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艰苦台站

艰苦并幸福着的那曲气象人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7日15:23
分享到:

  他们是一群被称为“摸着天的人”――扎根海拔四五千米的千里羌塘、俯仰高耸入云的唐古拉山,日日感知阴晴冷暖、时时记录风踪雨迹。

  他们更是一群常常“被遗忘的士兵”――虽然他们的职责关系国计民生、虽然他们的服务无所不在,但身处偏僻荒凉之地、受制于艰深枯燥的工作业务,他们并不为人所识。

  ……

  他们,就是坚守在藏北高原的气象人――西藏那曲地区气象局123名干部职工。

  “高原地区条件再苦、困难再多,都不能成为影响工作的理由”

  拉巴顿珠指着不远处的太阳能电池组件说:“安多气象站的设备现在先进多了,但燃料和电还是缺得紧。”阳光下,这位黝黑壮实的藏族汉子有些无奈。

  安多,藏语意为“末尾或下部”;但安多县气象站却是世界上最高的有人值守气象站,海拔4802米。

  因为地处西部,安多气象站自然成为我国天气气候系统上游,对预测下游地区的天气气候变化极有价值。

  因为海拔高,这里向来被视为“生命禁区”: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60%、每年冰冻期长达9个月,最低气温零下40摄氏度,常年大风无歇……用当地话说,是“风刮石头跑,满山不长草,一步三喘气,四季穿皮袄”。

  “再苦也得坚守,谁让我们是搞气象的。”拉巴顿珠语气平静而坚定。他告诉记者,自打1965年建站,30多年来,这里换了一茬又一茬人,但气象站始终如“铁打的营盘”,屹立在唐古拉山南麓。如今,拉巴顿珠已是安多气象站的第十任站长。

  安多气象站,是那曲地区气象局下辖的6个一类艰苦气象台站的缩影。

  地处藏北高原的那曲地区,俗称羌塘,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总面积43万平方公里,占西藏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是西藏最大的天然牧场,畜牧业占到地区国民生产总值的80%以上。

  但同时,地域广阔、地势高亢、地形复杂,气候类型众多,也注定了这里是自然灾害的高发区――暴风雪、干旱、洪涝、冰雹和泥石流等频繁发生。加上藏北牧区仍然传承着“靠天养畜、逐水草而居”的生产方式,天气气候变化更是直接影响着畜牧业收成。

  “在那曲,提供准确的气象预报和可靠的气象信息,有着特殊的重要性。”那曲地区气象局局长格桑洛珠坦率地说,高原地区条件艰苦,有很多常人难以相像的困难,但所有这一切都不能成为影响工作的理由。

  基于此,格桑洛珠自2002年走马上任以来,从修订完善规章制度入手,逐步建立健全了干部职工考核激励机制,并确定了“站在世界最高处,争创工作第一流”的藏北气象人精神……所有这些,都进一步强化了全局123位干部职工“为藏北气象鞠躬尽瘁”的职业意识和敬业精神。

  那是2008年10月26日,一场特大降雪把整个藏北变成一个大冰窖,地广人稀的那曲地区没有死一个人,因为天气预报及时且准确到位,人们早早做了充分准备。

  然而,只有了解情况的人才知道,在短短不足百字的天气预报背后,凝结了气象人怎样的付出和心血:大雪带来气温骤降,计算机和电台不时“死机”,大家就把冰冷的机器放在胸口焐热了再启动;由于室内室外温差过大,职工们不是得了感冒,就是关节炎、胃病、肺炎等老毛病复发,但没有一个人离开岗位……

  “这是气象人的职责所在,大家都有这样一种信念和精神支撑着。”采访中,记者听到最多的是这句话,朴素却坚如磐石!

  “我们每个人都欠着一份情债,而且这笔债永远也还不上”

  拉巴顿珠有一个“雅号”――亮点站长。今年刚40出头的他,脑门已经秃了。“安多历任站长都是光头。”拉巴顿珠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脑门说,氧气稀薄,冰冻期长,加上水质太差,想不得高原病根本不可能。

  安多气象站现有职工8人,每人都患有脱发、掉牙、心肺功能不良等多种高原病。

  “选择了藏北,就意味着要牺牲身体健康。”格桑洛珠说,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一点,但工作所需、职责所在,没有一个人因此而退缩。

  目前,那曲地区气象局123名在职职工中,绝大部分职工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风湿性关节炎112人,脑供血不足78人,胃病75人,高血压73人,高血压引发的肾脏损伤6人,胆囊炎55人,心脏病40人,非正常脱发掉牙37人,高血脂34人,失眠症26人……

  “但更苦的还是大家的心。”拉巴顿珠说。

  气象观测站选址严格,要求观测场四周无阻碍、空气畅流,因此,气象台站都选在偏僻开阔之处。安多气象站就建在县城旁边的一个山坡上。作为县级观测站,气象站每个小时都要紧张运转,遇到恶劣天气,还要发10分钟加密气象观测报。

  “有时连吃饭都顾不上,更不要说去县城娱乐了。”30岁了还没找到对象的边巴次仁说,平常最盼望的就是有人到站里来,因为实在太寂寞了。他告诉我,得知记者一行要来,大家早早去县城买了水果、煮好酥油茶,跟过节似的。

  “站里大多数职工都是单身汉,即便成了家,也是聚少离多。”说起远在吉林的家人,副站长黄恩和有些感伤。他2005年结婚,这些年来跟妻子团聚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一年,去年4月妻子临产,待他一路辗转赶到家时,孩子已经出生4天了。

  “我们每个人都欠着一份情债,欠父母的、欠爱人的、欠孩子的,而且这笔债永远也还不上。”

  按照政策,在高原地区工作的人,根据家的远近,每年有45天至70天不等的休假。考虑到气候条件和中国人过年的传统,大多数职工都选在冬季休假,因此,春节前后各气象台值班人员最紧缺。

  每当这个时候,格桑洛珠就带头留守。“我这样做,才能让坚持在岗位上的干部职工心里更踏实。”就这样,格桑洛珠一次又一次放弃了正常休假。迄今,他已整整10年没有见到年迈体弱的老母亲了。

  “每每想到母亲的养育之恩,心中的愧疚比峡谷还深。但忠孝难以两全,只有默默恳请母亲理解自己了。”说这话时,这位豪爽热情的康巴汉子嗓音有些发哽。

  “气象人创造的精神财富,不是简单地用经济指标或金钱可以衡量的”

  作为科技型、基础性公益事业,气象工作科技含量高,对从业人员的专业知识技能和综合素质要求也高;同时,其公益性行业的性质,又决定了气象工作必须紧跟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适应人民群众的要求。

  “气象部门是一个清水衙门,气象工作更是一个远离人群的闭塞行业,要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得到社会公众的承认,靠的是一流的服务。”格桑洛珠说。

  于是,“决策服务让领导满意、公众服务让群众满意、专业服务让用户满意”,成了那曲气象服务工作的既定目标。

  近十几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加剧,那曲地区气候及天气状况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异常,干旱、洪涝、冰雹、泥石流和暴风雪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

  针对这一实际,他们以科技创新为抓手,着力提高预测、预报水平和防灾减灾水平,积极拓展人工增雨(雪)、雷电检测等业务。同时,充分利用现代化通信和传媒手段,大力提高气象服务信息传播的时效性、主动性和覆盖率。

  风雨关情,忧患天下。如今,那曲气象局给社会公众提供的天气预报产品种类繁多,诸如人体舒适度、大气含氧量、牧草返青、花期等预报,都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

  “准确及时的气象服务,为政府科学决策,特别是组织开展好防灾减灾工作提供了依据。”那曲地区行署副专员才仁桑珠列举了这样一组数据:今年全国极端天气频繁,那曲4月份遭遇强降雨,6月又逢干旱,但仔畜成活率达91.27%,比去年同期提高了8个百分点;成畜死亡率仅0.73%,比去年同期下降3个百分点。“这关键在于天气预报准确及时。”

  不过,在才仁桑珠看来,气象人对那曲的贡献,还体现在精神层面,“他们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职业道德和奉献精神,是非常宝贵的社会财富,这不是简单地用经济指标或金钱可以衡量的。”

  也正是深深地被那曲气象人的精神所感动、所吸引,杨军奇在援藏4个月后,毅然决然从甘肃酒泉调到了那曲。对这一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举动,已扎根那曲6年的他这样解释:精神力量可以让一个人的内心变得强大,那曲条件的确艰苦,但我很快乐!

  行文至此,记者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那张各气象台站都张贴着的宣传画:一棵破土而出的嫩芽,正努力舒展着两片绿叶。画面下边,附着这样一段话――“幸福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态。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不幸来自于我们的心态。夏天我们痛恨炎热,忘记了去倾听知了在绿丛中鸣叫的美丽;冬天我们畏惧寒冷,忘记了去体会白雪覆盖下大地的平静生活。换了心态就换了人间。”

  哦,艰苦并幸福着的那曲气象人!

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连涛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