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改革开放40年>见证者

小河弯弯入海流
——我所亲历的内地香港气象开放合作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4日11:35
分享到:

岑智明

  结缘

  1963年,我出生于香港,籍贯广东顺德,祖居于乐从葛岸。

  1978年冬至,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标志改革开放时代的开始。其实,气象领域的“开放”要更早一些。在1975年,香港就与北京建立了直接通信线路,以交换气象数据。

  那时候,我还是一名中学生。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以一名气象从业者的身份,见证此后发生的一切。

  我于1982年考入香港大学理学院,主修物理及数学,这为我之后从事气象工作,打下了基础。大学生活开始前的那个暑假,我和两位中学同学第一次踏上内地土地,前往广西桂林游玩。除了风景“甲天下”的桂林山水仍历历在目之外,我还记得当年从香港到桂林,要先到广州,然后乘坐36个小时的长途客车,才能抵达桂林,客车在途中还需要用驳船来渡江;今天,从广州乘坐高铁去往桂林最快只需要两个半小时。这样的变化,即便是当年很多对改革开放抱有期待的香港学者,都很难设想得出。

  1984年,香港天文台与广东省气象局签署建立自动气象站的合作协议,这件事得到了北京方面的大力支持。也是在这一年,大家所熟知的《中英联合声明》签署,香港迎来了新的一页。

  此后,两地工作人员共同克服电力、海水腐蚀和强风等困难,在香港以南约50公里的黄茅洲小岛上兴建了自动气象站。该站除了作为台风预警的前哨站外,亦对气象业务、预报服务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黄茅洲气象站于1985年启用。同年,由粤、港、澳三地每年轮流举办的珠江三角洲重要天气研讨会拉开序幕,并在日后发展为一年一度的粤港澳气象业务合作会议暨气象科技研讨会。

  我是在1986年2月加入香港天文台,先后在辐射监测、业务天气预报、地球物理服务、数值天气预报模式开发及航空气象服务等岗位上工作,至今已有32个年头。1990年,我首次以香港天文台工作人员身份到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学习交流,从而有幸认识了曾庆存教授、周晓平教授和宇如聪博士等气象翘楚。这更是我与内地气象同仁建立深厚友谊的开端。

  1992年,邓小平先生“南巡”,重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进一步巩固了发展势头。这也给香港市民增强了信心。

  1996年,香港天文台与中国气象局签订气象科技长期合作备忘录,自此双方每两年举行一次高层管理人员会议,总结经验和共同制订未来的合作项目。此外,香港天文台每年均派员到中国气象局和省级气象局访问,以了解内地气象的最新发展动态及探索合作机遇。近年来,香港天文台先后与广东、深圳、上海及海南等气象局签订协议,与内地气象部门的合作更为紧密。

岑智明展示“实时天气图示”。图片由岑智明提供

 

  共荣

  1997年7月1日是所有华夏儿女值得铭记的时刻。这一天,香港回归祖国。

  在国家的支持下,回归后,香港天文台继续享有世界气象组织的成员身份,为持续参与国际事务奠定了重要基础。

  1997年以来,香港天文台曾主办世界气象组织第二区域(亚洲)协会第十三次届会(2004年)、航空气象学委员会第十四次届会(2010年)、台风委员会第四十五届会议(2013年)、第四届国际临近预报及超短期预报专题研讨会(2016年)等重要国际会议。同时,每年举办世界气象组织志愿合作计划国际工作坊,对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气象人员开展培训。

  香港天文台原台长林鸿鋆博士和林超英先生均曾任第二区域协会副主席,而我也有幸在国家的支持下,获选并担任两届航空气象学委员会主席,为全球航空气象服务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香港天文台多名同事亦于世界气象组织的委员会、工作组和工作坊等担任主席、联络员、报告员和成员等角色,努力为国际气象发展作出贡献。

  同时,香港天文台为世界气象组织开发了“世界天气信息服务”和“恶劣天气信息中心”两个网站,为世界各地官方气象机构提供了一个集中发布权威天气预报和警告信息的渠道。中国气象局给予这项工作全力支持。除了提供天气预报预警信息外,亦为“世界天气信息服务”网站营运了简体中文版网站。未来,这两个世界气象组织网站会进一步加强,成为“全球多灾种预警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气象局和香港天文台亦在第二区域协会联合推行先导计划,发展“全球多灾种预警系统”的亚洲版,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为区内多国提供防灾减灾的支持。

  2011年4月,我接任香港天文台台长一职。在我看来,香港气象事业的发展是中国气象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香港与内地气象事业相互促进、共生共荣——

  1992年5月8日香港发生大暴雨,造成严重水浸和山泥倾泻事故,部分主要道路交通瘫痪。这一年,香港天文台开始发布以颜色分等级的暴雨警告信号,让市民对暴雨的来临有所防范。为应对暴雨,香港天文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发“小涡旋临近预报系统”,为预报员提供实时和客观的暴雨警告指引。该系统参与过北京2008年奥运会国际天气预报示范计划,亦曾为2010年在上海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和2011年在深圳举办的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提供了气象服务支持。近年来,香港天文台积极发展“社群版小涡旋系统”,现已被珠海市气象局等引入采用。

  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推出“香港机场核心计划”,在大屿山赤鱲角兴建新机场和相关的交通及新市镇等配套设施。为应对大屿山独特的天然环境,香港天文台开展了世界领先的风切变预警服务,更于2005年研发出全球首个激光风切变预警系统,通过无间断激光扫描,为机场升降的航班提供实时警报,从此奠定香港天文台在国际航空气象界的卓越地位。2018年,中国气象局、中国民用航空局和香港天文台联合建成“亚洲航空气象中心”,就可能影响航空运作的雷暴、颠簸、积冰等危险天气提供指导产品,供邻近国家及地区的气象机构和航空业界参考,共同提高预警及服务水平。

香港天文台。图片由岑智明提供

  机遇

  无论作为一名气象工作者,还是一名普通的香港市民,我都能深切感受到改革开放给祖国带来的巨大变化。尤其是内地经济进入高速增长阶段,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不足四百元大幅提升至2017年的接近六万元。受惠于内地经济发展,同期香港亦有可观增长。而大发展也给香港气象事业带来新机遇与新挑战。

  对于气象工作来说,科技发展一日千里,要追上时代急速转变的步伐,深入的技术合作必不可少。香港天文台与深圳市气象局在数值天气预报技术上的合作便是一个好例子。自2011年起,香港提供专业预报知识和技术,而深圳则提供高性能的电脑资源及设备,运算结果双方共享,合理、有效运用资源为两地民众带来更优质的气象服务。2018年,港深更携手举办全球气象人工智能挑战赛,邀请专业人才利用气象大数据和深度学习,以改进降雨临近预报。

  回看过去数十年间,内地气象事业蓬勃发展,气象服务亦更多元化、现代化,为民众提供各种各样、优质及新型的服务,在建设气象设施方面更是令人瞩目。现今,内地的自动气象站星罗棋布,多不胜数;天气雷达已建成一百七十多座,可无间断监测恶劣天气;风云四号卫星更带来前所未有的高精度的全局观测。这些观测数据对香港,以至亚洲区域的气象服务发展都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近年来,粤港澳三方交流更紧密,开展互访、研讨会和培训课程不计其数。通过深入交流,三方已实现共享实时观测数据,合作建成闪电定位网络,分享暑热压力测量技术,并就台风及暴雨等重大天气过程交换意见,这对三地的业务运作起着积极的作用。而粤港澳共同发展和运营的大珠三角网站亦为区内公众提供最新的天气警告、预报和实况观测信息,直接惠及旅客、跨境工作及上学的人士。不久后,这项服务将扩展至粤港澳大湾区,服务更多民众。

  40年来,内地与香港的合作从数据交换和共建气象站开始,逐渐发展至高性能电脑和深度学习等高端应用领域。展望未来,双方在精细化预报、多灾种预警、人工智能、共享气象软件、遥感观测应用等多方面会更紧密地合作。香港与内地气象部门将继续深化合作,为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乃至全世界提供更多元化、更先进、更优质的气象服务。

  (作者系香港天文台台长 本报记者段昊书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栾菲)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