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改革开放40年>见证者

与台风打交道的这许多年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4日08:31
分享到:

雷小途 

  台风业务的国际交流和台风科学试验是两项极为重要的工作。1993年我硕士毕业后,入职中国气象局上海台风研究所(以下简称台风所),自此开始了在台风领域的研究与国际交流工作。当下,尽管我已挂职中国气象局科技与气候变化司副司长,但在北京的办公桌上仍然常放着一本由我主编的《西北太平洋热带气旋气候图集》,它静静诉说着我与台风打交道的这许多年。

  参与台风领域国际交流

  无论是最初上海徐家汇观象台有关台风预警信号“旗语”的历史,还是上世纪60年代末中国在亚太地区发起成立台风委员会(编者注:台风委员会由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ESCAP)和世界气象组织(WMO)联合组建),亦或是改革开放后,尤其是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台风领域的观测研究深受国际瞩目……在我的脑海中,这些中国参与台风业务国际交流的历史印记呼之欲出。

  我们参与的台风领域国际交流主要包括学术交流、台风委员会的官方机构合作交流以及各国科学家的相互访问交流。在西北太平洋区域,我主要参与台风委员会的相关工作。2004年,台风委员会在上海召开届会,首次设立气象工作组、水文工作组、防灾减灾工作组和教育培训工作组。从2009年我担任台风委员会气象工作组组长起,我开始在台风国际交流中发挥组织协调作用,每年策划设立十余个年度优先工作计划项目,来推进与台风监测和预报技术相关的合作与发展。

  也正是在同一时期,我开始担任台风所所长。台风所是国家级的专业研究机构,台风委员会里有很多技术工作需要研究机构提供支撑。我一直认为,有关台风的学术研究可以为台风委员会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奠定基础。

  2012年,台风所联合台风委员会创办了学术期刊《热带气旋研究与评论》。这是台风委员会唯一的学术期刊,得到了世界气象组织的肯定。我们创办期刊的目的是把台风委员会成员国的相关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工作发表出来,引导科学家解决台风业务中面临的关键问题。期刊编辑部设在台风所,我们建立了客座编辑制度,每年邀请两名台风委员会成员国专家作为客座编辑,负责稿件编审工作,借此加强国际交流并扩大中国影响力。

  近年来,气候变化一直是热门话题,公众的关注度很高。那么,气候变化对台风有什么影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及世界上相关的大型学术交流会议都会讨论这一问题,而这也成为我关注的重点。我建议台风委员会作为官方机构要适时发声,做气候变化对台风影响的专业评估。2011年,台风委员会发布第一份评估报告。2013年,台风委员会发布的第二份评估报告被收录在IPCC评估报告中。目前,台风委员会正在做第三份评估报告,而台风所是评估报告编写专家组组长单位。

  同时,防台风减灾效果评估在我看来也很重要。我国每年投入很多钱用于防台风减灾技术研究,效果如何?气象部门的主要工作是提高预报准确率,而提高预报准确率对于防台风减灾有什么作用?能减少多少损失?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台风所自2015年进行了科学评估。

  经评估,我国24小时台风路径预报误差减小1公里,可减少0.97亿元(以2014年为基准年)直接经济损失;24小时强度预报误差每减小1米/秒,可减少3.8亿元直接经济损失。评估结论出来后,台风委员会成员国都希望和台风所合作,评估各自国家的防台风减灾效果。目前,该项评估受到台风委员会高度关注,并被防灾减灾组列为年度优先工作专项。

  鉴于台风所在期刊创办、评估报告等方面的工作,2014年,台风委员会为其颁发“金塔纳防灾减灾奖”,这也是对台风所工作的高度认可。

  为展示和交流国际登陆台风预报先进技术,提高预报员及决策者的使用技巧,自2010年起,台风所发起并牵头实施世界气象组织登陆台风预报示范项目,至今已连续实施了3期。该项目搭建了实时获取世界主要台风预报机构台风客观预报产品的平台,研制了台风预报性能的客观评估技术指标体系和评估方法,开展了台风预报性能的客观评估分析。自2013年起,台风所为台风委员会的年度届会提供项目评估报告,受到广泛好评,目前,该报告已成为台风委员会制定战略发展目标和年度优先工作计划项目的重要参考依据。

  致力于台风科学试验

  气象是一门试验科学,需要获取观测资料。鉴于台风直接观测资料的匮乏已成为制约亚太地区台风研究和业务预报能力提升的主要瓶颈,我们联合香港天文台,组织实施了台风委员会的国际合作项目“亚太近海台风强度变化科学试验”。

  根据这个试验项目,台风所多次组织南海和东海台风的观测科学试验,也就是人们俗称的“追风”。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追风是2015年10月超强台风“彩虹”,那也是我亲自参与的一次追风。同时还是我们联合航天科工集团、香港天文台等机构做的一次比较成功的试验。试验设备包括香港天文台的飞机、我们从上海开到海南的移动观测车以及海南、广东等地的雷达和浮标,还有台风所联合航天科工集团研发的火箭/导弹下投探空系统。考虑到台风登陆前风大雨急,我们便把火箭/导弹和移动观测车等提前布设到海南,台风所、航天科工集团及海南省气象局等参与试验的30余名人员提前赶赴台风登陆点,做试验前期准备工作。

  因为当时正在上海召开台风委员会的工作会议,所以我乘坐试验前的最后一班航班从上海直飞海口,再从海口乘车赶赴现场。由于台风外围的雨很大,加之天色已晚,当时车基本是盲开,特别危险。此外,还有一个小插曲,虽然我们的移动观测车已提前奔赴海南,但车开到广东时,受台风影响,琼州海峡封航,摆渡过不去,后经多方努力,航道打开,放行我们的车辆后,再次关闭。

  赶到试验现场后,我紧张协调对接作业时间。从科研和业务角度看,10月3日下午发射火箭/导弹下投探空系统最为合适,但由于正值国庆假期,赴海南旅游的人较多,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最后决定在当晚23时进行发射作业。发射前,有专家认为技术难度太大,试验可能会失败,我也捏了一把汗,担心探测仪器携带的降落伞打不开,担心观测资料传不回来……

  10月3日23时,试验准时开始,火箭/导弹携带探空仪器飞向台风中心,并将仪器垂直扔下去。随后,试验人员定位仪器下落地点和轨迹,并实时接收到探测资料。次日凌晨2时,经现场分析比对,试验人员判断回传资料准确无误,试验取得成功,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这次台风科学试验的重要意义在于打破了原有的飞机观测单一平台现状,我们可以用火箭/导弹等比飞机观测更有利的技术手段,6分钟内在台风不同区域投下多枚探空仪器,快速获取观测资料。目前,我们还在申请国家重点项目,拟利用我国自主研发的高空无人机和平流层飞艇等携带探测仪器对台风结构进行多平台协同观测,并据此研发和改进台风预报关键技术。

  (作者系ESCAP/WMO台风委员会气象工作组组长、研究员 本报记者宛霞采访整理)

 

(来源:中国气象报 责任编辑:栾菲)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