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7专题>绿镜头>走进山西>新闻

三晋母亲河的“重生”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5日10:06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王敬涛 刘钊 姜虹 通讯员孙俊芳

宁武县汾河源头航拍图。庄白羽摄影

  汾河源头是三晋人民饮水思源、寻根感恩的母亲河,位于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

  汾源四周九山汇聚,溪流淙淙,风光旖旎。源头有一水塘,塘上石壁刻有“汾源灵沼”四个大字,壁上雕有一个龙头,龙口中喷出一股清泉,终年流淌不绝。

矗立在汾河源头的自动气象站。庄白羽摄影

  汾源灵沼处,建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刹,名为雷鸣寺。因汾水从石崖下龙口喷出时声如雷鸣而得名。传说汾源之水是从管涔山下的石蛤蟆嘴里喷吐出来的。很久很久以前,这水却被卡在石蛤蟆嘴里的一颗石蛋子堵着,怎么也流不出来。原来,这石蛤蟆俯卧在雷鸣峰下,雷鸣峰底是一片大海。只要砍掉石蛤膜嘴里的石蛋子,汾水就会长流不息。后来,因为天旱无雨,大地龟裂,住在雷鸣峰下的石勇、铁勇兄弟二人从紫峰崖下山洞里凶恶的妖怪手中夺走金斧,把石蛋子砍了出来。顿时,滚滚的山水从石蛤蟆嘴里“哗”地喷出,长流不断,千年不息。

  如今,从龙头流出的汾河水依旧如雷鸣般轰响,被青山绿水包围着,好一派美景。但这里也曾被污染,让人不忍回想。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片面追求经济发展让宁武这个既有森林又有煤炭的晋西北资源富县,一时热闹非凡。在汾河源头就建有全县最大的国营煤矿——东汾煤矿。面对管涔山区茂密的森林,煤矿企业大肆采伐。上世纪90年代,国家全面放开煤炭开采,允许个人经营煤矿,一时间,宁武的煤矿开采如火如荼,一个10多万人口的小县,大小煤矿多达100余座。在强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下,汾河流域未能幸免,汾河两岸原本苍翠欲滴的山体,被挖得满目疮痍。由于私挖滥采,地下水资源和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汾河河床祼露见底,经常出现断流。庆幸的是,山西省委、省政府,忻州市委、市政府及时意识到汾河治理保护的重要性。近30年的时间里,各级政府始终咬住汾河治理保护的主线不放松,一届接着一届抓,一任接着一任干,先后建设淤地坝20座,治滩4.3万亩,栽植水土保持林32.4万亩,种植经济林0.5万亩、修筑河道护坝4.04万米,共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11.3平方公里,治理度达到38.2%。

  与此同步,政府加大汾河水污染防治,先后在全县新建污水处理厂3座,关闭取缔了各类污染企业511座,整合大中型煤矿17座,清除污染物1061.5万吨、减少污水排放223万吨。

山西气象局局长柯怡明向记者介绍生态文明建设气象保障服务情况。庄白羽摄影

宁武县治汾办副指挥张宏斌介绍汾河上游治理情况。武雅丽摄影

  “从2011年开始,宁武县委、县政府积极创新思维,确立‘生态立县、旅游活县’战略,围绕‘修复生态、优化环境、富民强县’的目标,以汾河流域生态环境治理保护为主线,‘三大水利景区’(汾河源头景区、暖泉沟库区水利景区、公海水利景区)和‘一城两镇’(县城、东寨镇)创建国家级卫生城镇为重点,采取六结合措施,全方位、大规模实施了汾河园区综合治理工作。”宁武县治汾办副指挥张宏斌介绍道。

宁武县东寨镇污水处理站站长郝月星接受记者采访。庄白羽摄影

  汾河水体的保护也离不开东寨污水处理站的功劳。“东寨污水处理站采用SBR反应池,该池集均化、初沉、生物降解、二沉等功能于一池,无污泥回流系统。”污水处理站站长郝月星说,“污水处理站除了保证居民用水安全之外,更重要的就是保护汾河水体和水质。”

  近30年不懈的治理,展示在我们眼前的便是被评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的汾河源头,以及能继续养育三晋人民的母亲河。

  (责任编辑:吴鹏)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