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员先锋

湖南省怀化市气象局退休党员吕重德:
30年观测不停为“花信风”正名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不久前,笔者见到了湖南省怀化市气象局退休党员吕重德。已90岁高龄的吕重德,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谈吐清晰。

笔者与这位老人的结缘,要从一封《为古人“二十四番花信风”鸣不平》的书信说起。

古代以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节气,从小寒到谷雨共有二十四候。古人在每候都挑选相应花期的花为代表,而带来开花音讯的风候叫作花信风,于是便有了“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花信风”是毫无科学价值的说法,是士大夫的一种游戏之作。但吕重德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花信风”是古人用单一植物开花现象来指示季节气候变化的创新之举,为此,他专门撰文为“花信风”正名。

吕重德是气象物候学的研究者,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湖南最早的一批农业气象工作者之一,是当地第一个对农作物物候及土壤湿度进行观测的农气观测员,也是湖南农业气象从无到有的见证者、农业气候资源开发利用的实践者、农气试验与自然物候观测几十年不间断的坚持者。他创立了利用自然物候预报气候趋势的方法,引起了国内有关专家的重视,曾得到竺可桢的充分肯定。他的科研项目“丘陵山区农业气候资源调查分析和研究利用”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成果奖。他的研究成果有效促进了山区农业生产,大大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益。

受《物候学》的熏陶,早在六十多年前,吕重德就开始尝试记载周边的花草树木昆虫等的变化,涉及草木开花时间、发芽时间等,每天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退休后,他仍然保持每天记录自然物候现象的习惯,并且一直用农业气象方法研究花草的生育过程。他在楼前屋后种植山茶花、蜡梅、迎春花、兰花等多种花草,几乎雷打不动地坚持每天两次物候观测和研究。

室外的老藤椅,吕重德坐坏了三把,但他笑着说,“物侯观测就得有连续性,这样对后人才有参考价值。”

长年坚持物候观测,让吕重德在实践中对书本理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让理论在实践中得到验证。《为“二十四番花信风”鸣不平》就是吕重德在退休后的30年里,从日复一日的观测当中得来的结论。

为了证明“花信风”之说的科学价值,吕重德采取追本溯源的方法进行研究——早在南宋时期程大昌的《演繁露》中就有“三月花开时风,名花信风。初而泛观,则似谓此风来报消息耳”的说法。这是继先秦史籍《逸周书·时则训》之后,又一次出现以植物开花现象来指示季节气候状况的记载。明初王逵《蠡海集-气候类》提出了完整的“二十四番花信风”的名目,后世有关“二十四番花信风”的说法,大都出于此。

“看物识节气是古人观测自然得出的智慧之语。”吕重德饶有兴趣地介绍着自己的研究,他翻查三十年来花草观测记录,发现花名、花木对应节候出现时日的顺序、出现节候时间与本地资料均可一一印证,进而从实践层面验证“花信风”之说在某些地域上的科学性、合理性。植物开花与温、光、水等气候因子关系密切,不仅反映了花开与时令的自然联系,更重要的是可以利用这种现象来掌握农时、安排农事。吕重德说,用花作为气候变化的标志物,对普通百姓来说,更有实用性。

“本地春兰开花现象与气温关系密切,其开花始期出现在立春的第一候,选用春兰始花作为入春的指示物既显眼又合理,普及性及指示性是温度表所不能及……”为了给“花信风”鸣不平,吕重德整理了30年来的观测笔记,并于近两年开始着手撰写文稿,写的稿子摞起来竟有近十厘米厚。

“灵感是有基础的,一切都源于坚持和实干。”吕重德经常会这样说。虽然已经做了60多年的物候观测,取得了多项研究成果,但他依然认为还有大量工作要做,“比如,花信风中,是不是所有的花都是五天一候,我还没有证实。”

他清楚物候观测工作只靠自己是做不完的,但“现在的年轻人对数值预报更感兴趣,对物候观则并不理解”,他认为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直观的自然变化是获知天气变化更为便捷的方式,物候就是大自然在气候变化上最鲜明的温度计。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坚持,能引起更多年轻人对物候观测的兴趣,“带他们入门。”

吕重德始终揣着对物候观测的初心,怀着对自然科学的敬畏,秉持对气象探究的坚持不懈。他望着窗外的山茶花说,“我今年九十岁,花开了就又是一个春天。”

(作者:邹燕姿 郭子峰 罗丹 潭萍 责任编辑:张明禄)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