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载日提前地球生态何以为继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9-08-05
分享到:0

  来自全球足迹网络的信息显示,人类在7月29日把2019年预算的全球资源用尽。而这一天就是地球生态超载日,也是截至目前人类最早的超载日。

  今年地球生态超载日首次“破七”

  一直以来,全球足迹网络组织致力于推动全球生态可持续性,并建立生态资源会计方法。这种会计方法是把人类所有需求进行总结算,主要包括下列项目:粮食、木材、纺织纤维、二氧化碳(碳)的回收,以及交通的需求。目前,燃烧化石燃料(石油及煤等)所产生的碳占人类生态足迹的60%。

  地球生态超载日是指人类对自然资源索取超过该整年地球生态系统所能再生还原的一天。

  时间追溯到1961年,人类一年只消耗大约2/3的地球年度可再生资源,大多数国家还有生态盈余。然而,随着全球消费及人口数量的增长,自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人类对地球资源的需求超过了地球资源再生的能力,这一情况就是生态超载。

  从1970年起,人类对自然的索取开始超越地球生态的临界点。1994年的地球生态超载日为10月22日,2003年提前到9月20日,2018年提前到8月1日,而今年则为7月29日。

  过去的二三十年间,人类活动造成地球生态超载日前移三个月。今年的超载日首次“破七”,这也是有史以来最早的一天。

图为1970年至2019年的地球生态超载日。来源:全球足迹网络

  人类消耗 1.75个地球 生存面临重大危机

  全球足迹网络的研究显示,7月29日这一地球生态超载日,代表了人类目前对自然资源的利用等于地球生态系统所能再生的1.75倍。换句话说,就是人类使用了1.75个地球。

  地球生态之所以超载,是因为人类逐渐挖空了地球的自然资源,如此更进一步危害地球未来的再生还原能力。

  当前,全球各地都有明显的生态资源超载现象,包括森林破坏、土壤流失、渔业资源衰退、淡水资源减少、生物多样性的衰减,以及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堆积和因其所引起的气候变化,导致严重的旱灾、水灾、野火、台风等。

  然而,并不是所有国家消耗的生态资源都超出其生态系统的提供能力,但即使是“生态债权国”,其资源储备也在逐渐减少。例如,巴西拥有最大的生态资源储备,但这些资源正逐步受到侵蚀;澳大利亚的资源储备同样在迅速流失;马达加斯加和印度尼西亚也因为自然保护区的缩小而面临生物多样性的急剧下降。

  全球足迹网络创建者马西斯·华可瑞格尔博士是生态资源会计方法的发明者。他呼吁:“我们并不能长期拥有1.75个地球,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必须承认人类生存面临重大危机。人类活动不可避免地被地球生态资源所约束,面临难题,我们的选择是,让灾难来引导我们进入未来,还是我们有计划地迎接未来?换句话说,我们的目标是居住在一个悲惨的地球上,还是繁荣的地球上?”

  做出改变就在当下 携手打造“一个繁荣地球”

  推后地球生态超载日与迈向“一个繁荣地球”的期望密切相关。

  马西斯·华可瑞格尔认为,人类有能力阻止这种危险的趋势。全球足迹网络估算显示,如果人类每年把地球生态超载日推后五天,人类将在2050年前达到“一个繁荣地球”的目标。

  在2019年地球生态超载日之前,全球足迹网络组织主要强调目前改善措施的机会及预估其对超载日推后的效应。例如,以素食取代50%的肉类,可把地球生态超载日推后15天;减少全球人类生态足迹的碳排放50%,可把地球生态超载日推后93天。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认为,推广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是当务之急,因为人类对生态的影响一半以上来自碳排放,尤其是化石燃料的燃烧。通过改用清洁、充足的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风能等),能够减少吞噬海洋与森林、污染空气的污染排放物,以缓解气候变化对地球的影响。

  目前,已有超过八万人签署请愿书,呼吁美国及欧洲的决策者把生物资源的管理作为策略中心,以此来实现地球生态超载日从7月29日到年底的推后。

  链接

  地球生态超载日设立背景

  地球生态超载日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合作伙伴——国际民间组织全球足迹网络发起,旨在提高人们对生态超载的认识,鼓励人们积极采取可持续的行动。

  根据测算,近二三十年来,基本上每隔10年,地球生态超载日就会提前一个月,按照这个发展趋势,人类超额透支地球的程度将日益加剧。

  地球生态超载日计算方法

  地球生态超载日是人类在一年之内生态资源开始入不敷出的时间指标。通过对时间和资源消耗走势的粗略估算,地球生态超载日以科学的方法测算出人类对生态资源、生态服务的需求(支出)和地球的生态承载力(收入)两者之间的差值。

  如同银行对账单可以追踪收入与支出一样,全球足迹网络也能追踪人类对自然资源和生态服务的需求和支出。当前,全球足迹网络通过对生态总量进行监测,追踪数据显示的情况十分严峻。

  一个人生态足迹的计算方法主要考虑其在某一年所有的生物材料消耗,所有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些材料和排放需要的生态生产力领域,包括耕地种植,森林固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等。累加所有这些材料和废物,然后单独换算成相等数目的全球公顷(生态足迹的单位是全球公顷,指具有全球平均生物生产力的生物生产性土地和水域的面积)。建筑、食物、交通、直接能源、水资源、废弃物等都对生态足迹指标有显著影响。

  (来源:《中国气象报》8月1日三版 责任编辑:申敏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