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持续一探“火热商机”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7-07-15
分享到:0

  中国气象报实习记者叶珊杉 张宏伟 赖栩雯 记者段昊书

  近期,全国出现大范围高温天气,尤其华北地区高温持续日数超过十天,均较常年同期偏多。7月上中旬,热浪不断“加码”,不仅催升气温,也令不少商家生意“火爆”。

  记者调查后发现,除线上经济愈加火红、消暑产品销量激增外,“避暑游”也倍受青睐。京郊某避暑景区周末一天的游客数比淡季时翻了两番。

  九成受访者“躲热”点外卖

  7月9日以来,北京持续高温天气,个别站点最高温度达41℃。以往点外卖主要以年轻人、上班族为主,而随着天气愈发炎热,许多过去不曾通过线上点外卖的人也加入“外卖一族”。

  13日上午,记者在北京甘家口街道随机采访30余位路人,近九成被访者表示会点外卖。“天太热,买菜、做饭都遭罪,况且网上订餐很方便。”这是人们普遍给出的原因。

  13日中午,在某国家部委食堂,就餐人数比往日少了近一半;而承接外卖订单的餐馆却生意大好。13日17时,记者在北京双榆店附近的一家广式烧味餐馆看到,不足10分钟内,就有多名外卖送餐员到店里取餐。餐馆负责人张女士表示,9日以来,外卖订单占每日营业额的比重从三成飙升至六成,虽然到店堂食的客人有所减少,但生意却很不错。

  在陕西,外卖平台“饿了么”发布夏季数据显示,西安7月截至目前的总订单数量较5月同期增长28.6%;冷饮订单增长35.1%。

  “最近订单量明显增多,我们都送不过来。我所在的公司为了不耽误送餐速度,同时避免我们疲劳工作容易中暑,最近新聘了100多名送餐员”在北京工作的美团外卖送餐员肖师傅告诉记者,过去通常他每天跑三十多单,现在公司增加了人手,可一天下来至少还要跑三十多单。

  就在肖师傅与记者交谈时,他又接到两个送餐任务,此时已是13日21时许。

  “爆款”防晒霜日售逾万件

  而传统意义上的夏日经济——如空调、电扇等家电,防晒霜、遮阳伞等小商品,果蔬、冷饮等快消品,随高温持续销量也持续走高。

  13日,宁夏银川市新华百货电器销售区,工作人员称,现在消费者要安装空调,至少要提前三天预约;在天津市国美电器国华店,一款国产1匹空调一天内卖出30余台;在北京马甸桥大钟电器商场,工作人员表示,近半个月时间,空调安装师傅的收入比平时增加了五六倍。

  相比实体店,空调、电扇等的线上销售更加火爆。在天猫、京东等电商网站首页及弹窗区,空调、电扇的促销广告占据“半壁江山”。记者统计发现,在某电商平台,知名品牌的空调7月销售量可轻松破万。除新购置纳凉家电外,高温天气下对空调、电扇更新换代也是网购者的一大诉求。

  成为网购“爆款”的还有冷饮、果蔬、防晒护肤品等。在天猫超市,几款防晒用品的月销售量达到近二十万,某品牌7月12日一天内竟卖出1万件;京东商城快递员张先生表示,由于近期高温天气,派件量多了一成,消暑快消品占“大头”。 “这也和人们在高温天气下不愿意出门有关。”

  烈日炙烤下,汽车也容易“发高烧”。在河北廊坊一家汽车美容店,车主范女士正在给前挡风玻璃贴防晒隔热膜。销售人员介绍,现在每天都能贴十来部车,营业额比平时多了近两成。

  国内外清凉“避暑游”获追捧

  高温天气同样带火了“避暑游”。记者致电携程网获悉,近一个月来,国内旅游以短途消暑游——如市内水上游乐园、市郊自然景点等为主;长途游的目的地则集中在北方海滨城市及东北、内蒙古等纬度较高的城市。

  中国国旅天津分公司营销中心经理王女士告诉记者,受天气影响,市民在选择出行方面与往年比更倾向于凉爽舒适的地方,南方城市鲜少人问津;受签证程序简化、人民币升值等利好因素影响,出境避暑游呈现增长趋势,巴厘岛、普吉岛、芽庄等受到热捧。

  13日下午,记者来到北京水立方游泳中心,虽然是工作日,但前来戏水纳凉的游客仍络绎不绝,售票处排起长龙。负责检票的崔先生说:“近半个月以来,每天的游客数量都超过一万人,比去年同期至少多了两成左右。”

  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销售公司总经理苑赟说:“根据监测资料,古北水镇7月平均气温比北京城市核心区温度低5℃左右。自7月入伏以来,工作日游客平均约7000人、周末每日游客则激增到2.3万人,比淡季每日人数翻了两番。”

  6月底以来,有“草原避暑之都”美誉的内蒙古乌兰察布各景区接待游客量激增,仅7月11日当天游客数量就高达三万人,相比夏初淡季时增加了五成。“今年天儿热得比往年早,来草原的游客数比去年有较高幅度增长。”乌兰察布市查右中旗旅游局办公室副主任马俊龙说。

  编后短评:“高温商机”尚缺服务支撑

  随着全球变暖趋势明显,近年来,“高温经济”频频被人们提起。

  根据德国经济观察家施瓦茨的理论,人类五分之四的经济活动受天气左右。在德国,夏季气温上升1℃,就会增加230万瓶啤酒的销量,于是气象公司便开发出“啤酒指数”,供啤酒厂作为调整啤酒产量的重要依据;在日本,有研究机构指出,夏季30℃以上的气温多一天,空调就能多卖4万台。类似地,在欧美,一些商业气象公司还会根据客户需求,推出“食欲指数”“冰激凌指数”“巧克力指数”“泳装指数”等。

  “高温经济”不单是一种经济现象,也是一种社会现象。一方面,高温天气的确带来一些生活上的不便及纳凉消暑的需求,进而驱动消费;另一方面,商家也擅打“高温牌”,通过营销刺激,造成消费者的趋同心态。但同时,“高温经济”也是不稳定的,一旦天气形势发生变化,就造成“购物心理“的不小波动,美国有研究者认为,气温相差1℃或降水量增减1毫米,能够直接影响到商场的客流量。

  欧美国家对气象经济的概念更为熟稔,譬如“德尔菲气象定律”,即企业和商家在气象上每投入1元,就可以得到98元的经济回报。相较而言,在我国,“高温经济”更多是“原生态”的。商家缺乏有效服务支持和科学依据。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目前,针对商业行为的专业气象服务仍大有潜力可挖。

  俗话说:“货比男女老幼不同,商品春夏秋冬不一”,后半句讲的就是气象与商业活动的关系。“高温经济”带给社会众多商机的同时,也对更为精细化、更具针对性的气象服务提出更高需求。

  (责任编辑:唐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