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20专题>全媒体>职业技能竞赛>竞赛动态

集训练兵 百舸争流
——记第十四届全国气象行业职业技能竞赛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0日08:49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记者 吴鹏 李慧

  2020年新年伊始,北京迎来了今年第一场雪,到处银装素裹,空气中弥漫着喜悦、平和的味道。在舒缓的氛围中,一场紧张的冬季“练兵”却已紧锣密鼓地进行。1月6日至8日,第十四届全国气象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暨第七届全国气象行业天气预报技能竞赛在京举行。这是一场预报员比拼“看家本领”的竞赛,同时也是一次气象部门及相关行业的“练兵”。来自全国气象部门及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南空管局(以下简称“民航中南空管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农村局等39支代表队117人同台竞技,呈现了一场场精彩的比赛。
  备赛过程就像高考一样
  虽然最后比赛只有短短两天时间,但真正的角逐其实早已在几个月之前就开始了。
  “如果从一开始接触预报竞赛算起,我的备赛时间是6年。如果从准备参加这次竞赛算起,我大概准备了3个月,每天一般都要学习到晚上12点以后。”山东省气象局选手张永婧说。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备赛了。之前几届因为是抽签参赛,所以她没能参加最终的全国竞赛。“一直觉得有点遗憾,这次也算是圆了自己的一个梦。”她笑着说。
  为了准备此次竞赛,各代表队都进行了集训,这样的训练强度对于很多选手来说都是常态。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的参赛选手张宇表示,集训期间一般是从早上八点学习到晚上十一点,周末和节假日也不休息。
  “备赛过程就像高考一样,十分紧张。”民航中南空管局选手文俊鹏说。
  的确,此次竞赛考察的知识内容庞杂,分为历史个例天气预报、强对流天气临近预报、预报专业知识、预报分析与问答等四项内容,仅预报专业知识一项就需要看完《天气学原理与方法》《多普勒天气雷达原理与业务应用》《卫星气象学》《集合预报手册》《中尺度气象学》等厚厚一摞书。
  这样长时间的集训对于参赛选手的心理也是一项极大的挑战。张永婧坦言,封闭式集训期间有时候情绪也会波动,成绩不稳定、考得差的时候心里特别紧张。
  “这次比赛我们准备了近两个月,备考前期压力是最大的。刚开始时理论知识也不够,做题经验也很欠缺,有点手足无措,后面慢慢把备考的书籍看完,才渐渐有了一些自信。”民航中南空管局选手邹宛彤说。民航中南空管局选手参加了广东省气象局的集训。
  比选手更紧张忙碌的可能就是各个团队的教练了。这些教练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专业理论基础知识扎实,并且拥有丰富的预报经验。备赛期间,他们不仅要把握整个训练的节奏,针对选手的薄弱点进行有意识的训练,查缺补漏,还得在选手情绪不稳定时开导他们,给他们鼓劲加油,增加其自信心。
  广东省气象局教练程正泉已经是第二次带队了,他也参加过竞赛。“今年我主要负责预报专业知识、预报分析与问答这两个部分。现在年轻的预报员大多都依赖数值预报,对天气过程的理解经验不足,我都是按照老预报员的标准来训练他们,在集训时自己还会出一些题目来考他们。”程正泉笑着说,备赛用的那些书本他已经看过好几遍了,“知识点也很熟,集训后我也能参加考试了。”
  高手过招 各展所学
  集训过后,参赛选手终于可以“过招”了,检验之前所学。
  最难的部分可能要数预报分析与问答环节,选手要在40分钟内对问题和背景资料(前期天气特点、高空场、地面场等)进行分析,判断指定区域的天气过程特点,对影响天气系统发生发展成因、演变特征和机理,以及数值模式不确定性及偏差进行分析,然后制作PPT。
  “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分析天气过程,并且在专家面前讲清楚自己的预报思路,很考验预报员的综合水平。”广东省气象局选手蔡景就说。
  预报分析与问答对于大多数选手来说的确是最困难的一关,不仅考验选手对天气过程特点、天气系统发生发展及其演变和机理的分析能力,还考验综合使用多种图表资料和信息的能力以及逻辑思维能力、语言组织能力。
  张宇认为这项内容对理论综合运用和软件使用熟练程度的要求较高,“作答时感到准备和讲解时间都很紧张,答题重点不好把握,尤其是增加了对数值模式预报不确定性及偏差的分析,增加了考试难度。”
  事实上,程正泉在带队过程中也发现选手在这一部分基础最为薄弱。为此,他有针对性地严格要求选手先掌握知识点,再分析天气过程,厘清预报的逻辑和思路,不死记硬背。在培养他们快速抓住天气过程特点、运用知识解决问题能力的同时,还着重训练预报员的口头表达能力。
  当然,除了预报分析与问答,其他“关口”也不是轻易能够通过的,可谓各有各的难度。
  “历史个例天气预报中的精细化降水预报也非常有难度,这不仅需要预报员有丰富的天气学模式概念,还能根据最新的实况进行临近的预报调整和推演。”国家气象中心选手曹勇说,为了满足社会需求,未来的预报一定是向着精细化和数字化方向发展的。此次竞赛增加这部分内容,可以使预报员从传统的预报思路中往精细化预报这个方向发展。
  此外,对于行业参赛选手而言,预报专业知识也颇具难度。
  “这部分考察的知识繁多、涉及面广,包括天气学理论知识及应用、多普勒天气雷达原理及应用、卫星气象原理及应用等。我们平时的工作内容偏应用,有很具体的应用场景,专业知识相比气象部门的选手会弱一些,因此这对我们这些行业选手而言是一项挑战。”民航中南空管局选手张军说。
  竞赛裁判长胡欣从各项得分率的统计中发现,业务工作持续时间长的项目和预报员训练比较多的内容,得分相对较高,比如天气学理论知识和天气雷达应用。相比之下,新业务项目和预报员训练比较少的内容,得分相对较低,比如精细化预报和卫星气象应用。这些内容虽然已经纳入预报业务,但预报员的系统训练还比较欠缺。
  总体而言,选手普遍认为此次竞赛更加贴近智能网格预报和短临预报预警业务实际,增加了精细化气象要素预报,以及对数值模式不确定性和预报偏差的分析考察。与往届竞赛内容偏理论、需要背记的知识点较多相比,此次竞赛题型设计更加合理,更偏向基础性问题,可系统全面地检验考察预报员的综合素质。
  以赛促学 提升预报水平
  竞赛内容的调整和变化是为了更加贴近业务实际,同时也反映出预报的未来发展方向。从这个意义说,竞赛也是面向未来的提前演练和准备。作为一次“练兵”,此次竞赛对于提升预报员的综合素质能力无疑可以起到促进作用。预报员在相互切磋的过程中,既较高下,也相互“学艺”。
  西藏选手洛桑曲加利用这次集训和竞赛机会,将自己大学期间所学知识又重新梳理了一下,提高了预报分析和运用理论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同台竞技让我看到了自己跟优秀选手之间的差距,回去后我会继续学习。”
  “西藏的天气气候非常复杂,预报也比较困难,竞赛显然进一步夯实了预报员的基础理论知识,提升了他们的业务能力。”西藏自治区气象局领队赵一平说。
  不少选手表示,工作之后能够像竞赛期间这样静下心来看这么多书、集中时间学习这么多知识的机会是很少的。预报员平时工作都比较忙,基本没有时间系统性地复习理论知识。通过此次竞赛,预报员可以将天气学知识重新梳理一遍,进一步加强对于天气过程的理解和分析能力,从而更好地做好以后的预报工作。
  对此,程正泉感慨,平时很难有机会把队员拉出来进行高强度训练,这样的比赛是训练人才的大好机会,可以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参加竞赛的预报员“底子”本来就很扎实,后来很多都成为首席预报员。“我一直将竞赛当成一个个人提升的平台,希望预报员能把在集训过程中学到的东西应用到未来的工作中,而不仅仅是为竞赛而竞赛。”程正泉说。
  行业参赛选手由于自身行业关注的预报重点与气象部门有所区别,预报思维也有所不同,因此体会更加深刻。
  “地方气象业务发展可谓日新月异。我的日常工作主要是航空气象保障,实践性强,对特定气象要素的精细化预报要求高,与地方预报重点还是有一定区别。” 张宇说,通过这次比赛恶补了基础理论知识,希望以此次竞赛为契机,引进地方先进预报技术,加强军地气象业务合作,促进军队预报业务紧跟时代发展。
  “我在广东集训时看到了优秀的选手和前辈是怎样做预报的。他们对模式的理解、对理论知识的应用、对预报的确信度,甚至对天气预报的热爱,都对我有很大的触动。”邹宛彤说,在此次竞赛之后,她对于强对流预报已经有了一个更清晰的思路,如果遇到这样的天气过程就更自信了。
  民航中南空管局教练肖海平表示:“成功的气象预报可以让整个航空运输系统运行更加安全、高效、环保,丰富旅客的出行体验。这样的竞赛可以帮助我们的预报员厘清天气预报思路和逻辑,使其对天气系统的环流背景有更好的把握。”
  在新时代,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对预报员驾驭现代预报预测技术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预报员所面临的挑战,是新时代气象业务现代化中不可回避的挑战。此次竞赛也是助力预报员成长,以适应未来预报技术发展趋势的有效途径。

(来源:《中国气象报》2020年1月10日四版 责任编辑:王美丽)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