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园地>典型人物

朱江文:广东大应急模式的实践者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8日09:13
分享到:

  两年——打造了全国有名的“大应急阳江模式” 

  六年——从茂名交流到阳江工作6年 

  二十年——忍受近20年病痛折磨从不诉苦 

  他是广东省阳江市应急指挥中心首任常务副主任,时任市气象局党组副书记、调研员朱江文。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张旭 董永春 

  “只要你想干,我就全力支持” 

  2012年,广东省气象部门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发展地方气象事业成为重中之重。当时,很多人对成立地方气象机构信心不足,阳江市气象局局长梁域深感这项开创性工作的不易。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朱江文对他说:“你想不想做?只要你想,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这么干脆的一句话,在梁域心里升腾起一股温暖和信心……时至今日,梁域仍然动容:“老朱很有想法,也很有实干精神,他当时是纪检组长,但是却主动参与进来,在关键时刻给了我最大的支持,让我十分感动。”

  心有了,困难却一点没少。一次次汇报沟通、一次次调整思路、一次次失败推倒重来……功夫不负有心人,转机终于来了:2013年3月,阳江市委、市政府考虑到阳江气象灾害频发,是广东三大暴雨中心之一,又是台风登陆和影响最多的地方之一,提出了整合应急资源,成立阳江市应急指挥中心的思路。

  阳江市气象局紧跟全市应急一盘棋的步调,迅速调整思路,细化“大应急”的具体方案,提出整合三防、应急、气象及地震等相关部门资源,减少信息在各部门间的时间消耗,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相关部门启动应急预案,做好防灾减灾救灾准备工作,建设阳江市应急指挥中心就是最好的载体。这一方案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可新的问题又来了,业务平台建在哪里呢?恰逢阳江市政府正在建设业务楼,朱江文迅速把握时机,紧急汇报、请示、协调,最终,市政府同意调整设计方案,在原计划的业务大楼上加建三层,用于应急指挥中心。

  2014年8月,阳江市应急指挥中心成立,预警业务委托市气象局管理,朱江文任市应急指挥中心常务副主任。至此,党委领导、政府主导、资源共享、部门联动的阳江“大应急”体系正式落地,市气象局在应急指挥中心承担起非常重要的角色。

  阳江“大应急”体系从无到有,中间的经过和苦楚,只有朱江文自己内心清楚。同事小周回忆,有一回,朱江文跟他聊到筹建的事,开玩笑说:“如果是你,搞大应急这个事,我估计你早急哭了。”

  如今的应急指挥中心,已实现了“纵向到底”的省、市、县、镇四级互联互通,视频连线直通乡镇三防办和气象服务站,突发信息直达重点村;同时实现“横向到边”的业务格局,利用气象、三防、地震等部门现有的网络基础,接入了公安、消防、海事、海洋渔业、电力等部门的应急平台和视频监控系统。

  这一模式被称为“大应急阳江模式”。每当有重大灾害发生时,市领导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坐镇应急指挥中心,利用基础数据“一张图”和精细预警“一张网”进行现场指挥。阳江市也因此取得了“大灾无大难,4年零死亡”的成绩。

  “我每天一睁眼就在上班了” 

  朱江文是从茂名市气象局交流到阳江市气象局工作的,他说这里空气好,食物美味,以后就在这里安家了,因此他在这里买了房子。但同事们都知道,他这个房子算是空置了,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特别是汛期,吃住都在办公室,偶尔下楼去鸳鸯湖边散步成了他奢侈的休闲时光。

  “我每天一睁开眼就上班了。”朱江文经常边收起他的折叠床,边跟同事们这样说笑。

  有那么多事吗?事情真不少,朱江文心细,爱操心,加上应急这个岗位太特殊,他更加走不开了。2017年“天鸽”“帕卡”等台风接踵而来,阳江市气象台设立在应急指挥中心,作为监测信息和预报预警信息的“后厂”,为预警信息发布和应急指挥发挥了重要作用。这项工作也归朱江文管,预报、预警得盯着,朱江文要随时汇报最新情况。80多岁的老父亲身体不太好,朱江文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回茂名老家看望父母了。实在是放心不下,他赶回去看了一眼,吃了一顿饭连夜赶回应急指挥中心。

  由于“大应急阳江模式”名声在外,前来参观学习的单位特别多,于是,朱江文又多了一个“讲解员”的角色。

  朱江文并不止步于大应急的现有成绩和地位,2016年,他还提出要加强七个方面的建设,进一步完善阳江大应急体系,包括建设综合防灾救灾指挥平台无人机系统,优化升级阳江市应急指挥中心决策辅助系统V4.0、海洋灾害监测预警应急指挥平台、数字化应急预案管理系统,完善台风应急科普工程、三防决策指挥辅助系统(二期)和大应急体制机制创新平台。直至生命最后的时刻,他的心思还在大应急上,还在为此不断思索,不断前行。

  “他实在是太累了” 

  朱江文个头不高,衣着普通,经常被领导批评太不讲究。可在工作上,他是一个非常敬业又十分拼命的人。忙起来,经常是几天几夜连轴转,睡不上一个好觉。

  预报科长小周深有感触:“朱局长一干起活来,就停不下来。有天气过程时跟我们一起熬到凌晨三四点是常事,我们让他回去休息,他总是不放心;实在太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每当发天气快报要叫他签名时,真不忍心叫醒他。”工作上,朱江文非常严厉,不容许有差错。可对大家的个人发展,他又是最上心的一个,经常手把手指点大家。由于他的指导,阳江市气象局在省级预报技能竞赛中取得了历史最好的成绩。

  生活上,他对自己可以说是“太随便了”。晚餐,经常是用电磁炉煮一点从老家带来的番薯之类的粗粮,好像他的世界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茂名老家并不远, 双方的四个老人身体都不好,妻子负担不轻,但是朱江文却很少回去,他不爱家吗?朱江文的儿子说:“爸爸手头的钱全交到妈妈手中,自己留很少的一点生活费。我本来在上海有不错的工作,但是家里的负担太重了,我得回来。”

  曾经有同事看到朱江文总是穿着一双木屐,看起来不修边幅又没形象。直到朱江文离世,大家才从他妻子口中得知其中缘由,因为常年痛风,他的脚已严重变形,原本穿39码的鞋,现在竟要穿43码,无奈之下才穿拖鞋。

  2017年国庆节前夕,天气平稳,朱江文终于可以安安心心过一个难得的假期了,国庆前他还在准备自己的正研级高工职称申报材料。谁曾想到,10月6日他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逝世。

  意外突如其来,让人无法接受。应急指挥中心小张哽咽着说:“我记得特别清楚,放假前临走时,他特意来到我办公室门前,笑着向我挥手告别,很开心要回家了。”没想到这一别,竟然成了永别。得知噩耗,同事们悲痛不已,除了值班的人员,大家都自发奔赴茂名,就连已经离职的同事也闻讯赶了过来,大伙儿都想送送这位好同事好战友最后一程,愿他一路走好。

  朱江文去世后,阳江应急指挥中心副主任吴多说:“老朱不仅是一位工作上的好搭档,而且是一个可以成为朋友的人,他自己有什么困难从来不说,却经常想着要帮大家解决实际问题。我们对他关心不够啊!”说到朱江文,他潸然泪下。

  阳江应急指挥中心主任周建国说:“朱江文负责中心的日常管理,我提出3万元以下的支出都由他决定就行。他说‘不行不行,我的权限不能那么大,3000元以下由我决定就好了,超过这个额度还是得请示您’。”他就是这样,即便生活遭遇那么多困难,在经济上他也没想过打一分钱的主意。

  【后记】 

  去阳江采访了曾经和朱江文一起工作过的领导和同事,想象着朱江文平时工作拼命三郎的场景,心底如同冬日寒潮般凄凉又为之惋惜。他突发疾病住院期间,广东省气象局领导和同事们去医院看望他。医生说,他的痛风十分严重,有些药用了会严重损伤他的肝肾,只能放弃使用。当医生掀开被角,一双变形到无法想象的双脚让他们震惊、揪心、自责! 20多年的严重痛风、家里困难从没有向组织、领导和同事提起过半句。这就是朱江文,一个心系事业、勇于担当、勤政务实、任劳任怨、严于律己的广东气象好干部。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8年4月1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