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6专题>两会>头条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
优化服务机制 重视权益保护 完善评价体系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5日14:36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段昊书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成为众多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政府工作报告61次提到了“创新”,而且明确提到2020年科研成果对经济的贡献率达到60%以上,这一目标如何实现值得关注。而“阿尔法狗”机器人完胜代表围棋大师李世乭,也成为代表、委员热议之事,科技部部长万钢在记者会上更据此事表示,希望我国在超级计算机及人工智能方面也取得更多成果。

  那么,由科技创新引领的发展之路当如何越走越顺?怎样的科技成果转化评价体系能获得更多科研工作者认可?

  完善服务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的机制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到2020年,力争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战略前沿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5%,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迈进创新型国家和人才强国行列。”

  不少代表、委员认为,要想从质量和效率上加强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工作,形成并完善专门服务于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的机制非常关键,要通过多种手段,帮助科研人员成为创业、创新的重要参与者。

  “应搭建不同层次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促进专业化对接平台建设。改革国家科技成果登记管理制度,建立科技成果定期发布机制。”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王永庆表示,“此外,要加快培育技术经纪市场,建设一支懂专业、懂管理、懂市场的技术经纪人队伍。”

  “需要建立技术产业化的平台、科学家与企业家交流合作的平台。”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陈章良说,目前科研人员进行创业的氛围还不够活跃,国家应该进一步放宽政策,进行必要的引导与鼓励,“如果科技人员的科研成果进入到产业化的话,这个成果可以占有股权。”

  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陈瑞爱赞同科研成果可以转化为合作企业中的股份,以此形成长期性、可持续的创新机制。她认为,可以鼓励科研人员到研究机构的合作企业兼职,破除体制障碍,排除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而华南农大正是全国首家持股与民营企业进行科技创新合作的高校。

  而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明确提出:“实施支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政策措施,完善股权期权税收优惠政策和分红奖励办法,鼓励科研人员创业创新。”

  捍卫知识产权才能保护创新积极性

  谈及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工作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不可回避的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说,培育科研人员参与“两创”的土壤,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专利的保护。“简单来说,就是确保专利不能马上被‘山寨’。如果一个人弄了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专利,被某个企业买走后,却马上被其他企业随意复制。这对于专利发明人、购买专利的企业的权益都是严重侵害。特别是会打击科研人员的创新积极性。”

  许多代表、委员认为,知识产权纠纷对于参与“两创”的科研工作者伤害更大。“相较于企业,科研人员参与维权所付出的成本更高。”高吉喜说。            

  对此,王永庆表示,应该从法律层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他认为,应扩大知识产权法院和巡回法庭的设立,整合知识产权司法资源,突破地方保护主义壁垒;探索建立“技术调查官”制度,为知识产权案件审理提供专业支持;颁布相关指导案例和司法解释,统一知识产权审判标准;提高判决执行率。

  不少科技型企业的“掌舵人”也感同身受。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就提出,应适当提高侵权法定赔偿上限。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表示:“要支持科技成果创新转化,就应营造一种更好的创新环境。”

  记者留意到,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最高法工作报告中表示,最高法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2015年,各级法院审结一审知识产权案件12万件,鼓励和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评价体系要为基础科学研究留“位置”

  同时,也有代表、委员关注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的评价体系,特别呼吁,不应该忽略基础科学研究的贡献。

  “评级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不能只看成果转化的时间或直接受益。以电磁波为例:在其最初发现后的百余年间,人们没能实际利用它;如今,电视、手机都离不开它。如果一项科研成果有望在几代人努力下造福后人,难道我们不应该给最初的研究工作以公正的评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新民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忠和表示:“科学和技术是有区别的。技术层面的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是显而易见的,且见效快。而科学是技术创新的原动力。如果忽略科学只注重技术,创新的基础就会变得不牢靠。没有哪个国家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而单纯依靠技术创新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

  “我们在航天领域有很多短板,需要通过常年不懈的努力把科技实力提高,这不能完全靠大工程去带动,也要注重扎实的技术积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空间应用工程与技术中心高级顾问顾逸东说。

  “若看不到应用的前景就不搞基础研究,那么这个国家一定没有创新精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叶培建认为,在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的评价体系中,一定要给基础科学研究留下重要“位置”。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科学技术研究院重庆技术评估与转移服务中心主任杨帆指出,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应用是相对漫长且风险较高的过程,必须保持支持及投入的连续性。

  事实上,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到“科技创新实现重大突破。量子通信、中微子振荡、高温铁基超导等基础研究取得一批原创性成果。”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量子通信研究领军人物潘建伟表示,近年来,我国对基础科学研究的投入持续加强,一系列举措已经开始见效,相信未来我国基础科学会不缺乏创新成果。

  
    (责任编辑:栾菲)

  

  相关新闻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