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3专题>气象人精神>艰苦台站

戈壁深处的气象人:无人喝彩的“寂寞舞者”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7日15:30
分享到: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戈壁深处,有一座仅有6名工作人员的气象小站--拐子湖气象站。

  那里地处戈壁腹地,沙尘暴频发,夏季干燥炎热,冬季寒风刺骨,方圆200平方公里几乎见不到人烟。拐子湖气象站的工作人员们,如同身处一座无人喝彩的舞台,用年复一年的坚守,表演着同样精彩的事业人生。

         小站不“小”

        记者驱车两个半小时,从额济纳旗旗政府所在地来到拐子湖气象站。一路所见除了黑色就是黄色,黑的是戈壁,黄的是沙漠。

  初识拐子湖气象站,茫茫戈壁滩上,一座二层小楼,一个不大的院子,6名有正式编制的气象工作者,外加1名做饭的大师傅。称其为“小站”恰如其分。气象站的副站长王毅却一脸严肃地拒绝了“小站”的说法。“拐子湖气象站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在中国天气图上不可替代的作用。”

  王毅一边指着地图,一边认真地为记者解释着。首先,作为全国仅有的两个深入沙漠的气象站之一,拐子湖气象站对沙漠局地气候的研究和数据积累有重要作用;其次,这是监测西伯利亚气流的上游站、指标站,为下游地域的天气预报分析提供指标;第三,“风起额济纳,有风就起沙”,拐子湖气象站为沙尘暴监测提供第一手的准确资料,也为下游城市提供沙尘暴预警服务;第四,为航天事业提供气象服务。“你说,我们拐子湖气象站怎么算是‘小站’?”

 

        苦站不“苦”

      

  提起拐子湖气象站,从前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就是“苦”和“难”。站长那木尔给记者总结了曾经的“八大难”:吃水难、吃菜难、用电难、行路难、就医难、沟通难、找对象难、子女上学难。

  “现在,‘八大难’已基本解决了。”那木尔带着记者参观2010年11月刚刚盖好的2层小楼。“看!我们的员工宿舍都是公寓式的,有独立的卫生间,24小时热水可以洗澡,有空调,有电视,新修的公路通到气象站门口,新盖的蔬菜大棚也能满足大部分的吃菜问题……”

  置身于工作人员的宿舍里,如果没有窗外一望无际的沙漠,记者很难相信自己正身处全国44个一类艰苦台站之一的拐子湖气象站。

  舒适的生活条件让驻站人员很满足。1985年就开始来站上当厨师的李清告诉记者:“如今的日子真是好呢,住得舒坦,做饭用柴油灶,又快又轻松,不像以前烧火要捡梭梭柴,做一顿饭忙一上午。知足啦!”

   

        不变的寂寞

        “虽然有了小楼、空调、公路,但是平均每年发生沙尘暴的天气是30天,年均降水量只有41毫米,今年夏季的最高温度是44.6℃,冬季最低温度是-32.4℃。我们的工作人员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一年能见到家人的日子不超过20天。”给出这串数据后,王毅沉默了,站上的工作人员也安静下来。

  还是观测员许延强打破了沉默,张罗着带记者去移动沙丘观测点看看,并说晚上要准备篝火晚会。

  在去移动沙丘观测点的路上,记者跟这个皮肤被晒得黝黑的汉子攀谈起来。许延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今天高兴啊,你们来了就高兴。每天见到的就是站上这几个人,能说的话都说遍了。就盼着外面来人,给你们说啥都行,说几遍都行。”

  许延强告诉记者,这里曾是乡政府所在地的一个村庄,1992年乡政府搬走了,学校搬走了,邮局也搬走了,唯一的小商店也没人了。

  说起现在的工作环境与待遇,许延强心满意足。“去年新盖了小楼,生活条件一下子上了大台阶;另外,去年工资涨了,我现在每月能拿到7000多块,这在额济纳旗就算高收入了。”

  但是,44岁的许延强心里也有另外的打算。“我活了半辈子,一直都在阿拉善,哪儿也没去过。就想着有时间,能去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见见世面。”

  记者问许延强,他所说的“有时间”是什么时候?他平静地说:“现在不行,等到退休吧。我60岁退休,还要再过16年。”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连涛)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