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孙立:碧蓝海疆 观云测天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0日09:00 来源:中国气象报

  海南省三沙市气象局 孙立

  今年,在中国气象局的推荐下,我荣获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这是党和人民给予气象人的荣誉,更是给予基层气象工作者的荣誉!

  在我国基层气象台站中,许多是艰苦台站,而三沙气象台是位于中国最南端的艰苦气象台站。

  1957年夏天,在距离海南岛330多公里外的西沙永兴岛,迎来了汪海泳等6位气象工作者。气象部门成为首批在三沙常驻办公的政府部门。

  那时,补给船三个月才能来岛一次,岛上连淡水供应都十分紧张,大家住的是临时搭建的茅棚。气象工作者连续奋战13天,建好了标准化的观测场,在7月1日8时,准点发出了我国在三沙的第一份气象观测报告!

  上世纪八十年代,三沙的工作生活环境有所改善,在特殊历史环境下,气象工作者肩负了更多保卫祖国碧蓝海疆的重任。那时,我的父亲正在永兴岛上从事气象工作,没能见到我出生。

  因为这种渊源,高考填志愿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气科学专业,毕业后也来到了父亲曾经工作过的三沙。

  2009年8月,台风“天鹅”刚过,刚刚大学毕业的我第一次乘船前往永兴岛。起初,我很兴奋,但随着海上风浪渐起,我的胃也跟着海浪一起翻滚,吐累了睡,睡醒了接着吐!当时,我也曾打起退堂鼓,但为祖国南疆观云测天的责任给了我极大的勇气,让我坚持了下来,至今我已在岛上坚守了十年。

  2018年,南沙群岛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气象站正式启用,填补了南沙观测空白。这些岛礁位于距海南岛约1000公里之外的汪洋之上。尽管习惯性晕船,但我仍申请第一批上岛值守。最朴素的想法是,这些岛的气象数据对于研判灾害性天气极其重要。事实上,早在十年前我就暗下决心,要把南海的气象站守一个遍!

孙立在调试永兴岛上的观测设备。

  三沙的苦,不仅在于高温、高湿、高盐、高日照、多台风的恶劣环境,更在于寂寞。常年驻守,不少人患上了沉默寡言的“小岛综合征”,甚至回到城市里后,都忘记了如何过马路。今年4月,母亲动手术,因为有重要保障任务,我没能回去陪伴。其实,这种痛苦,几乎每位坚守在艰苦台站的气象人都深有体会。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南海拥有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变幻莫测的天气对国内外往来船只构成严重威胁。随着覆盖半径1000海里的三沙气象海洋广播电台的开通,途经南海的船只都能收到我们的天气预报和预警。今年7月11日,借助精准预报,一艘载有32人的南海遇险渔船顺利脱险,没有人员伤亡。

  监测南海风云变幻,探索南海季风奥妙,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保障“海上丝绸之路”安全,气象工作者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我是全国十多万气象人中的一员,也是气象部门万千基层公务员中的普通一员,做好气象监测预报预警服务是我们的初心与使命。62载,在党的领导下,三沙气象事业蓬勃发展。我们将继承老一辈三沙气象人的精神,做一名忠诚、干净、担当的基层公务员,为我国气象事业的发展再立新功!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12月10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