套,把话筒离开耳,才将航空报发了出去。”王德众说。

        无心观赏

        月全食美景

        由于24小时连轴转,气象站的工作实行三班倒。去年12月10日晚上有月全食,当晚,是观测员臧海光值,他是去年4月从滨州惠民气象局到泰山气象站支援的。

        20时,不远处的玉皇顶上聚集了很多等待看月全食的游客。游客们兴奋地在山顶高声喊,臧海光却迎来了最忙碌的时刻。20时是气象学上一天的结束,要做一天的观测情况总结。

        臧海光先跑到屋外打开百叶箱,照着手电筒记录湿度;又把蒸发皿抱回屋内,称当天的蒸发量;然后到气压室读气压数;最后开始进行全天数据维护,包括云、风、温度、湿度、露点温度、日照时数等相关数据。

        “今天风小了,14米/秒,前几天28米/秒,屋里跟吹哨子似的。我出去看雾凇,被风吹下来了。测风塔被冻住了,王站长在大风里一天爬上去三次。”臧海光说。

        臧海光在电脑和记录簿上埋头苦干,天空的圆月正在屋外悄悄发生变化,他顾不上看这十年一遇的美景。因为10日是上旬的最后一天,他还要做旬报。

        凌晨一点,臧海光打着哈欠结束了他的工作,观测员邵士河披着军大衣来接班了。“很多飞机从这条航线经过,一个小时报一次,航空报必须做好。”邵士河说。

        气象站的人

        最怕生病

        泰山气象站是国家二类艰苦台,从上班开始,“艰苦”两个字就显露无遗。记者上山的时候,王德众、臧海光等人已经在泰山顶上呆了9天。

        这次换班,正好赶上索道检修,王德众从中天门爬了2个多小时才上山。“现在条件不错了,有索道。一年也就爬个两三次全程。”

        臧海光上班的经历更传奇,中午还是在厕所里吃的饭。“来换班时,正好赶上大雪封山,只好从后山爬上来,雪都灌到鞋里了。我又冷又饿又累,爬到半山腰就没劲了。看到一个厕所,让看厕所的人给下了碗面条,在厕所里吃了面才爬上山顶。”

        在这样的交通条件,王德众最大的担忧是站里有人生急病。“2008年,有位同事半夜患上急性阑尾,当时-8℃左,整个泰山笼罩在浓雾中。全站分头行动,分别向南天门派出所、泰山索道站、泰山消防九中队请求救助。我们和消防官兵抬着担架往山下送病,风大、温度低、雾浓、路滑,抬担架的战士腿累抽筋了,随行的人员快速补上。我们把病人送上救护车,自己也虚脱了。”

(来源:齐鲁晚报  责任编辑:连涛)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