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国际战略新高地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5-10-21
分享到:0

  中国气象报记者孙楠

  北极圈资源丰富、战略地位重要,同时也是气候变化高敏感区。纵观世界舞台,不仅是环北极国家和地区,非环北极国家和地区也将目光聚集在了这片无主地上。

  ■冷战时期,美苏出于军事战略需要,使北极形成了特殊的地缘政治。随着冷战结束,环北极国家和地区剑指北极,打起了无主地的主意。

  “北极热”持续升温,北极周边的丹麦(格陵兰岛)、冰岛、挪威、俄罗斯、美国(阿拉斯加)及加拿大,都积极“进军”北极。

  俄罗斯在2007年“高调插旗”,宣示主权;2008年,在北极冰面下试射洲际导弹;2014年底,俄罗斯北极战略司令部开始运作。

  美国也将精力从“其他战略优先地区”重新投入北极,2007年发布《21世纪海军合作战略》,把北极局势列入“新时代挑战”名单,并连年举行“冰原”演习和“北方边界”演习。

  加拿大、挪威、丹麦、芬兰、瑞典也先后提出北极战略。

  实际上,北极地缘政治从冷战时期就已经开始。当时,由美苏双方主导。北极是美苏之间距离最短的地区,美苏从战略部署的角度出发,在此展开了激烈的军事暗战,让这里一度成为全球洲际导弹部署最密集的地区。1958年8月,美国核潜艇“鹦鹉螺”号首次穿越北极冰层,掀开了两国潜艇在北冰洋开展激烈暗战的序幕。美国还曾花费巨资在北极建起一个规模惊人的早期预警系统,以监控从阿拉斯加横跨加拿大到格陵兰的整个天空,旨在防止来自苏联的核攻击。

  从北极资源的角度看,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北极地区储藏约有1670万亿立方英尺(约47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900亿桶石油资源,分别约占全球开采天然气资源的30%和未开采石油资源的13%。1970年5月,汉贝尔石油公司“曼哈顿号”和加拿大“圣劳伦特号”破冰船穿过格陵兰岛巴芬湾,开始搭建钻井平台,输送原油。

  ■气候变化使得北极地缘政治出现新格局。夏季冰融化所致的新航道或将改变世界海洋运输格局,非环北极国家和地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北极是气候变暖高敏感地区。在这一背景下,地缘政治发生了新的变化。

  近几年夏季,由于海冰不断缩小,局地发生崩塌,俄罗斯漂流海冰站几次中断使用,不得不将人员撤走。这就意味着,曾“宣誓过的主权”也可能由于气候变化而消失。

  北极升温的速度明显高于预期。美国国家冰雪数据研究中心主任马克·塞雷兹说:“我们一直知道全球变暖对地球的影响会首先出现在北极,但这一变化来得这么快还是让人震惊得不知所措。气温急剧上升,北极的夏季冰在2030年可能就完全融化了。”

  正因为如此,北极重新引起了全世界的兴趣,大国纷纷在北极建立科考站。若北极航道成功开通,将成为跨越大西洋与太平洋的海上捷径,是连通北美东部和亚洲之间的最短线路,还可能成为苏伊士运河、马六甲海峡的替代航线。江南社会学院教授陆俊元分析认为,北极航道开通不仅会直接改变原有的世界海洋运输格局,还将使北极地区战略地位整体提升。新航线将带动沿线经济发展,催生一些新的居民点,促进现有港口、城市规模壮大,航线经过的国家在世界上的地缘政治影响力也将随之增强。

  此外,伴随气候变暖而来的能源政策调整也令一些国家和地区垂涎北极。如美国为减少对中东石油的依赖,除在国内开采页岩气外,企图对北极石油及可燃冰进行开采。尽管环保团体给予了很大压力,美国北极开采政策摇摆不定,但今年8月底,美国组织召开北极问题国际会议,足见其加强参与北极事务的决心。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借此机会呼吁国会批准提前重建新重型破冰船,企图缩小在北极硬实力上与俄罗斯的差距。

  ■政治博弈往往需要坚实的科技支撑,但在气候变化面前,科技实力不应作为利益瓜分器,也不能用以成就霸权,保护人类共有的北极应成为战略制衡考量的关键点。

  陆俊元分析,目前,北极地区围绕海洋主权、海域边界、资源开采、航道控制等海洋权益的地缘政治竞争愈演愈烈,显现出不同于一般地缘政治竞争的特点。北极地区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性紧张局势的新前线。

  和所有国际政治博弈一样,北极之争也靠科技硬实力说话。从洲际导弹到重型破冰船,从能够在冬季海冰恢复冻结后以最短时间恢复运行的石油平台到在冻土上可以保障不发生断裂的阿拉斯加输油管线,无一不体现科技和军事实力。

  无政府状态的北极,其未来是走向冲突还是合作取决于利益相关方的互动和博弈。值得考量的是,如英国巴瑞·布赞等在《新安全论》中所说的那样,“假如环境退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所有其他问题将丧失它们存在的意义”。

  北极陆地雪覆盖面积的减小和海洋冷冻圈的收缩将增加地表热量,这很可能加速北极升温,由此降低赤道至两极的温度梯度,从而影响全球气候。此外,北极地区永久冻土带温度上升可将更多的甲烷释放到大气中,从而加剧温室效应。从这一点出发,北极不是环北极或科技实力强大国家和地区的囊中物,而是全人类共有的。

  因此,成立于1996年的北极理事会以在环北极国家为主的基础上,批准了一些非环北极大国作为观察员。而刚刚闭幕的第三届北极圈论坛大会,更是为每个人营造公平参与北极事务讨论的机会,已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人参与。

(来源:《中国气象报》 责任编辑:王若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