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02-07-29
分享到:0

  一年又一年的夏秋季节,一个又一个的台风光顾。对于这海上来的庞然大物,自古以来,人们就在警觉它,对它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着。在古代,人们相信神,同样把台风视为“神”——

  古老的神话

  苏美尔人生活在水源丰富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中下游,史学家们在对这里历史文献资料研究时,发现有在空前的暴雨来临之前有大片黑云自南方(海面)移来的记载,因此他们设想几千年前在那里发生的洪水可能是由热带气旋(不排斥地震)引起的。虽然在古代苏美尔人的记载中还没有给热带气旋起个什么名字,可是由它引发的洪水灾害已经作为传说流传下来了。

  南美印第安基岑部族把海上的狂风恶浪想象为凶神“胡拉坎”(“飓风”一词就可能源自于此,如今英文中飓风一词为hurricane),“胡拉坎”按照上帝旨意,掀起巨浪,暴雨下得昼夜不停,使大地陷入黑暗,妄图淹死人们。中美的墨西哥和北美的加拿大也有类似的传说。

  在亚洲,日本神话里把风暴神形容为一条可怕的独眼巨龙,在黑暗和波涛中沿着天空遨游,用它的独眼注视着下面那些可以捕杀的猎获物。在我国,过去人们不了解台风源于海洋上,认为是从台湾来的,所以有人称之为台风。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岂能被神所束缚,于是有人敢冒台风的神威,居然——

  飞进飓风眼

  现代有人为了摸透台风的脾气,竟然不顾生命危险,驾机在飓风里穿进穿出,美国弗雷德·韦利和他的飞行机组就是这样的人。1979年8月30日驾驶一架WP-3D奥利安型飞机,8次穿越戴维飓风,对此作了形象化的描述。飞机进入飓风眼,好象在“井”中飞行,周围都是“云墙”,“井”中心风平碧空,而云墙足有十二三公里高,高耸涌起的云墙,顶部好象体育馆的房顶,又像是演马戏的剧场。在平静的飓风眼中,感到墙外那气旋性的风,活象一群群狮子,对着飞机在不停地怒吼。而从飞机中透过云隙看去,只见狂风大作,海水怒吼……

  随着探索的步步深入,人们对台风的结构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让我们来看一看——

  独眼巨龙

  观测和研究表明,日本神话中虚构的独眼巨龙的风暴神形象与现代科学中的台风形状是比较相似的。

  不过,更确切地说,这“独眼大巨龙”是一个更像水漩涡的庞大的空气漩涡,看上去又像一个活动在洋面上的巨大蘑菇。台风直径约1000公里,垂直高度在10公里左右。如果从水平方向把台风切开,可以看到三个明显的不同部位,从中心向外依次是台风眼、云墙区和螺旋雨带。台风眼非常奇特,那里风平浪静,天空晴朗,直径一般25公里左右,大的可达60—70公里,呈圆形或椭圆形,身临其境的海员风趣地把台风眼称为台风中的“世外桃源”。台风眼周围是宽几十公里、高十几公里的云墙区,也称眼壁,这里云墙高耸,狂风呼啸,大雨如注,海水翻腾,天气最为恶劣,云墙外是螺旋云带区,这里有几条雨(云)带呈螺旋状向眼壁四周辐合,雨带宽约几十公里到几百公里,长约几千公里,雨带所经之处会降阵雨,出现大风天气。

  这“独眼巨龙”是热带海洋上的“产物”。因为那里温度高,湿度大,如果那里低空有气旋性扰动的话,在地球自转的影响下就可能形成并逐渐发展成为热带气旋。一个较强的台风,中心附近风速常常超过60米/秒,过程总雨量常常在1000毫米以上。由台风的蘑菇形状不难联想到原子弹爆炸时所形成的蘑菇云,相比之下,台风的能量比原子弹不知要大多少倍,如此巨大的能量所产生的破坏力是可想而知的了。

  还值得一提的是,人们在认识台风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件趣事,那就是对似乎十恶不赦的凶神有一个——

  亲近的命名

  对于大洋彼岸的飓风,据说早在18世纪,由一位澳大利亚气象学家开始给台风起女性名字(也有人认为源自在1941年出版的一篇名为《风暴》的小说,因为在小说里给飓风起了一个姑娘名字“玛丽雅”),这种给飓风起女性名字的奇想,后来竟流行起来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美国军事气象工作者用他们的妻子或女朋友的名字给飓风命名,后来在加拿大和一些使用拉丁语的国家里也试用了。1954年美国开始正式采用这种命名方式,偏巧,这一年两个飓风的破坏力很大,以致于遭到妇女们的强烈反对,因为这种命名方式有损于妇女的形象,但是美国气象部门仍以赞成用女性名字命名压倒多数的优势固执地坚持这一做法。斗争持续了24年,直到1979年才改用一男一女的名字交替使用的办法。

  在亚太地区,从2000年也开始应用具有亚洲特色的台风名字。从140个台风名字来看,似乎比大洋彼岸的飓风名字范围更大了一些,不仅仅有女孩、男孩的名字,而且还有天气、天气神、自然物体(如树木、动物、花卉等)的名字,这些既浪漫更富有生命气息的台风名字,不仅有利于台风信息的迅速传递,从而引起人们更加警觉,而且似乎也体现出了人与自然间有着更加亲近的关系吧! (来源于2002年07月29日《中国气象报》 作者:汪勤模 季良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