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在冰雪寒风中
冬奥气象人赴延庆赛区维修自动气象站记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20-02-18
分享到:0

中国气象报记者 叶芳璐

  “嘶……哈……”2月15日18时30分,北京市延庆区气象局的会议室内,张曼、常晨、白雪涛、闫巍、伍永学、高猛、宋楠、贾良坐在椅子上,冻得说不出话。每人手捧着一盒热气腾腾的泡面,却顾不上吃,而是先用来取暖。

  5个小时前,他们正在冬奥延庆赛区的小海坨山上,顶着寒风,维修自动气象站。

  北京从2月13日夜间开始出现雨雪天气,小海坨山出现暴雪。14日一早,冬奥气象服务团队发现延庆赛区的风速数据缺失。根据以往的经验,很可能是受降雪及低温影响,风杯被冻住了。

  受疫情影响,本该在2月15日到16日举行的2019/2020国际雪联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比赛取消,而为了服务保障此次比赛从2019年10月入驻延庆开展冬训的冬奥气象服务团队,虽然已于1月30日从延庆撤离,但继续通过远程方式继续开展冬训,并计划模拟高山滑雪赛事预报服务。如果观测数据缺失,这项工作将无法继续。

北京市气象探测中心和延庆区气象局派出的工作人员在小海坨山维修被冰雪层包裹的自动站。

北京市气象探测中心和延庆区气象局派出的工作人员在小海坨山维修被冰雪层包裹的自动站。

  于是,北京市气象探测中心与延庆区气象局决定15日一早赶紧上山维修自动气象站。

  15日早晨9点,8人的维修小队出发前往小海坨山。同时,困难也接二连三出现。目前是疫情防控关键期,又因遇到降雪,为了安全考虑,去往赛区的路是封闭的。冬奥延庆赛区场馆运行团队秘书长柳千训了解到这一情况,非常支持气象工作,立即帮忙协调,并全程与维修小队并肩作战。

  因为前一晚的降雪,有些路段新增积雪深度平均20厘米,直接覆盖小腿。高低不平的雪面,却由于“风吹雪”现象,看上去好像在一个平面上。延庆区气象局局长闫巍从车上下来想去探探路,却一脚陷到雪里。柳千训帮忙协调清雪作业车,大家才顺利前往赛区。

  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又遇到上山的困难:风太大,缆车无法运行。闫巍赶紧联系北控集团,调用到雪地摩托车送大家上山。“除了3名驾驶员,一辆雪地摩托车只能再载一个人。上去一趟要20分钟,我们8个人要分3趟才能全部上去。”延庆区气象局副局长伍永学说。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柳千训站出来说:“我来开一辆!这样就有4辆,大家两趟就能上去了。”

受大风影响,缆车无法运行,气象工作人员决定乘雪地摩托车上山。

  雪后,一路上有一个又一个雪包,最高的雪包有1米多。闫巍那辆车在前面探路,由于雪面不平,驾驶员和闫巍一不小心就翻车摔了出去。

  而这些困难还只是“前奏”。到达气象站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问题,比预想的要麻烦的多。整个风杆被冻得严严实实,裹上了1公分厚的冰雪层,风杯完全无法转动,只能先用工具铲冰。固定风杆的纤绳底部,也是一层厚厚的积雪。山上的风太大,有时候想站稳都很困难。他们想也没想,就直接趴在雪地上,把雪刨开。

小海坨山上寒风凛冽,气象工作人员的头发上结了一层霜。

  担心维修不成功,无法观测到气象数据,他们还带了一套便携式自动气象站,安装到原本的自动气象站附近。他们有的不知被大风吹得摔倒了多少次,却根本不在意,爬起来继续干活;有的忙完以后才发现脚已经被冻得发木,行走困难,甚至回到单位都还没缓过来;有的拍照记录存档,摘下手套后双手被冰冷刺透,冻到麻木。他们的口罩、围巾,甚至发丝、睫毛都结了一层霜。

  就这样,花费了3个多小时,自动气象站终于维修完毕并继续为冬奥气象工作提供气象数据,便携式气象站也进入正常运行。

  

(责任编辑:栾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