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IPCC>对话中国作者

对话IPCC中国作者
翟盘茂:在IPCC的20年,责任更重、收获更大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6日15:24
分享到:

  作为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翟盘茂参与IPCC工作已有20余年。从贡献作者到主要作者,再到担任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翟盘茂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但收获也越来越多。

  记者:什么契机让您与IPCC结缘?

  翟盘茂: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我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有关的文章。当时,恰逢IPCC第三次评估报告编制阶段,一位美国科学家在编写报告时注意到了这篇文章,便写信给我,邀请我为报告提供一段内容,后来我就以贡献作者的身份出现在了报告里。也因此,在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遴选作者时,我得以提名并在第四次和第五次评估报告中担任主要作者。

  可以说,在IPCC的30年里,我有幸参与了三分之二,有机会还将继续参与下去。

  记者:参与IPCC工作的经历对您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了哪些影响?

  翟盘茂:尽管付出了很多,但在这个顶级气候变化科学家团队中,我汲取的东西更多。我还记得当我第一次作为正式作者参与IPCC会议时,我们所在章节的一位领衔作者,对过去几年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如数家珍,那可是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时代,这令我极为惊讶和佩服。后来,同那些高水平的科学家合作时,我发现他们把参与IPCC工作当成自己作出的commitment(承诺)来践行,非常负责任,而且工作时满腔热情、效率很高,我怀着学习的心态,开始了我在IPCC的“旅程”。

  现在,回过头看,IPCC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让我在气候变化学术研究上从一个更小的领域走向了一个更大的领域。从第四次评估报告到第五次评估报告,我从季风系统写到水循环系统,把大部分发表的文献都看了一遍,对这些领域在科学方面的进展有了更全面和深入的理解,视野也变得更加开阔。

  此外,我希望我们的研究在当下对社会有更大的实用价值。前期我对厄尔尼诺、气候变化方面的研究也逐渐集中到了极端天气气候事件上,因为后者跟人类生产生活更加息息相关,跟我国气象部门防灾减灾的关系更加密切。

  当然,给生活带来的影响也不小。担任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后,很少有周末和晚上休息时间;为了支持气候变化行动,原本我打算买一辆大排量汽车的,后来因为对气候变化的认知更深刻了,也改买了一辆较小排量的汽车。

  记者:从作者到主席,在身份变化的同时,您面临的挑战是否也在增加?

  翟盘茂:这一次,我的角色发生了重大转变,担任了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因为这不仅需要我的努力付出,还需要有更强的组织能力、更好的英语水平、更丰富的专业知识积累和更好的沟通艺术等等,才能成功组织所有科学家在任期内完成高质量的报告。

  IPCC的工作是义务的,因此必然会与原本的工作交织在一起。每天早上,我打开电脑就会收到几十封英文邮件,要及时回复处理;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在法国,6个小时的时差让我们只能在晚上进行交流和远程会议讨论。会议组织等各类庞杂的工作仅凭我一人之力远远不够,因此,一方面我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另一方面我特别希望能有固定团队提供支持。

  语言方面,原本作为作者,我英语水平是基本够用的。但现在不但要熟悉IPCC的许多规则和行话,要在会议中听明白来自世界各国带着各种口音的作者的发言,还要快速记住所有与会作者的名字,否则下次再碰到,还叫不出别人的名字会很尴尬,可这一点,对非英语母语的中国人来说也很有挑战。

  此外,IPCC是一个科学组织,必须评估气候变化科学、技术与社会经济有关的研究成果信息,坚持科学、客观,在政策上保持中立。但是,科学家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作为主席,如何在IPCC的规则之下,尊重不同的观点,包容不同的思想,并且进行协调避免利益冲突,是更大的挑战。我自己只能做好充分的准备,在工作中逐步学习和适应。

  记者:您如何评价中国对IPCC的贡献?

  翟盘茂:IPCC跟中国的渊源很深。早在IPCC成立之初,时任中国气象局局长邹竞蒙作为世界气象组织主席,对IPCC的建立起到了实质性的推动作用。而后,中国早期在IPCC的参与度相对小一些,但从第三次评估报告至今,这二十余年里,基本上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的岗位上都有中国科学家的身影。这背后,既有中国政府的支持,还有一代代中国科学家付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彼此之间的鼓励。

  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作者加入到IPCC评估报告的作者队伍,他们把中国科学家的成果分享到国际上,同时也及时把国际上最新的动态带回国内。从第五次评估报告开始,报告的每一章几乎都有中国作者;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报告中,还有中国科学家担任领衔作者。这说明,中国科学家在IPCC的参与已经越来越广泛和深入。在此基础上,我希望看到更多中国科学家在会议上更加积极和踊跃的发言,让中国的声音、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更响亮一些。

  这些年来,在中国政府、科学家及传播者的共同努力下,IPCC在中国受到了很大关注。党的十九大报告在对过去五年的工作进行评价时指出,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

  令我备感欣喜的是,全世界各国政府对气候变化评估报告有关结论达成了共识。在第六次评估报告中,我们特别把大众传播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专门召开传播方面的国际会议,聘请传播学专家参与报告编写,组织新闻发布会和科普活动,就是希望全世界有更多人关注和了解气候变化,并为之采取必要的应对行动。

(采访人:张格苗 责任编辑:刘淑乔)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