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7专题>绿镜头>走进江西>新闻

在绿水青山中找寻百姓获得感
看“江西样板”如何做加减法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2日15:41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苗艳丽 王晨 邓敏佳

  孙功娇离开家乡去城市闯荡那一年37岁,这一去就是20年。2013年,她回了一趟在武宁长水村的老家,这次她决定不走了:要在村里搞农家乐。

  叶落归根的念想许久之前便在她脑子里种下了,但此次坚决地放下在外风生水起的生意,拉着小儿子返乡二度创业,多少让人为她捏了把汗。

  禁伐二十年。她说,是家乡的生态环境给了她足够的信心。那里的生态环境养人,也蕴含商机。“坐在自家门口,看着青山绿水,身体好,心情好,赚钱也不少,幸福指数一下子就上来了。”孙功娇笑声朗朗。

  这些年,瞅准机遇,搭上生态旅游、生态农业列车,吃上“生态饭”的江西人不少,干出名堂的也不少。

  很显然,这种变化是靠发展绿色产业、转化生态价值实现的,也是江西推进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重点考量的“群众获得感”的具体表现。

  “生态+”,向绿水青山要红利

  在江西,从来就不缺绿,而且绿得洒脱富有层次感,每一重山峦背后、每一条河流尽头,都可能呈现令人出乎意料的景致,将这片土地装扮得美不胜收。

  过去,面对满山的苍翠,大多数农民靠山吃山,以卖毛竹、板笋为生,每年收入寥寥。交通不畅、市场信息闭塞,即便漫山的水果、药材丰收了,也运不出去,农民只能勉强维持生计。这种饱了眼福、饿着肚子的日子实在难熬,否则当初孙功娇也不会远走他乡。

  “风景好是好,可是当不了饭吃。”曾经守着几亩林地过日子的八仙洞村民陈正义不愿回想过去,不是害怕再度品尝贫穷的苦涩,而是不敢回味作为父亲交不起孩子学费的无力感。十几年过去了,如今“三清天下秀”的美誉名扬中外,背靠这座世界自然遗产,笑迎熙熙攘攘的游客,景区轿夫陈正义用双肩扛起了一家人的生活,还供养一双儿女读完了大学。

  在三清山下,有了乡村旅游农家乐理事会的指导,“千户万床”工程层层铺开,一间间普通农房正向特色民宿转变;千亩毛竹低改、生态油茶低改、铁皮石斛无公害有机栽培示范基地建设陆续完成,农业生产效益提高了,许多外出打工的原住民又回来了,大山深处的农民富起来了。

  在武宁,一些山灵水秀、原生态极佳的村落里,农民被引导腾出空闲房间,由政府出资优化环境,修缮房屋,添置设备,通过“公司+农户合作”的模式,统一品牌、统一营销、统一管理,统一服务,办起特色民宿。

婺源长溪的远山与村色。陈忠 摄影

  在婺源,得到旅游发展带来的实惠后,百姓更加积极地投入到旅游商品的生产、加工和经营中。甲路村民打着“甲路纸伞甲天下”的品牌做起了工艺伞,先后开发了旅游伞、油纸伞、丝绸伞等40余种新产品,年产50多万把;以生产砚台著称的大畈村,形成了砚台产品一条街,砚台厂及店铺达238家,带动农民1800余人就地就业,农民人均年收入达1.2万元。

  富居深山有远亲。一座座藏在山水之间的小小村庄,空气清新、风景宜人,凭借生态之“富”吸引着远道而来的宾客,有时竟也一房难求。为此,孙功娇底气十足地追加了600万元的投资,在村里按照更高品质修建游客活动场所和客房。

  这一个个故事只是江西发展绿色产业、促进产业绿色化的代表作。在传统动能改造上做“减法”,在新动能培育上做“加法”,加快生态资源与产业对接,江西把创新、绿色作为经济发展的醒目标志。

  中医药、大健康、通用航空等新兴产业发展的土壤越植越厚,江西过去一年航空、新型电子主营收入分别增长20%、25%以上;钢铁、煤炭等过剩产能加速实现转化,退出粗钢产能433万吨、关闭退出煤矿229处。

  “全省正着力促进生态资源产业化、生态资产资本化、生态资本价值化,以实现生态优势向经济优势的转化。”江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生态文明处副处长刘建军说,并自豪地展示了这样一组数据——江西省实施了绿色生态农业“十大行动”,创建11个国家级、66个省级现代农业示范区,“三品一标”产品达3321个;推进“生态+旅游”,创建国家级生态旅游示范区4家、省级生态旅游示范区8家,全年旅游总人次和总收入分别增长23.5%和37.1%;推进“生态+大健康”,依托气象等领域的科技支撑,利用森林氧吧、差异性气候、温泉、中药等特色资源,打造一批健康养生基地。

  江西风景独好。透过数字不难发现,这绿水青山之下的好风景、好生态正在转化为惠民富民的金山银山。

  少索取,主动关上一扇门

  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一手硬、一手软现象在当今经济社会发展中是通病也是顽疾。可是尝到了生态甜头的江西决策者和百姓没有向环境伸出过度索取的手,而是扛起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任务,决意继续巩固生态优势,提升环境质量,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健全生态制度体系。

  有谚道:“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打开了另一扇窗。”珍爱大自然赐予的资源禀赋,如果选择主动关上那一扇门,是不是可以赢得更大的主动?

  从实践中走来,作为基层干部,三清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调研员方新国以清晰的逻辑分析了对于开发、发展与保护的看法:人类所有的开发都带有破坏性,因此要优先考虑保护;要想确保生态质量和发展质量,就要控制开发速度,在适当的时候踩刹车、做减法。这套辩证关系在三清山建设中也得到了检验。

  走在景观步道上,不少游客惊叹这山川的奇俊秀美,又发出山上“为何没有宾馆”的疑问。事实上,三清山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也提交了一份关于开发与保护的答卷。

三清山秀美景色。陈忠 摄影

  在三清山,科学规划的统领作用几乎被推崇到了极致:旅游规划、建设规划、土地规划、经济发展规划相辅相融,所有行动都要坚持规划、服从规划。按照“山下做加法,山上做减法”的法则,每天让净菜上山、垃圾下山,坚决不搞房地产开发,按照乡村本来的模样建设乡村,实施菜园、果园、茶园、田园“四园同造”;在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之际,耗资3亿多元用于提名地756平方公里范围开展环境整治工作,拆除12家位于核心景区的宾馆和违建,为景观“让路”;加大环境保护与监测力度,在环保监管上施以重拳,完善了大气、水质、气象、噪音监测系统的布设。

  江西省科学院生物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戴年华是参与过三清山申遗最初本子编写的专家之一,申遗成功19年后再看三清山,“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的做法让他的心一下子放下了,因为他见过太多顾头不顾尾的狼狈和得而复失的沮丧。

  许多地方、许多领域在得到了资源和荣誉后便开始挥霍,超载荷开发利用,致使环境恶化、资源枯竭。“牌子是促进发展的一种激励,也可能成为一种限制。过去,得了牌子可以扛一辈子,现在不合格的就应摘掉牌子,保持这种危机感很重要。”他说,从科研角度而言,遗憾的是在资源环境承载力的研究等方面我国仍处于比较落后的局面,即便是形成了科研支撑,在实施的过程中也常常打折扣。

  其实,声名鹊起的婺源便一度遭到旅游资源“过度开发”、自然环境受影响等质疑。带着几分警醒,处在江西生态立省的大格局之下,如今婺源正努力扭转这种局面,旅游发展着力由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由资源竞争向文化竞争、由观光游向休闲度假游转变;通过生态环境保护力度,让境内郁郁葱葱的阔叶林和清澈见底的溪流成了中华秋沙鸭、白颈长尾雉等一批珍稀鸟类的栖息“天堂”,在国内首创自然保护小区模式,设立各类自然保护小区191个。

  放眼全省,为巩固生态优势,在“十三五”期间,江西专门设立了18项生态文明指标,占指标总数的45%,不可谓力度不大;在举全省之力推进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进程下,让生态文明成为江西人共同意志和行动也正在从理想走向现实。

  共谋棋,是建设者也是受益者

  生态文明是一盘大棋,需要众人共同布局。

  在生态农业领域,有了蜜橘气象指数保险和优质稻、脐橙气候品质评估服务,农产品的品牌建立有了“新利器”,自然灾害风险也得到了有效转移;得益于“风云卫星”资料的运用,全省水资源、植被生态、林业生态、农业生态、鄱阳湖湿地生态等跟踪监测能力迈上更高阶……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每个人都是受益者,各行各业应积极融入生态文明建设,群众也应该成为生态文明的主导者和建设者。

  戴年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次鄱阳湖科考中发现,百姓在鱼类繁殖季节也无所顾忌地捕鱼,致使鱼种类严重减少。如今在严格监管之下,偷捕现象只是偶有发生,没有渔民再敢明目张胆地捕捞了。

  的确,百姓的观念在悄悄地起着变化。

  在三清山上,保洁员老王,卸下一袋子半上午拾捡的垃圾,从包里拿出从食堂打来的饭菜,掏出一个小酒瓶,坐在凉亭下开始享用午餐:“山上潮气重,喝两口驱寒祛湿。”那张不再为生计忧虑的脸上写满沧桑又十分从容,土生土长于此的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他甚至不理解为何有那么多游客远道而来就为了看风景。但他又十分感念于良好的生态环境给了自己一个好身体。当然,他和其他村民一样,谨守“山不能挖、树不能伐、兽不能猎、水不能污染、砂不能采”的规矩。

篁岭归来不看花。陈忠 摄影

  来自浙江湖州59岁的游客罗秀珍,把玫红色的丝巾绕过头顶,摆出一个飞翔的姿势,让同伴快给拍张照。爱自然山水,怎能不年轻?还有游客在行进途中掉了垃圾,走出去几米才发现,又转身返回拾起来。

  73岁的俞深源每天都围着濒危物种蓝冠噪鹛繁殖栖息地巡护,闲了就坐在桥头的小亭子里望向那片鸟儿栖息的林子,他是饶河源国家湿地公园的护鸟员,负责驱赶鸟儿的天敌、维护观鸟人员活动秩序,阻止一切人为影响蓝冠噪鹛繁育的行为。“就算不请我来护鸟,我们这里人也不会打鸟,保护它们,这是传统。”俞深源说。

  在省内集中连片的困难地区和国家重点贫困县,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成为了林业生态护林员,收入由财政保障,24个县7000名贫困人口实现就业脱贫。他们内心以前的种种不满也渐渐消解了,取而代之的是守护好山林的巧心思。

  在江西,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面孔有好多,每个人对生态文明又都有自己的认识:有决策者认为生态文明建设要达到共识、共为、共赢;有科学家认为我们的生态环境从纵向上比压力还比较大;有百姓认为清明节祭祀不烧纸就是在践行生态文明理念……有了这些认识,便有了良好的开端以及值得期待的未来。

  (汪舒、黄颖、陈敏、唐淼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7年6月30日五版 责任编辑:刘佳)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