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8专题>IPCC>对话中国作者

对话IPCC中国作者
丁一汇:IPCC是最好的学习园地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6日22:58
分享到:

  作为最早参与IPCC工作的中国科学家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将IPCC比作一个最好的学习园地,在这里可以获取大量的国际前沿信息,是增长知识的沃土。他同时表示,中国已经是参与IPCC的大国之一,实力也越来越强,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记者:您在参与IPCC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故事?

  丁一汇:IPCC从1988年开始启动第一次评估报告,历经一年多,1990年1月份开始评审。能够对全球整个气候进行系统性的评审,大家首先还是肯定这个成果的,如揭示了全球平均气温已上升了0.5℃。这说明气候变暖是存在的,但也有感觉不足的地方,第一我们对气候模式的应用还不够,第二我们还未确切把握气候变化的原因,并不知道人类活动起多大的作用。

  所以这次通过的报告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作为完整版本拿出去。这件事情我回来就给邹竞蒙局长汇报了,邹局长非常赞同,认为评审的关键问题就是要用气候模式来证明人类活动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所以要再开一次会,再评审一次。而我们中国可以承担这次会议。由此才推动了第一次评估报告第二次会议在中国广州举行,我们拿出了第二份报告。虽然还是没有彻底解决之前的问题,但我们对全球气候模式摸了一个底,并认识到全球气候模式在评估全球气候中的作用。但当时,还解决不了第二个问题,即人类活动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评估之后我们认为中国可以大力发展气候模式。可以说中国科学家推动了第二次评估报告,并且从一开始就在IPCC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通过观测资料分析、模式研究、归因研究……大致经过25年努力,我们才搞清楚了人类活动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可信度达到95%以上(很可能),为《巴黎协定》确定限制2℃和1.5℃的升温目标奠定了科学基础。

  记者:IPCC经历对您的科研有哪些促进作用,对学术、生活产生了哪些影响?

  丁一汇:1979年,我到美国留学,那时候我们中国对气候以及气候变化知之甚少,就算知道一些也不普遍,但当时美国的整个科学界已经变了,主要的研究方向在向气候和气候变化转变。

  1991年,我在美国气象学会做了一个关于“西太平洋台风发生频率”的报告,报告结束后,当时的会议主席美国科学院院士华莱士肯定了我在报告中提到的台风频率与位置的变化。但是,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导致台风频率发生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吗?是气候变化,气候变化影响了海洋温度,海洋温度又影响了风场,热带气旋生成的频率就发生了变化。所以不讲气候变化,纯粹讲台风地点和频率的变化,并没有找到根本的原因。

  这件事情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对我而言,没有参与气候变化研究之前,我虽然知道温室效应的概念,但并不知道它如何影响气候。去美国之后,我开始将科研方向转向气候变化,我从光谱学、热力学、气候学、辐射平衡方面去学习温室气体如何影响气候的原理与过程,知道气候如何对天气、水资源、高温热浪、海平面上升、海冰融化和一些大工程产生影响,也明白了气候学科应该和天气预报、天气动力学这些学科融为一体。

  新的问题永远是我想追求和了解的,这也一直是我不断学习的信念,这是一种对科学的追求。IPCC可以提供大量的成果、信息,还有问题供你思考,那是一个最好的学习园地,是增长知识的园地和沃土。

  通过气候变化的研究,我开始在国内普及气候变化知识:平均气温在增加、极端天气事件在增加、气温上升是人类造成的、未来的气候将持续变化、如果不减排气候可能还要变暖很多……这些结论要拿出证据,也要把原因讲清楚,尽量做到量化。通过编写《地球气候的演变》《气候变化四十问》,参加访谈等方式,我不断地把关于气候变化最关键的问题向公众科普。

  记者:如何评价中国对IPCC的贡献?

  丁一汇:虽然我们国家是IPCC工作的主要参与者,但前期参与人员比较少,在IPCC第二次和第三次评估报告编写中,我们主要的参与人员在二十人左右。由于对气候变化的理解不够深入,大家比较欠缺科学自信,发挥的作用和影响力也有限。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即无论从科学上、适应和减排对策上,要捍卫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和利益。所以在IPCC中的声音仍然是大的。

  从第三次评估报告开始,我们参与IPCC的人数逐步增多。到第四次、第五次评估报告,在科技部、发改委和气象局的大力支持下,许多年轻科学家都参与进来,一下子就增加了很多人。因此,在各个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量够了,质还需要提高。特别是在气候模式和机理研究方面,我们还需要加强对全球海平面大数据、气候模式与极端事件的研究。现在中国已经是参与IPCC的大国之一,实力也越来越强,中国科学家在IPCC讲话可以说是掷地有声。

  记者:对于未来的气候变化研究,您有哪些建议?

  丁一汇:在气候变化背景之下,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已经成为老百姓关注的一个焦点。其他问题如海洋中的鱼类与生物群落为什么越来越少?渔业资源、生态资源、森林资源、草原资源、水资源是不是都在明显退化?全球粮食一直减产,民生、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性怎样维系?基础建设和城市化的可持续性发展如何维系?

  气候是变坏了,如暴雨增加,高温热浪肆虐,要怎么减轻并得以恢复呢?不能说搞清楚原因之后就结束了,我们还正在受着气候变化的煎熬。我觉得我们的研究需要细化、更有针对性,要和民生、社会经济紧密结合,要仔细研究对策,预估我们人类未来的生存条件与环境。

(采访人:吴婷 责任编辑:刘淑乔)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