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风效应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20-06-11
分享到:0

  5月1日至10日,海南全省共12个市县出现1-9天的高温天气过程,多地最高气温均突破当地5月历史极值。每年4月下旬到5月,海南本就受副热带高压控制,再加上焚风效应影响下西南季风翻过中南半岛下沉形成的干热风推波助澜,“蒸笼”的“火”简直越烧越旺。

  这边北京慢吞吞刚刚入夏,那边海南几乎提前一个月就送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高温三级预警。
  热!热!热!无疑是这个5月椰城百姓谈论最多的字眼。5月6日,昌江县七叉镇更是记录到43.4℃的高温,真是名副其实的“空调续命”。
  在海南4月至5月的高温预报中总有这么一句“受西南气流影响”,但“西南气流”不是在季风低压与太平洋高压牵引下裹挟着来自印度洋、南海水汽的暖湿气流吗?怎么到了海南倒像是火场里吹出的热风?
  这就不得不提到“焚风效应”。
  普遍认为,焚风是一种由地形动力强迫引起的过山气流下沉造成的干热风,中纬度相对高度不低于800~1000米的任何山地都可能出现。早期理论认为,气流越过山脉时在迎风坡上升冷却,空气逐渐达到饱和状态,当其中水汽大部分或全部凝结并降落在山的迎风面以后,气流就像一团被挤干了水的海绵一样变得无比干燥,并在山脊的背风面随着下沉不断增温。但也有人指出,有些气流原本就来自高纬内陆,水汽含量较少,并不会形成降水,1984年发表的一个统计表明,在阿尔卑斯山脉10%的焚风没有降雨伴随。
  事实上,气流在升降过程中是否发生水蒸气相变仅仅关乎焚风温度估算是否引入不同公式,并不动摇其暖性机制的核心要素:当空气块从地面上升时,理想状态下虽然没有得到或失去热量,但上升后气块因压力降低而膨胀,消耗内能导致温度下降;当气块下沉,外界气压逐渐增大,气块体积被压缩,内能增加,温度也随之升高。
  要是实在难以理解,不妨换位思考,一座高山,在不补充水分的情况下,谁翻过去时还不是两颊通红、全身脱水只剩伸着舌头喘气的份呢?
  当然,体温再怎么飙升也比不上这种地形影响所带来的温度增量。1956年11月13日、14日,太行山东麓石家庄气象站曾观测到在短时间内气温升高10.9℃;1966年,加拿大阿尔伯达省平切尔克里克曾记录到4分钟21℃的升温,强焚风时升温之猛烈程度可见一斑。
  再回看海南,每年4月下旬到5月,当地本就受副热带高压控制,再加上西南季风翻过中南半岛下沉形成的干热风推波助澜,“蒸笼”的“火”简直越烧越旺。且由于中部山区阻隔,往往西北部市县的气温要明显高于东南部市县,也更易造成极端天气。(叶奕宏)

(来源:《中国气象报》2020年6月5日四版 图片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王美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