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园地>典型人物

漆梁波:当灾害性天气来了,不允许我不是专家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7日09:05
分享到: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 冯丽丹 记者 王瑾 

  他身上总贴着“预报员”的标签,从最初的值班预报员、副主任预报员、主任预报员、首席预报员,再到如今的国家级首席预报员,他一心只做一件事,一干就是近20年。

  漆梁波,上海中心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他说:“瞄准一个目标去努力,持之以恒,才能达到一定的高度。”把气象预报做得更精准一些——是漆梁波的目标。

 

  “压力再大,也要坚持把预报做到尽可能精细” 

  这个夏天,申城的天气不太消停,刚送走“安比”,又飞来了“云雀”,然后“珊珊”“摩羯”“温比亚”“苏力”接踵而至。往往一个台风还未登陆,又有接二连三的台风抱团生成。

  “这几个台风来时,我都在。”漆梁波说话的语气很平和,仿佛在这些关键时刻值班与天气平稳时值班并没有什么不同。

  事实上,在台风天值班,要做的工作很多,要承担的责任更大。漆梁波要马不停蹄地和大家分析预报系统、讨论台风最新动向;要编写专报,向相关部门和用户汇报情况。他笑着说:“每当这时候,气象台的焦点便是‘首席预报员’,任何人都可能来找我,所以要考虑的东西很多。”

  今年影响上海的好几个台风路径都很诡异,他需要结合经验在关键时刻给出一个明确的预报意见,压力可想而知。然而,重压之下的漆梁波依然逼着自己把天气预报得再精细一些。“预报是否准确要看你拿什么尺子衡量。如果要求丝毫不差地预报台风影响的时间、地点,那是很难做到的。”漆梁波说,但如果过分追求准确率,并为此放弃对精细化程度的要求,对防御工作来说,这种预报就不够实用。“作为一名预报员,我的责任是尽最大努力减少台风带来的损失。”漆梁波看得很清楚。

  为了做到这一点,漆梁波没少下功夫。多少个值班结束后的夜晚,他留在办公室,只为研究台风的路径和风雨影响。一般来说,台风的登陆点和影响预报需要至少提前两天告诉公众,但提前两天也意味着平均误差可能在100公里到120公里左右,要想准确预报风雨影响难度则更大。

  况且,上海在地图上只是一个“小点”,失之毫厘,也会谬以千里,80公里的误差就更不用说了。“所以,预报员要对误差“锱铢必较”,不值班的时候多花点功夫深入钻研,才能在台风来时大胆作出精细预报!”漆梁波,“今年的几次台风预报和防御效果都不错,可见付出都是值得的。”

  “做好预报员,首先要坚持做一名科研人员” 

  当初因为喜欢雷达探测,漆梁波才与气象结了缘;因为喜欢实实在在地做点儿事情,所以自1999年从中科院博士毕业后,漆梁波就一直坚守在上海中心气象台值班一线的岗位上。

  每天关注天气形势的变化,把握重大天气的影响,协调各个气象产品的发布口径,然后做好与预警、服务的对接——预报员值班的一天看起来似乎很简单。

  但在漆梁波看来,要当好预报员,不仅要值好班,更要在背后花费大量时间做科研。“当数值预报模式极大地提升了天气预报的准确率后,我们再想提升1%的准确率都极其困难,所以要花更多精力。”要想驾驭新科技,就要接受新挑战。世界上的事,从来都是公平的。

  漆梁波从未停止过学习与钻研。他不仅继续研究自己的专业大气物理,还开始学习天气动力学相关知识,钻研强对流天气、雷电大风和暴雨的预报机理。他说:“当灾害性天气来了,不允许我不是专家。”

  热爱钻研的他众望所归,担任了上海市气象局暴雨团队负责人和中国气象局暴雨预报专家团队副队长。这些年来,他带领团队参与研究台风暴雨、极端暴雨指标等项目,研究近20年来上海地区的暴雨预报,出版了《上海地区暴雨预报和分析手册》等一系列专著

  “付出更多,才能看到更多” 

  许多年过去了,所有的勤奋和钻研都开始有了回报。

  在2016年G20杭州峰会气象服务保障中,当大家一开始的乐观被白天出现的一场雷雨杀得手忙脚乱时,漆梁波通过分析模式系统,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晚上一定不会下雨。”果真一点雨都没下,开幕式彩排得以顺利进行。

  2017年5月5日,我国国产大飞机首飞测试。当日天空低云很多,飞机的夜视系统也尚未完备,各方面关注,压力特别大。在仔细分析实况和各类参考资料后,漆梁波和他的团队果断给出建议:“13时到15时试飞。”最终,国产大飞机在15时19分成功完成首飞任务,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然而,刚过了十几分钟,又一波雨接踵而至。这时间“掐”得简直“神了”。

  漆梁波坚信,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在把预报做得更精准这条路上,他还要走很久,走很远。现在,他心里最着急的事情是——目前未来12小时的强对流天气预报准确率还不高,得再多钻研……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8年10月15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分享到: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