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汛期一线

抢跑抢出“生机”
——江西基于预报提前转移联动机制运行见闻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30日08:11 来源:中国气象报

  中国气象报记者 李一鹏 邓敏佳 通讯员 曾朝勃 尧压平 左丽萍 缪斌斌 乐艳华

  “邓台,看雷达回波情况,塘坊、杨溪这两天降雨虽多,但马上会转小,我们认为不必转移了。”

  电话的一头,是江西省抚州市气象台,另一头是广昌县气象局。7月5日,抚州正处在南方又一轮强降雨影响中,塘坊、杨溪降雨最多。但政府根据气象部门的预报,取消了让危险地区群众转移的计划;相邻的黎川县则早早根据天气预报转移800余人,积水造成内涝、洪水冲进房屋的场景随处可见。两地均未出现人员伤亡。

  不同于以往“村支书收到预警,临时叫醒群众转移”,江西省从2017年开始探索基于逐六小时滚动降水预报提前做好转移准备的联动机制,通过“提前起跑”,让大家更从容地跑在山洪泥石流前面。今年,江西降雨集中期的累计降雨量和持续时间远超历史同期,却鲜有山洪泥石流引发人员伤亡的事故发生。

  依据预报提前转移,动员安置的难度和要求的精准度也会显著提高。那么如何将需要“抢跑”的群众范围圈得更精准,让群众走得更“欣然”?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访江西基层,寻找答案。

  一次解题基层防灾痛点的探索

  汛期出现人员伤亡,多与“突然”有关:遇到突发的山洪泥石流来不及转移避开;已经转移的群众因贪恋未带走的财物,偷跑回去又遇危险;遇到突发灾害时不知所措……

  如果给足时间提前转移和防御,情况会不会好转?

  那么,首先就要解决“想不想走”“走到哪”的问题。

  贵溪市文坊镇大山深处的东际村有五六户处在政府确定的地质灾害隐患点。7月6日晚,村民李维信等五人在离家100多米的临时安置点过了夜。

  “也不知下了多少雨,特别大,真的不敢睡在家里。”李维信家是典型的“切坡建房”。去年他家北面的土坡出现了小型塌方,一到下雨,土坡后面就会形成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水洼。目前政府建了一个临时沟渠引流入河,但治理塌方用的沙子遇到大雨时还是会顺水而下,如果没有遮挡,水和沙就会从房后涌进屋里。贵溪市像这样的“小型治理项目”还有很多,后续会通过加固彻底消除隐患。

  建在高处的安置点,本是村支书胡仕发弟弟的家。弟弟外出打工,他便用来给村民避灾居住。6日晚,胡仕发接到贵溪市防汛部门基于鹰潭市气象局和自然资源局联合预警下发的转移通知,把隐患点的群众劝到安置点过夜。

  “不愿走”“走了又回来”的现象在全国不是个例。胡仕发说,在贵溪,政府都与他们签订了防灾减灾责任状,明确了转移、科普方面的任务和要求,把责任层层压实。

  金溪县高坊水库下游的群众,则在泄洪后转移到了邻镇的小学。7月4日至14日,金溪出现持续性降雨过程,加之前期暴雨叠加,水库水位一直处于高位。7月1日,水库在气象局每小时一次的预报指导下开小口缓缓放水,并通知下游转移。这次过程,金溪共转移3200余人。

  除了把人员转移到村民外出打工留下的空房和闲置的小学校舍、村委会等临时安置点以外,投亲靠友也是主要的安置手段。7月7日一早,记者在“黎川防汛”微信群看到,从凌晨开始,天气预报实况及转移等信息一直没停:厚村乡投亲靠友11户28人、华山镇投亲靠友6户15人……据介绍,由于与前期降雨叠加,当山洪地质灾害隐患点涉及的村民较多时,政府会根据预报等劝说村民提前转移至亲友处暂住。

  这三次降雨过后,均未出现人员伤亡。

  一条不容逾越的防灾减灾红线

  在处理公共突发事件以及涉及人民生命安全的事件时,“宁听骂声,不听哭声”是江西省委、省政府在防灾减灾中一直坚持的底线。

  在吉安市永新县,6月7日、22日和7月9日共出现三次强度历史上少有的降雨过程,发生多次全县性洪涝和内涝,转移群众达两万人次。特别是在6月7日那次过程中,当监测到怀忠、高市和高桥楼三个乡镇连续3小时降雨超100毫米时,县气象局于7日11时和15时发布历史上首次连续的暴雨红色预警。县委、县政府紧急部署,杉溪村的村干部接到预警信息后及时组织转移,300余人尽管被洪水围困,但无一因灾伤亡。

  根据江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防御暴雨山洪提前转移联动机制,当省气象局预报未来24小时全省范围内有区域性暴雨时,就会启动6小时滚动降水预报。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会随时关注预报信息,当达到一定条件时就会拟发提前转移准备通知。

  当然,并非省防办“画了圈”,圈内所有乡镇都要动。准备通知下达后,市、县两级政府会依据本地实际和天气情况进一步分析。

  贵溪市自然资源局地质灾害防治办公室主任董加东介绍,在接到省级通知后,鹰潭市气象局和自然资源局首先会根据省级预报情况进行本地化天气分析,再联合发布预警信息。贵溪市自然资源局结合预警信息与降雨信息进行研判,达到一定阈值时便发布预警,启动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并向乡镇发通知,再由乡镇组织有序转移。

  各地触发转移的天气条件标准各不相同:在贵溪市,标准为三天累计雨量达80毫米,未来一天仍将出现40毫米以上雨量;在抚州市,标准为达到预报雨量1小时30毫米、3小时50毫米、24小时80毫米。

  据统计,今年6月,省防办下达提前转移准备指令7次,提前转移4.87万人次。截至6月底,抚州转移避险630处1450户4006人次。涉及地点发生灾情25起、险情10起,广昌县赤水镇提前转移避免1人伤亡。

  抚州市自然资源局地质灾害应急中心负责人刘国华说,转移避险数量与灾情险情630:35的比例,与24小时80毫米的降雨量阈值设置有关:“地质结构分为不稳定、较不稳定、稳定三种状态,80毫米对应的是较不稳定下的安全阈值,目前处于该状态的地区较多,随着对隐患点的治理和进一步排查,比例还会变化。”

  一群努力提高公信力的人

  江西省委、省政府一直把气象部门视为“眼睛”,眼睛看得准不准,关乎转移的信心和效率。

  7月6日,记者见到了抚州市气象台副台长邓斌。前一天,他反复斟酌雨势,最终作出当晚不用转移的判断。尽管此前就做出“雨渐小”的预报,但他盯到凌晨3时才敢眯一会,又在5时起床开始做下一份预报。“今年降雨落区特别难判断,必须紧盯雷达图,生怕出现突发情况。技术有限,那就‘拼命’来凑。”那次过程从7月4日一直持续到15日,邓斌没有完整休息过一晚。

  江西省气象局党组书记、局长詹丰兴介绍,近年来,省委、省政府越来越重视气象的“第一道防线”作用,层层压实责任,要求各级政府和部门切实制定完善应急预案。因此,关键时刻的一份预报往往直接决定各部门行动部署。今年江西暴雨落区预报不确定性大、难度大,全省气象部门在强化会商研判、坚持滚动预报和递进式全程服务上进行创新和探索,努力发挥好防汛“消息树”作用。

  一人判断有限,那就几人一起;一次报得不一定准,那就拼上时间精力不断订正。

  近年来,数值预报模式的进步让预报员有了更准确的参考,我国大力发展精细化智能网格预报,也为精细到乡镇的天气预报提供了有力支持。然而,面对更精细化的需求,模式的支持还是相对偏粗。以贵溪为例,地质灾害多发的南部地区小气候极多,周边晴空万里、当地降雨不断的情况不在少数,这在模式的大系统里很难反映。因此,更精细的预报还需靠人的经验积累,以及对局地气候的研究和团结协作。

  7月5日16时,江西省气象台副台长张瑛发出未来24小时的逐6小时预报后,依旧在进行分析,“今年的雨不好报,主要是影响江西雨季雨带位置和强度的副热带高压偏弱不稳,北方的冷空气稍强,副热带高压就容易被压到南边,造成雨带动向难以预测。”

  张瑛介绍,江西省气象局今年继续实行重大天气首席预报员会商制度,集“众智”研判天气。为了加强对下指导,省气象局专家还在关键时刻到市、县驻点工作。

  预报员还必须依据雷达、自动气象站的观测数据,对预报结果进行实时更新和订正。订正二字说起来容易,但一次订正至少要看一两百张天气图。

  为了缓解预报员的压力,各地也在不断探索。抚州市气象局创新决策服务方式,重大天气过程的服务材料均由局长带领气象服务领导小组把关商讨。

  “这让我们减了压。”邓斌直言,“以前是预报员做决策服务材料。首先心理压力大,其次是迫于追责压力可能会抱着宁空勿漏的心态在雨量上加码。服务小组做决策,预报员实事求是即可,且气象服务领导小组成员信息掌握更全面,能更好完成综合性的决策服务。”

  面对汛期的一轮轮挑战和重重压力,气象人用行动给出坚定的态度:预报准确与否直接关乎群众安危,如果自己的付出能换得百姓长久平安,值得。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7月30日一版 责任编辑:张林)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