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园地>云海

贫困户瞿桂香印象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3日11:24
分享到:

舒芳

  瞿桂香家是分到我局结对帮扶的其中一户人家。5月党员主题活动日的时候我去过她家一次,后来跟她通过一次电话。那时我把她的情况记在了心上,对她的遭遇不胜唏嘘。

  这次走进瞿桂香家,还是跟上次一样,屋子里比较凌乱,左侧用绳子吊着的竹竿,上面挂着不合时宜的棉衣,后来才知道也是人家捐送的,凳子、椅子和花花绿绿的袋子随便摆放着,一根竹棍倒在地上,一只沾满尘土的玫红色的凉拖鞋躺在堂屋正中央。

  陪我一起来的村支书径直向里走,我紧跟在后,我的后面又紧跟着我们的帮扶队员。在里间厨房的门边,瞿桂香的残疾儿子正斜靠在一把椅子上,拿着一只掉了瓷的搪瓷杯喝水。他看见我们来,抖索着要站起来,双手开始不规则地挥舞,脸上的五官也扭曲起来。我有点儿不忍心看,也似乎有点儿害怕——然而我害怕什么呢?他又不可能伤害到我。我没有再往前走,倒是村支书前前后后在屋子里找了一遍,没找到他娘。他在那里比划着,大家都看不懂他手势。

  我揭开了她家小方桌上的纱罩,里面只有唯一的一碗剩菜——肉片煮豆腐汤。说是“肉片”,其实那是我臆想的、希望的,不然酱色的是什么呢?但似乎又没看到油花。这是我第一次贸然去揭人家吃食的底,觉得不妥,但我还是在认真地想:他们娘俩平日会吃点什么菜啊?

  村支书打了一个电话后,瞿桂香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见到我,她露出欣喜的笑容,说:这么热的天都来了。我赶紧说,真对不起,6月份没及时送来轮椅。这时他儿子从后屋踉跄着挪移过来,生怕他摔着,我赶紧搬把椅子给他,又把堂屋那只拖鞋放到他脚边。他对着我笑,我也迎着他目光笑了。见他双手不住地去努力叠合,我问他娘:他这是高兴么?他娘说:是呢!他听说给他搞了一台轮椅,当时就高兴地拍手,天天在望呢!说这话的时候,他娘蛮有自豪感的。我开始自责没将轮椅早点儿送过来。

  把轮椅从车上搬下来后,我们给瞿桂香示范了一遍。问到她的生活状况,她无比遗憾地说:“上次养的鸡全死了,要不给你们拿去吃?”听到这句,我内心略有不安又很感动:多么淳朴的老人,竟然想着用这种方式,用自己仅有的来回报对她好的人。

  临走的时候,我们把单位干职工捐献的一些适合老人及她儿子穿的衣服送了她。她非常高兴地接受了。他儿子指着桌角一个方向不断发声,原来是我们帮扶队员的手机搁在那儿,他在提醒记得取走呢!我对瞿桂香说:他蛮聪明呢!这位母亲使劲点点头,满足地笑了。

  回到村民服务中心,我们看到了桌上的《2018年度低保评议资料汇编》,评议应该是6月份进行的。当看到瞿桂香的名字后面打了个“√”,我不由长舒了一口气:今年的低保真没问题了。

  回忆与她交往的细节,瞿桂香从不像祥林嫂般絮叨自己的不幸,始终面带笑容地淡然描述她的大儿子3个月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她不放弃治疗,一直精心抚育陪伴的过程。后来她失去丈夫,自己先后切除了一个肾、子宫,腿部的瘤子,重病缠身的她从不曾被残酷的现实压倒,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今天见到我时,她的手自然地在我背上轻抚了一下,我的心弦也被拨动了一下。我觉得,那是对我的信任,对党的政策的感恩。我只有努力做好我的工作,让医疗救助、危房改造这些政策尽快落实到位,才不辜负她。

  回到家,瞿桂香及她儿子的微笑曾长久占据我的脑海。当时她一边与我们说话,一边还频频回头看她身后的儿子,眼神充满了无限慈爱。这个母亲称得上“伟大”二字,深沉的母爱,让她背负了47年的心疼与艰辛。精准扶贫政策好,党的光辉洒进了这个贫困之家,好日子一定会尽快到来!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8年9月3日4版 责任编辑:栾菲)

  

  相关新闻

分享到:

  精彩热图