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员先锋

颜真奎的心结打开了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30日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讲述人:张逸轩重庆市气象局驻浪坪乡扶贫干部

  2018年9月,我刚到浪坪乡时,颜真奎还是该乡浪坪坝村村民眼中“懒”和“不务正业”的代名词,也是我结对帮扶的对象之一。因他人在外地,电话号码也更换了,村组干部都联系不上他,想见见了解情况的想法只能作罢。11月的一天傍晚,我和同事正好入户走访路过他家,进屋一看,竟然碰上他。

  头发乱糟糟、消瘦,说话间还带着酒醉的迷离眼神;家里地面坑坑洼洼,窗户上胡乱钉着几块歪歪扭扭的木板,一个简易柴灶。颜真奎的家境一目了然。不管我问什么问题,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嗯”。

  回来的路上,我的心里五味杂陈。资料显示,颜真奎致贫原因是“因病,缺少劳动力,内生动力不足”。但走访观察中我的感受更多的是他的“懒”和懈怠。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他家。

  “我是新来的扶贫干部,昨天下午来过的,还记得?”

  “晓得,晓得,我去烧点开水,泡点茶。”

  “看来有戏,今天健谈多了。”我心想。随后,我们在屋檐下开始了第一次“聊天”。

张逸轩帮贫困户采摘花椒。

  “人哪,得认命,活着其实没意思。这个房子才盖起来,我妈就生病了,花了那么多钱都没治好,说好的对象也没成。我妈去世的第二年,我爸也去世了,生活为啥要这样对我……”这一谈,就是4个多小时。

  找到了问题所在,本以为接下来好办了,没想到,到了征收医保费的时候,村组干部反馈说他拒不缴纳。“按照政策,你只需要交几十元就行了,剩下的部分国家有政策补贴呢。”我耐心劝道。

  “交那干嘛?白瞎钱,人得了病,还不是一样。”颜真奎一口拒绝。

  “现在政策好,按照贫困户政策,在乡医院看病可以报销90%,在大医院报销比例低点,但是还有医疗补充政策,自己基本花不了多少钱,还是很有用的。”我继续劝他。

  “你烦不烦呐,我没病,不交。”颜真奎继续回绝我。

  “你看,医保总金额220元,政府补贴190元,你自己只要交30元。交完后,医保卡账户返还80元,相当于你白得50块钱,还有一年保障,怎么算都不吃亏。”我解释。听完,颜真奎眨了眨眼睛。似乎有戏,我决定再加加力。“这样嘛,你把钱给我,我帮你去交上,也不用你去跑路。”“这个,这个,我的社保卡丢了。”颜真奎说。

  “好办呢,我去社保所给你补办。”就这样,我们逐渐熟悉了。

  “来年你有什么打算?你这么年轻,不想找一个?”

  颜真奎头扭向一边:“谁看得上我呀。”

  “这么好的小伙子,哪会没人看上!你先把屋里拾掇拾掇,现在有‘一房五改’政策补贴,也花不了多少钱。整漂亮点,说不定过年就有人给你说媳妇了哦。”我打趣他。

  一周过后,我打算再去劝劝颜真奎,却惊讶地发现他已经在抹地坪了。没多久,颜真奎把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真的踏踏实实过日子了,还谈了女朋友。

  (责任编辑:张林)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